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一帶一路”風險多,為什麼還有國家不斷加入?


"一帶一路"地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9 0:00

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已經推行了6年,在越來越多的國家表達了對“一帶一路”的不安和擔憂之後,也有更多的國家和國際組織願意加入“一帶一路”。 分析人士指出,這是因為全球對基礎設施的需求巨大,而且中國願意在高風險國家投資。另外,由於面臨壓力,中國也不得不對“一帶一路”做出調整。

全球對基礎設施的需求是真實存在的

北京在為4月25日到27日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作準備。根據“一帶一路”官網的消息,目前,中國已經與126個國家和29個國際組織簽署了174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檔。最新的消息說,瑞士領導人烏力毛勒不僅將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峰會,而且中國和瑞士還將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一帶一路”看上去似乎很受歡迎。

但是在本屆峰會之前,也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特別是亞太國家,表示出對“一帶一路”項目的可能帶來的風險的擔憂。有些國家甚至停止或是縮減了“一帶一路”專案的規模。

丹尼爾克里曼(Daniel Kliman)是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為了實現地緣政治目標,願意在高風險國家投資,這往往是以市場為主導的經濟體不願去做的。

他說:“全球對基礎設施的需求是真實存在的,中國帶來的是快速融資,不一定是高品質的融資,但能夠提供一攬子計劃,有公司一時間把資金匯齊。”

他還告訴美國之音,世界不同的地方對中國的“一帶一路”的風險也有不同的看法。

他說:“這取決於你看到的是哪一部分的世界。 在印度太平洋地區,你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一帶一路’及其負面影響。在拉丁美洲和非洲情況也差不多。部分原因是這些國家缺乏資源也沒有能力。中國處於優勢地位,他們利用這一點來控制項目的運作。在歐洲,像義大利,他們有歐盟、有法治,你看到很多國家更自信。他們覺得可以設定自己的條款與中國接觸。他們認為自己有能力來抵消不利的一面。”

克里曼和他的同事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指出中國“一帶一路”專案可能給沿途國家帶去7大類風險,包括侵蝕國家主權、缺乏透明度、不可持續的財務負擔,脫離當地經濟需求、地緣政治風險、負面環境影響和腐敗等。

帕拉格坎納(Parag Khanna)是戰略諮詢公司未來世界版圖(FutureMap)的創始人和執行夥伴。他最近在美國智庫情報廣場有關“中國‘一帶一路’是不是萬億錯誤”的辯論系列中說,媒體低估了一些國家對基礎建設設施的需求。

他說: “我們媒體報導可能會指出這條鐵路昂貴,那條水電大壩的貸款沒有優惠,我們的利率是5%到6%,我們需要重新談判,但這些並不意味著這些國家不需要基礎設施建設。我們總是長期低估了他們的對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我們總是說,等一等吧,市場會決定我們是否需要,我們錯了。”

他說,很多國家自願加入“一帶一路”是因為他們知道基礎設施建設和連接將有助於提升貿易,增加就業,並使得經濟多元化。

他解釋說,三、四年前,在歐亞鐵路開通時,有很多人抱怨這將意味著中國廉價產品將傾銷到歐洲,但是,三年後的今天,歐洲趕了上來,歐洲向亞洲的銷售在增加。

覺醒後的各國政府將會更謹慎與北京打交道

納德吉羅蘭(Nadege Rolland)是美國亞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她一月份在外交事務網站撰文說,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事件短時間內不會重現。因為這個警鐘,各國在與中國打交道時可能會更加小心。

因為無法償還欠下中國的巨額債務,2017年12月,斯里蘭卡政府將戰略港口漢班托塔港以99年租約的形式將管理權移交給中國公司。

批評人士認為,斯里蘭卡付出了失去主權的代價。很多分析人士說,漢班托塔港事件就像敲響了一記警鐘,令許多國家意識到,中國“一帶一路”專案有可能導致主權喪失。後來,“一帶一路”在南亞國家引起反彈,與漢班托塔港事件有很大關係。

歐美日紛紛推出自己的基建計劃

羅蘭2017年曾撰寫的《中國的歐亞世紀?--“一帶一路“倡議的政治和戰略影響》。她在外交事務網站的文章中繼續寫道,過去兩年,其他替代基建投資的出現,也讓需要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的各國政府有了與北京討價還價的優勢。

2017年,印度和日本宣佈,將聯手打造亞非增長走廊,在非洲、伊朗、斯里蘭卡和東南亞等地推出多項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出現了。 亞非增長走廊,非洲國家質檢的, 印度、日本也參與了。

2018年,歐盟外長理事會宣佈,將通過一項新戰略,通過對亞洲地區的基礎設施投資,加強歐洲與亞洲的聯繫。該戰略考慮到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經濟帶構想,強調確保投資透明度、規避投資對象國高負債等歐式手法。

2018年10月,特朗普政府也簽署了一項法案,創建了一個新的外國援助機構--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並且給予它授權,向有意在發展中國家做生意的公司提供600億美元貸款、貸款擔保和保險。據報導,這些融資將用於為發展中國家的能源、港口與供水基礎設施等項目提供貸款。

面對壓力,北京對“一帶一路”專案做出調整

在“一帶一路”項目面臨了來自包括塞拉利昂、孟加拉、緬甸和馬來西亞的挑戰後,許多在這些國家的專案被迫取消或縮減規模。當地政府領導人和專家擔心一帶一路將成為外交債務陷阱, 北京開始對“一帶一路”專案做出調整。

總部設在北京的策緯諮詢公司(Trivium China)聯合創始人安德魯波爾克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的管理者意識到他們想要成功,就必須務實,特別是在當地政治和社會層面反對一帶一路的情況下。”

最近,中國削減了馬來西亞一處鐵路的造價。中國已同意將該專案的價格降低三分之一,減為110億美元,預設了原來的協定在經濟上行不通。馬拉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也是首批宣佈參加即將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峰會的外國領導人之一。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的這個做法將會給即將到來的峰會帶來正面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