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2013年中國行受質疑 其子被指謀取私利


2009年1月20日,美國副總統喬·拜登(右)和他的兒子亨特在華盛頓參加奧巴馬總統的就職典禮後沿著賓夕法尼亞大道散步時,指著人群中的一些面孔。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6 0:00


時任美國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2013年的中國之行重新受到關注。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共和黨人質疑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利用這趟政府之行來拓展他的商業利益。

“當時不知道的是,亨特·拜登在陪同父親訪華期間,正在組建一隻中國私募股權基金,助手說該基金當時計畫籌集大筆資金,包括從中國籌集,”NBC新聞記者萊德曼(Josh Lederman)週三在一篇報導中寫道。萊德曼是當時隨同乘坐空軍二號前往中國的四名記者之一。

在拜登訪華的10天後,上海有關部門為這個基金頒佈了許可證。亨特·拜登是董事會成員。

特朗普正試圖將對拜登的指控擴大到烏克蘭以外,他指責亨特·拜登利用陪同其父親訪華的機會為他的基金獲利15億美元。拜登是特朗普在2020年大選的主要民主黨競爭對手。

亨特·拜登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他的發言人梅西雷斯(George Mesires)表示,亨特·拜登僅購買了該基金10%的股權,實際價值42萬美元,並在他的父親2017年卸任前都是無薪的董事會成員。

亨特·拜登承認,他在訪華期間與基金合夥人、中國銀行家喬納森·李(Jonathan Li)會面。但他的發言人表示,這是一次社交訪問。

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這位元前副總統和他的兒子有腐敗行為。但儘管如此,外界質疑,拜登在就職期間未能採取更多措施來確保他兒子的海外商業利益不與他作為副總統的工作產生利益衝突。

拜登2013年訪華是為了推進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這一戰略旨在抗衡中國的影響力。媒體當時關注的焦點在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會面,並沒有過多報導拜登家人在北京的活動。

拜登本月早些時候表示,他從未與其子討論過後者在海外的生意。

今年8月,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愛荷華州國會共和黨人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致信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對亨特·拜登“有投資和與中國公司合作的歷史”發出警告。

該基金的合夥人還有前國務卿克裡(John Kerry)的前顧問阿徹(Devon Archer)。阿徹與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和美國均有投資合作。

利益衝突?

除了與中國的關係,特朗普還在電話多次試圖引起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對亨特·拜登在烏克蘭活動的關注。這直接導致民主黨領導的眾議院對特朗普發起彈劾調查。

在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亨特·拜登曾在一家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工作。該家天然氣公司據說曾發生過貪污腐敗案件,但亨特個人從未受到指責。

民主黨人表示,鑒於拜登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領跑者,特朗普的指責是出於政治目的。

外交政策和倫理專家表示,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和中國問題上把他的父親置於尷尬的境地,這是不明智的。

無黨派的政府監督專案組織(POGO)總法律顧問埃米(Scott Amey)告訴美國之音:“如果亨特·拜登是在利用機會,因為人們希望與其父親建立直接聯繫,那麼他將自己和父親都置於一個可疑的位置。”

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政府治理高級研究員高爾斯頓(William Galston)對此表示贊同。

“一些處於拜登位置的人可能已經向家族成員施加壓力,要求他們不要捲入政客負有政策責任的國家,”高爾斯頓告訴美國之音。

南加州大學研究行政倫理的教授庫珀(Terry Cooper)表示,避免利益衝突通常意味著政客和其家人必須切斷任何可能產生衝突的商業關係。

庫珀告訴美國之音:“通常的方法是披露他們的投資和業務,剝離任何產生衝突的資產或將其放入保密信託,並回避任何可能導致衝突的決定。”

特朗普也因其總統職責和家族海外利益之間的潛在衝突受到審查。自特朗普就任以來,中國已經批准了他的女兒、白宮高級顧問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數十個商標申請。

此外,美國交通部長趙小蘭(Elaine Chao)也因其及家族與中國當局的關係,就是否有利益輸送或利益衝突接受國會調查。趙小蘭在台北出生,她的丈夫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