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孔傑榮等呼籲北京在一帶一路峰會期間宣佈解決海外勞工權利問題計劃


塞班島中國工人抗議承包商侵犯勞工權益(Emmanuel Erediano of Mariana Variety 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4 0:00


北京再次召開“一帶一路”峰會論壇之際,美國有法學學者和專家指出,中國在進行全球大規模經濟擴張時存在著嚴重的勞工權利問題。他們呼籲中國當局在論壇期間宣佈解決這些違反人權問題的計劃。

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研究所研究員何宜倫(Arron Halegua)和資深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星期一撰文指出,中國的“一帶一路”是個總計1萬億美元、跟100多個國家簽署雙邊協議的計劃。但是,“一個常常被忽略的受害者人群是被派到海外去建設這些專案的中國工人。”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孔傑榮告訴美國之音,在“一帶一路”計劃中工人受剝削是個重大問題。他說﹕“這些工人的待遇很差,他們沒有自由,掙很少錢,他們的處境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關注。這不僅是‘一帶一路’東道國工人——也是在海外工作的中國工人——的勞工權利問題。”

紐約一家聯邦法院最近對中國一家公司的高管定罪。案件審理聽證顯示,中國工人在離開中國前要跟公司簽訂合約,保證不跟當地人接觸、未經許可不得離開住處,以及回到中國後才能拿到全部工資。每個工人必須支付2萬美元“安全保證金”以確保他們遵守保證。他們的護照被收繳,工作時間超長,擁擠地居住在條件惡劣的環境裡。這家公司的違法行為是被他們居住地的鄰居發現的:一個一家庭住宅中居住著將近30名中國工人。

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研究所研究員何宜倫(Arron Halegua)
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研究所研究員何宜倫(Arron Halegua)

何宜倫說,以上案件並不孤立。中國官方資料顯示2018年有將近100萬中國工人在海外打工,其中還不包括大量無證中國移民。

何宜倫說,在美國北馬里安納群島塞班島上建造賭場的2400名中國工人,被雇主欺騙,說他們的工作環境有多好;他們必須支付6000美元仲介費,被以旅遊簽證帶到那裡去非法打工,他們的工資低於最低時薪標準,他們的護照被收繳。

何宜倫對美國之音說﹕“這不僅違反了美國聯邦法律,而且涉嫌強迫勞工;當他們受工傷後,沒有被送往醫院。所以這些都是嚴重的人權問題”。

何宜倫說,美國聯邦政府勞工部、司法部和FBI以使用無證移民和窩藏無證移民起訴了塞班島侵害勞工權益的中國公司和賭場。最近他們就拖欠工人工資和違反最低工資標準被罰將近1800萬美元。

他還代表7名塞班島受工傷中國工人,正起訴這些中國公司和賭場。

何宜倫和孔傑榮的文章說,“在白俄羅斯,數百中國工人在像奴隸般工作後3個月工資被拖欠。在巴哈馬、埃塞俄比亞、越南,中國公司未向工人支付足夠工資,未提供保護性設施,未進行安全訓練。一名中國工人最近在以色列死於工作之中。而那些為中國的承包公司工作的工人,勞工條件則更差。”

文章肯定中國“承認存在著這些問題,出臺了政策和規定,禁止收仲介費或安全保證金、禁止以旅遊簽證雇工,以及要求公司保證工人權利。”

但文章指出,“這些政策和標準通常是模糊的,沒有法律約束力,實際上這些法律條款常常遭到違反。”

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章真拍攝)
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章真拍攝)

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執行主任李強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有法律,但執行起來沒辦法,因為中國缺的就是工會組織。”“中國的核心問題是政府執法,而地方政府肯定是保護經濟的。工會的主要作用就是幫工人抗爭,如果工會失去了抗爭的功能,去和諧工人的話,那他的這些法律執行起來就成問題了。”

何宜倫說,中國想要建立軟實力,想要跟其它國家建立親善關係,“很重要的是他們應該表現出認真嚴肅糾正這些違反人權的問題。”

2019年4月19日,北京一带一路峰会论坛的宣传和装饰,一名卖鼓的男子走过。
2019年4月19日,北京一带一路峰会论坛的宣传和装饰,一名卖鼓的男子走过。

他和孔傑榮呼籲中國應該在本月在北京召開的“一帶一路峰會論壇”上宣佈解決這些問題的計劃。他們並提出了具體建議:

首先,管理中國公司尤其是承包公司在海外行為的政策,應該要跟可嚴格執行並有懲罰措施的中國國內法掛鉤,並列出細則。

其次,中國的銀行應該要求他們出資的公司項目遵守並報告公平勞工準則和做法。

第三,必須建立投訴機制,使工人有投訴途徑。中國駐外使領館應該協助監督勞工條件。

第四,中國應該通過簽署和批准國際勞工組織的有關強迫勞工的公約來展示其對勞工權利的承諾。

監督跨國公司在中國遵守勞工準則的李強表示,其實中國全球經濟擴張的做法走的就是過去西方殖民主義的老路,而西方國家也是利字當頭。

李強說:“1989年六四之後,發達國家就一直到中國去投資,不考慮基本的人權標準,不強制(聯合國)公約在中國的執行。他們在廉價產品方面對中國過度地依賴,所以就造成了中國會說,你們到我們這裡來投資也沒有管什麼勞工標準、講什麼人權啊。 ”

李強認為,中國今天的模式就是模仿西方的模式,“換句話講就是經濟利益至上”,國際人權標準“不但中國沒有執行,西方也沒有執行,雖然他們加入了一些公約,但最後執行起來,有很多原因,像中國這樣不執行,最後(國際社會)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李強最後補充說,“不過這些國家的工人他們有工會的保護。”

孔傑榮對美國之音說,“北京從來沒有遵守過國際勞工標準,北京從來沒有允許罷工的權利,北京不允許有自由勞動組織。在中國你不能在工人和雇主與製造商之間進行自由談判。 北京從未充分參與國際勞工組織。 這是中國穩定與公平的根本問題。”

他希望“北京遵守國際勞工標準,保護中國國內和海外工人的基本人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