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主席被中學校友質疑無恥 無暇回應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 (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2 0:00

由建制派控制的香港立法會10月16日復會。親中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反修例運動中的角色再次成為一個話題。許多他的中學校友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他主持下的立法會斷送了立法會應有的監察功能。還有人指責他違背了校訓- 忠誠博愛,辜負了老師的教導,作為校友,他們為他感到恥辱。不過,梁君彥透過辦公室回復記者的置評請求時,對有關校友對他的負面評價沒有回應,只是表示忙於工作,無法接受採訪。

持續了4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造成了香港社會的分裂,包括各個階層,學校也未能倖免。位於新界的荃灣聖芳濟中學,是現任香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中學母校。反修例運動開始以來,在學校校友的官方臉書上,曾經多次出現反對梁君彥的聲音,更有校友明確反對邀請他出席已經退休多年訓導主任葉玉樹的八十大壽晚宴。

美國之音記者也是這所中學的畢業生,週二邀請了兩位元互不認識,但積極參與這場運動的校友,回到母校回顧反送中運動及梁君彥等相關議題。當談到梁君彥這位在60年代同校就讀的師兄時,他們都不謀而合地說恥與為伍。

在2006年畢業的K校友解釋了他的觀點說:“為何這樣說?因為你作為立法會的一個主席,你最首要去做的事情,不是去配合政府,而是要讓立法會有一個公平,平等的平臺,讓每一個代表市民的議員去反映意見,這是他作為主席他最重要的事情。好像是一場拳賽,他是一位拳證一樣。但如果他這個拳證,本身已經有立場與利益去偏幫某一方的話,他已經不是一個稱職的拳證。”

K校友解釋,早在6月9日當天有100萬人出來遊行後,政府說要繼續二讀逃犯條例修訂案時,梁君彥便說給予66個小時去討論,但實際上沒有經過法案委員會正式討論程式下,他便要速戰速決,幫政府儘快通過修例子。

K校友補充說,上星期的特首施政報告質詢環節中,梁君彥只容許3位建制派議員發言,禁止民主派議員發言,也表明了他的偏幫政府的態度。

另外一位在1988年畢業的L校友非常贊同以上的觀點,他於2014年已經參與占中運動。他對梁君彥治下的立法會非常失望,認為他失去應當秉持的公正,一味地擁戴政權,沒有起到監察政府的應有作用。

L校友說:“很多師弟已經沒有當他是濟記仔(聖芳濟畢業生)。他簡直違背了學校歷來教導他獨立批判的精神。。。他在立法會的所作所為,在廣大市民,甚至是眾師弟,都對他有很大反面的評價,所以梁君彥這個人,我們已經不認為他是濟記人,恥與為伍。”

L 校友繼續說,泛民聲音多年來一直被梁君彥壓制,他不能容納異見,做建制派幫兇,在這次修例運動中,不能起監察作用。

L校友還表示,在位者必須要幫助弱勢群體,幫助社會去發出聲音,而不是去為強權,為有權勢的人去做狼狽為奸的事,否則不能彰顯社會公義。

他說:“我們的中學老師葉玉樹先生,他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教導。我相信在他做訓導主任的階段,有很多學生也受到他的循循善誘, 我緊記他的教導,君子有為,有不為。如何在應用社會上?非不能也,視不為也,有些事情不是我們不可以做,而是不能夠做,違背了做人的原則的時候,就是不可以去做。”

K校友補充說,校訓“忠誠博愛”中的誠是重中之重。

K校友說:“我看得重的是誠,誠實,誠信。雖然它排在第二,但我想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建立在誠信上,無論你是社會基層的一個市民或是在權位者也好,無論是誠實對市民,或是誠實對自己的良知,我想也是非常重要的。”

L校友繼續說:“但這位梁先生,這位尊貴的立法會主席,他正好是在做相反的事情。他對於我們有信念有理想的師弟,或者是一群社運人士,壓制他們的理想,只有摧毀他們,沒有改變這個社會。對於這我是非常非常的失望,恥與為伍。”

在校方的校友臉書上,多數是支持反送中運動的言論與帖子,不過,畢業生中也有為數不少是做警察的。K校友坦言,在7月14日警察與示威者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衝突之前,也會跟做警察的舊生坐下來和平地談論局勢,交流看法。但是,其後他再沒有與任何的警察師兄師弟聚會。

談到目前的警察暴力議題與11月的區議會選舉時,兩位校友都認同警暴不受制約才是問題的根源,示威者破壞的店鋪與公共設施都是有根據與針對性的。兩人同時並不擔心法治受到破壞,若政府延遲選舉時,只會激發更多人走上街頭一起抗爭。

就荃灣聖芳濟中學一些校友的對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批評,記者向梁君彥提出置評或採訪邀請。他的辦公室電郵回應說,梁君彥積極投入立法會主席的工作,很遺憾沒有空接受採訪,同時也沒有對對於他的批評進行回應。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