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佔中9被告判決前 數百人民主苦行聲援


和平佔中三名發起人陳健民(左起)、戴耀廷、朱耀明帶領民主苦路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7 0:00

包括和平佔中3名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在內的9名佔中人士,被控“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最高可被判監7年,案件將於4月9日裁決,約400人星期六參與宗教團體發起的“民主苦行”活動聲援。有參加者表示,當局以不公義的罪名起訴9名佔中人士,可能對香港人造成寒蟬效應,支持各被告抗辯到底。戴耀廷表示,已有心理準備入獄,但認為控罪不恰當,如果被判有罪,各被告會提出上訴。

和平佔中發起人朱耀明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和平佔中發起人朱耀明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多個宗教團體,星期六(3月30日)發起“傘下同行、民主苦路“活動,聲援被當局控告“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的9名佔中人士,包括和平佔中3名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邵家臻;前學聯常委張秀賢、鍾耀華;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以及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

主辦單位估計約有400人參與民主苦路聲援佔中案9名被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辦單位估計約有400人參與民主苦路聲援佔中案9名被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數百人民主苦路聲援佔中9被告

9名被告面對的控罪,最高可被判監禁7年,案件在去年11月中正式開審,將於10日後,即是4月9日裁決。主辦單位表示,希望這次民主苦路在聆訊有結果前,再次透過公開活動喚起公眾關注,並重新檢視2014年雨傘運動前後的訴求,以及香港目前的社會現況。

約400名參加者,主要是天主教徒及基督徒,由銅鑼灣東角道出發,遊行到金鐘香港政府總部,由戴耀廷手持大型十字架帶領遊行隊伍,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及張秀賢4名同案被告,以及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公民黨前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吳靄儀等民主派人士都有參與,亦有參加者手持“釋放政治犯“、“民眾自發“、“無罪釋放“等標語。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多個宗教團體發起民主苦路,聲援佔中9名被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多個宗教團體發起民主苦路,聲援佔中9名被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工憂修訂逃犯條例可能被消失

任職社工的香港市民鄭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是基督徒要有承擔,參與民主苦路活動,是希望趁香港還有一點自由的空間,都要行出來發聲,否則到當局修改逃犯條例之後,擔心香港人的自由受到限制,她認為比涉及中國國家安全的《基本法》23條立法更嚴重,亦會參與民主派星期日(3月31日)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

鄭小姐說:“我覺得比23條更恐怖,即是有些議員都講得很對,23條你是可以在香港審,但是逃犯條例是它覺得表證成立就送你回(中國)大陸,回了大陸就是一個你不知的、很恐怖,即是看到(中國)內地那些拆十字架,(中國)內地那些人有爆炸案或者有些甚麼毒奶粉事件,你就是發句聲都會不知怎樣消失了簡直是,你整個人都沒了,想審都沒得審,即是突然間在人間消失,恐不恐怖﹖香港起碼沒到這樣,香港起碼你還有法庭、有律師,你可以找到律師,都有大家看著、還可以傳媒去報道,但是(中國)內地很怕,我覺得很恐怖。”

民主苦路參加者高舉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苦路參加者高舉標語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佩服佔中發起人捨己為人籲港人勇敢

鄭小姐表示,很佩服和平佔中3名發起人,認為他們願意捨己為香港人爭取真普選,作出很大的犧牲,現在還要面對可能被判監禁。鄭小姐表示,從他們身上學到要做好自己,亦會響應戴耀廷發起的風雲計劃,投入社區服務、在今年11月底的區議會選舉投票支持民主派參選人。

對於香港人爭取民主運動的前景,鄭小姐坦言,面對龐大的中國政府,很多香港人都感到無力,但是她認為香港人應該勇敢,每次出來發聲都不會是無用的。

鄭小姐說:“我們只要多人出來遊行,其實都會有反應,即是政府都會虛怯,只要每個人都有多些信心,其實我眼見覺得這個政權是很虛怯的,它們做的事情,即是它搞這麼多動作,只要我們勇敢些,還有這個空間去勇敢些就勇敢些吧。”

市民不滿控罪不公憂成寒蟬效應

參與民主苦路活動的香港市民李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滿當局以不公義的“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起訴9名佔中人士,她擔心會對香港人造成寒蟬效應,支持各被告抗辯到底。

李小姐說:“原本你說告他(們)沒有批准就去搞集會,他們是完全不會抗議的,即是不會反抗或者去爭辯,但是你現在去告他們那些是不合理的法例(控罪)他(們)一定是要去爭辯,因為如果他(們)不爭辯,而是給它告得贏的話,即是開了一個先例,你以後香港人就完全不可以說話了。”

李小姐表示,相信各被告如果被判有罪的話,都會提出上訴,但是她已經對香港的司法制度失去信心,只能夠在心裡支持9名被告。李小姐又表示,香港主權移交接近22年來,很多香港人在中共的“溫水煮蛙“之下,已經變得不會反抗,她希望參與民主苦路可以喚醒更多香港市民。

李小姐說:“這20年來共產黨這樣“溫水煮蛙“,令到香港很多人慢慢看不到這個政府的施政是多麼不義,不單看不到,還要覺得好像有些同情了這個政府,說他們都只是“打一份工“而已,即是變成好像有一個“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我覺得。我希望今次行這個苦路,就喚醒多些市民,希望喚醒他們,我們要看到這個政府的不公義,雖然我們現在做不到甚麼,但是我們起碼要保存實力,不可以再這樣沉下去了。”

工程師帶幼女苦行爭取民主改革

任職工程師的香港市民陳先生帶同3歲多的女兒參與民主苦行。陳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現在香港的政治環境,由人口、房屋到醫療政策等,港府都不能夠給予香港人足夠的信心及願景,他認為主要是因為香港的民主進程幾十年來都沒有進展,港人對政府施政的怨氣及對立,都因為沒有良好的民主政制,令這些怨氣及情緒得不到疏導,甚至令到很多香港人產生移民的念頭。

有香港市民帶同年幼子女參加民主苦路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有香港市民帶同年幼子女參加民主苦路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先生表示,近年港府以威權的方式處理市民的不滿,令很多香港人產生強烈的無力感,他認為再這樣發展下去,新一代的香港人更加看不到前景,所以他帶同3歲多的女兒參與民主苦行,呼籲港府作出改革。

陳先生說:“因為我看到很多很努力去爭取民主的人,現在都一一被打壓的時候,自己的心有點不舒服,雖然我們甚麼都做不到,但是起碼自己的崗位同本份做點小事情,都希望為一些為了爭取民主自由,在香港受到政治打壓也好、受懲罰也好,希望給他們支持同鼓勵。”

戴耀廷指香港民主路漫長崎嶇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民主苦行活動結束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估計約有400人、大部份是基督的信徒參與苦路,而警方則估計高峰期約有290人參與。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戴耀廷認為,香港的民主路其實都是漫長、崎嶇又艱難,有些似當年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前的苦路,星期六的參加者也是去經歷這些,而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後3日復活,他寄語港人要對香港的未來及民主抱持盼望。

戴耀廷說:“我想在全世界很多不同的地方,它們的民主運動其實就是很需要一些有信念的人,是去堅持不放棄,佔中9子我想我們不會放棄,也有很多參與過佔領運動的朋友,他們不會放棄,雖然現在投票可能少些人,或者遊行、集會沒有以前那麼多人,但是我相信他們是未放棄的,尤其是導致2014年雨傘運動的爆發,那個根本原因根本都未解決,只是現在大家可能選擇用不同的方式去繼續我們的堅持。”

控罪不當若判有罪將提上訴

戴耀廷表示,在他的結案陳辭有提及,他們參與的是公民抗命的行動,有準備可能要面對入獄,現在只是去完成整個公民抗命的其中一步,他坦然面對裁決,但是他認為控罪不恰當,如果被判有罪,各被告會提出上訴。

戴耀廷說:“當然若果是判我們有罪的話,因為我們認為用這個“公眾妨擾罪”去處理一些和平的示威,其實是不恰當的,所以我們應該會提出上訴。”

陳健民指難預估法官判決

和平佔中發起人陳健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很難預估法官在4月9日的裁決會是怎樣,因為當局控告他們的罪名,根本從來沒有控告過,所以沒有案例參考,而且過去兩年法官判決有關雨傘運動的案件,都很不一致。

和平佔中發起人陳健民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和平佔中發起人陳健民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健民說:“就算終審法院說要考慮動機,如果是公民抗命要考慮,第二就是如果沒有暴力不應該即時入獄也好,就算在審我們案件的一星期前,劉鐵民都被判(監禁)4個月的,即使後來上訴得直,你見到是很不一致的判決,所以很難去估(計),我們也不想去估(計)。”

陳健民星期六出席另一個公開活動表示,公民抗命的目標並不是破壞法治,而是希望聚集能量帶來改變,他們亦願意承受法律後果。陳健民解釋各被告選擇抗辯,是因為罪名不合理,他重申佔領運動的爆發,公眾被煽動是因中國人大常委的“8-31”決定,以及警方施放催淚彈等因素。

出席同一個活動的戴耀廷被問到,會否擔心如果當局修訂《逃犯條例》後,會被中國政府以其他罪名要求引渡﹖戴耀廷回應表示,現階段他並不擔心,又相信引渡“唔係咁容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