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華早報爆料栗戰書家人文章被刪並道歉

  • 美國之音粵語組

南華早報澄清聲明(網路截圖)

有影響力的英文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罕見地刊出暗示習近平大內管家栗戰書家人斂財的文章一天後,又罕見地刪除該文並鄭重發佈聲明道歉,顯示中共19大前黨內高層的權力博弈十分激烈。有專家認為,此舉是中共黨內反對勢力對習近平王岐山剷除最年輕政治局委員孫政才的一個反制。

因暗示栗家人而道歉

星期四淩晨,英文南華早報編輯高層撤下一篇涉嫌近平心腹栗戰書家人斂財的報導,並罕見地發表澄清聲明,稱該文章不符合他們的出版標準——“因為其中包含了多個未經驗證的暗示。”聲明就此“令人遺憾的錯誤”向讀者表示道歉。這一聲明於香港時間7月20日淩晨3點58分發佈。(http://www.scmp.com/business/article/2103348/clarification-regarding-column-hows-singaporean-investor-peninsulas-holding

消息人士告訴美國之音,“昨天看到此文時就認為可能不會長久,今天被刪除後還道歉,說明中共高層對該報下達了嚴厲指令。”

7月19日,英文南華早報發表了題為《這名半島控股公司的“新加坡”投資者是怎麼連到習近平的心腹的?》(How’s the Singaporean investor in The Peninsula’s holding company linked to Xi Jinping’s right-hand man?)(7月18日上網)。有趣的是措辭似乎嚴肅的澄清聲明,把這一包含了習近平名字的長長的標題以大號字又重複一遍,好像在提醒讀者,這篇文章雖已撤下,但其內容可是涉及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大內管家的。

這篇文章揭示32歲、操浙江口音的新加坡投資人蔡華波,6月底在增持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團股份時,被香港媒體發現其遞交監管機構的文件中的住址與一名叫栗潛心的女士的住址相同。

文章說,在香港媒體對此進行追蹤之際,蔡華波於7月11日辭去了太和控股公司董事會主席和執行主任的職務,並在3天後跟栗潛心雙雙搭乘早晨7點的飛機離港赴京。報導說,此後再未見他倆出現在香港。

香港傳媒《蘋果日報》在7月19日報導,蔡華波和栗潛心兩人關係密切,於2016年4月共同成立了一家“蔡和栗會員公司”(Chua & Li Membership Company Limited)。該報還報導,蔡華波和栗潛心同樣報住香港赤柱灘道6號,“該地址前身為新華社接待政要及上賓之地麗安閣”。

"不是栗家人能發這麼大財?"

該聲明所指此文章“包含了多個未經驗證的暗示”,應是指上述內容讓人聯想到蔡華波和栗潛心可能是夫妻關係。報導說,在中國栗姓十分罕見,不在百家姓內,排名第249,全國只有30萬人姓此姓,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大內管家、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被認為19大晉升政治局常委熱門人選之一的栗戰書的女兒就叫栗潛心。

栗戰書和女兒栗潛心(網路照片)
栗戰書和女兒栗潛心(網路照片)

文章說,蔡華波在香港和英國擁有巨額資產,包括價值超過100萬英鎊的一匹賽馬、在香港赤柱半島一處1500萬美元的豪宅、中環中心頂樓價值5億港幣的辦公樓、一家上市公司,而增持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團股份所斥15億港幣不過是他“又一筆存放閒錢的重要資產”。

文章說,這種增持通常是太子党或有非凡關係的中國大陸人在香港開始經商的必經之途。雖不能證實蔡華波是太子党,但他可以把一家普通醫療設備公司變成管理不良資產、開採鎢礦、商品和證券交易的大公司,並經營位於倫敦的兩個地產項目,而且他的太和控股公司高管中包括了前中國人民銀行保險司財產管理處處長、太平人壽副總經理、信達資產管理公司職員等。文章問,一個普通新加坡私人企業家怎麼可能召集起這樣的管理層?

給北戴河會議投下的重磅炸彈

中共黨史專家高文謙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南華早報刊登栗戰書家族巨額斂財的報導,等同向北戴河會議投下一枚重磅炸彈。”

北戴河會議是中共高層夏季在河北省秦皇島市北戴河區召開的年度非正式高層秘密會議,討論一些黨內重大問題。在中共黨代會召開的年份,北戴河會議被認為是黨代會在秋季召開前醞釀下屆政治局委員和常委人選的最重要場合。

2017年3月6日,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在北京開會。美聯社當時說,孫政才是爭取在中共十九大成為政治局常委的競爭者之一。
2017年3月6日,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在北京開會。美聯社當時說,孫政才是爭取在中共十九大成為政治局常委的競爭者之一。

不到一個星期前,中共反腐機構突然宣佈中共政治局最年輕的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因 “嚴重違反黨紀”,被免職接受調查。此舉令人聯想到2012年中共18大前,當時也是政治局委員的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其妻谷開來涉入英國商人海伍德被殺案被雙規,而後鋃鐺入獄。

“19大前咱們一起掀桌子”

著有《晚年周恩來》一書的高文謙說,南華早報的這篇爆料戲中有戲,與日前孫政才落馬有某種內在聯繫。“拿下孫政才,是習、王兩人在北戴河會議期間聯手反制黨內反對勢力的一大動作,而南華早報的爆料則是黨內反對勢力對這種反制的反制。孫政才是胡溫時代確定的中共第六代接班人,王岐山為了乞求習近平的保護,竭力討好,以求自保,乃至幫習掀翻桌子——推翻胡溫時代確定的中共第六代接班人,為習20大後繼續掌權鋪平道路。習王這樣做,令中共黨內其他勢力心寒,既然你不仁,也就別怪我不義了,咱們一起掀桌子,混戰一場,這凸顯中共高層在十九大前夕權鬥的白熱化。”

“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高文謙說,南華早報登載這篇報導後又刪除並公開道歉,顯示“此事高度敏感,牽動中共最高層的神經。”

之前有傳言稱擁有南華早報百分之百股權的阿裡巴巴創辦人馬雲允許這篇文章刊出是在中共19大前的權力博弈中 “選邊站”,但高文謙認為不大可能。他說:“馬雲是個人精,不會輕易去賭這樣一盤形勢尚不明朗的棋局,把自己搭進去。更大的可能性是馬雲雖是南華早報的老闆,但並不直接過問編輯部的日常工作,眼大漏神,疏於監督,或被反習勢力夾制,被動捲入。南華早報雖然為此道歉,但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給習近平惹了大麻煩。”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