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無國界記者世界新聞自由指數 台灣香港同受中國因素影響


無國界記者組織公佈2019年最新世界新聞自由指數。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0 0:00

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星期四首次在香港召開記者會,公布2019年最新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在調查的180個國家及地區當中,南韓上升至第41位,壓過第42位的台灣,成為排名最高的東亞地區;香港排名第73,較去年下跌3位;中國亦下跌一位至177,排名世界倒數第4位。無國界記者認為,台灣及香港的新聞自由都受到中國因素影響,香港主流傳統媒體早已迅速遵守起北京的命令。

1985年在法國巴黎創立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是一個致力保護記者免受迫害並推進新聞自由的國際非政府組織。自2002年起,無國界記者組織每年都會發布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為180個國家及地區的媒体自由度評分排名,評估內容包括多元化的程度、媒體獨立性、媒體環境、自我審查、法律架構、透明度以及制作新聞、傳遞信息的基礎質量等。

南韓成東亞地區新聞自由第一位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及團隊,專程由台北的亞太區總部飛到香港,星期四(4月18日)首次在香港立法會召開記者會,公布2019年最新世界新聞自由指數。

艾瑋昂表示,在東亞地區當中,南韓的新聞自由進步最顯著,上升至第41位,壓過台灣成為排名最高的東亞地區,與大部份已開發國家同處第二級"狀況尚可"。

艾瑋昂認為,南韓政府真誠地加強對新聞自由及記者的保護,但亦不是完美,例如去年曾經發生政府嘗試阻止傳媒報道有關北韓的事件。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台灣對中國假新聞採取極權手法

艾瑋昂表示,過去6年台灣曾經是亞洲新聞自由排名最高,主要由於亞洲有較多極權國家,但是台灣今年的排名被南韓壓過,主要原因是台灣政府沒有採取積極的行動去提升傳媒的環境,而且受到來自中國的假新聞影響。

艾瑋昂說:“台灣面臨的問題是來自中國的假新聞,但是台灣政府控制假新聞所採取的手法,是比較極權的手法,不是民主社會應該使用的,這也是一個警號,無國界記者希望台灣當局可以採取一些更實際和正面的措施,加強對新聞自由的保護。”

中國俄羅斯連手制媒體新秩序

報告顯示,中國的新聞自由排第177位,較去年下跌一位,排名世界倒數第4位,處於最差的第五級“狀況惡劣”。

報告批評,中國新聞自由狀況加速惡化,中國當局以高科技全面監控和操縱輿論,而中國式全面新聞控管更成為反民主政權的效法對象。

艾瑋昂又表示,中國及俄羅斯的新聞自由狀況都令人擔憂,他認為這兩個極權國家正連手制造一個新的媒體秩序。

艾瑋昂說:“中國及俄羅斯這兩個極權國家正連手制造一個新的媒體秩序,對媒體工作者充滿仇視及敵意,無國界記者在網絡上發表了一份50頁的報告,關於中國如何箝制媒體工作及新聞自由。另一方面民主國家好像放棄了自己,新聞自由不斷倒退,而極權國家又不斷崛起,這兩方面的情狀,令媒體工作及新聞自由大受影響。”

無國界記者關注香港《逃犯條例》修訂

報告顯示,香港的新聞自由較去年下跌3位至第73,被歸類為第三級“問題顯著”。報告形容香港的新聞自由受中國因素影響,認為“香港主流傳統媒體早已迅速遵守起北京的命令”。

艾瑋昂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無國界記者非常關注香港政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因為這會直接威脅所有在香港工作的新聞工作者。

艾瑋昂說:“我們以往曾經見過有香港居民被中國當局拘捕,實際上有一位是在香港被捕,另一個則是在泰國被捕。他們被指控的控罪都不是他們被拘捕的真正原因,關注到中國目前的法治狀況,我們不相信新聞工作者被移交到中國的話,可以有保證受到公平的審訊。”

艾瑋昂呼吁,香港人盡全力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因為一旦通過,所有在香港的記者、博客都會受到永久的威脅。艾瑋昂又表示,一旦香港通過關於中國國家安全的《基本法》23條立法,以及《逃犯條例》修訂,必然對香港的新聞自由指數帶來負面影響,但未必會反映在排名中,因為排名要考慮其他地區的情況,如果其他地區的傳媒環境也一併惡化,香港的排名可能維持不變。

組織指香港媒體仍有重要地位

香港的新聞自由指數由首次公布報告的2002年全球排名第18,到翌年的2003年就大幅下跌接近40位至第56位,期間雖然一度回升;但2015年再下跌至第70位。

無國界記者組織2017年選擇在台北設立亞洲行政中心,艾瑋昂表示,組織選址台北而非香港,正是考慮到香港近年傳媒採訪自由充滿不確定性及不安全。

艾瑋昂表示,雖然無國界記者沒有選擇在香港設立辦公室,但他認為香港的媒體仍然具有重要地位,將辦公室設於香港境外,能更有效為香港新聞自由發聲。

艾瑋昂又表示,香港是中國政府應付不服從的民眾的試驗之地,中國當局對付香港的模式將會被複製用於其他地方;而香港標誌著中國政府對自由人權的開放程度。

香港學者指23條立法及《逃犯條例》成最大威脅

出席記者會的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新聞自由最大的威脅,就是目前港府推動的《逃犯條例》修訂,以及可能在特首林鄭月娥剩下的3年任期內,可能會推動的《基本法》23條立法,加上中國國策的轉變,對香港新聞自由的前景帶來負面影響。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傅景華說:“如果23條(立法)只會比以前,可能比2003年那個可能更加收緊,所以不只是我們綜合的新聞自由、對於現在我們香港還仍然有一定的網絡言論自由都會有一個很大的影響。”

傅景華表示,香港的新聞界受中國因素影響已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例如香港傳媒機構的管理層,或者擁有權愈來愈受到中國因素的影響。

他說:股權的改動,管理層受到不同來自(中國)各方面的影響,亦有一些商業上的影響,例如廣告商的壓力,這些已經是一段頗長時間,對於香港大部份的傳媒機構已經造成一個影響。另外就是有關(中國)國內本身的一些監控或者對言論自由的控制,在習近平上台之後一路增加,某程度上對香港也會構成影響。

國際調查結果與香港本地吻合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近年都處於較低的排名,由2002年的第18位,下跌至今年的第73位,處於一個有問題的狀態,與香港記者協會最近公布的調查完全吻合,包括中國因素、傳媒自我審查等。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對於香港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名,17年間大幅下跌55位,楊健興認為,與中國政府對一國兩制的“再解讀”與“再演譯”有關。

楊健興說:“即是將一個重心、覺得將一國的重要性愈來愈放大,將兩制的重要性愈來愈收縮的話,過往有的平衡就已經失去了,失去了的話,香港的特色、制度的特點,其實就是一些相當自由的,很重要的就是新聞自由,在這些地方愈來愈覺得因為在一國的情況之下,它覺得國家安全重要,國家利益是重要,會直接、間接影響到一些社會上傳媒如何討論一些敏感議題,港獨的議題、國家安全的一些議題,那些地方的空間收窄了的話,衝擊著自由、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這些都反映在調查的結果上。”

無國界記者組織2019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頭5位依次為挪威、芬蘭、瑞典、荷蘭和丹麥。無國界記者強調,排名并非以言論自由排行,而是維護信息自由,讓市民可收到真實獨立的信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