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默克爾移民政策推動極右翼黨崛起

  • 斯洋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主要的候選人亞歷山大‧高蘭(左)和愛麗絲‧韋德爾9月24日在柏林舉行的選舉集會上與支持者慶祝

德國大選結果出台,默克爾將第四次出任德國總理,但是,反歐盟、反移民的民粹主義另類選擇黨(AfD)卻迅速崛起,得票率排名第三,成為1945年以來首次進入德國聯邦國會的極右翼政黨。分析人士認為,極右翼黨在德國的崛起與默克爾的移民政策有關。

極右翼黨崛起,德國政治格局改變

德國總理默克爾領導的聯盟黨在德國國會選舉中獲最多選票,已連任12年的默克爾將開啟第4個總理任期。聯盟黨(基民盟/基社盟)保持了國會第一大黨的位置,但是,得票率僅為33%,為該黨在大選中得票率的歷史最低水準。

與此同時,極右翼的另類選擇黨(AfD)獲得了13%的選票,躍居德國第三大黨,這也是1945年以來首次進入德國國會的極右翼政黨。AfD有望獲得80到90個議會席位。在2013年大選中,Afd的支持率還不足5%。

另類選擇黨“登堂入室”,成為德國大選中的最大新聞,也是最大的震驚,同時也改變了半個多世紀以來德國的政黨格局。極右翼政黨實際上是德國的民族主義黨,在二戰後相當長時間裡,民族主義在德國政治中不受歡迎。 1961年以來,極右翼黨在德國國會中都沒有出現過。

默克爾應該為此負責

那麼,另類選擇黨為什麼會在德國大選中勝出?另類選擇黨以反伊斯蘭、反移民作為包裝。一個特別的例子是,在另類選擇黨的競選海報中,曾經出現這麼一個畫面:一個懷孕的白人女性說,製造新德國人?還是我們自己做吧。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歐洲項目副主任傑佛瑞‧拉斯克(Jeffery Rathke)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另類選擇黨的崛起與默克爾的移民政策分不開。

拉斯克說:“有一兩個原因,如果你看看民意調查,你會發現最大的因素是反移民的情緒。特別是2015年難民危機。那年,數百萬移民和難民進入德國。德國與美國不一樣,並不是個移民國家。這讓德國政治變得非常困難。德國選民關注的第二個問題是法律與秩序。不僅是移民的數量,而且這些移民似乎並不受德國政府的管控。”

拉斯克說,鑒於德國的歷史,極右翼政黨在德國的崛起確實令人擔憂。不過,這並不能代表德國人忘記了過去。

大選後的出口民調顯示,60%的投票給另類選擇黨的選民表示,他們投票給這個黨的主要原因是出於抗議,並不是贊同另類選擇黨的綱領。不過,拉斯克也指出,一些另類選擇黨的領導人在競選中的言論也令人擔憂。其中一個甚至表示,德國人應該為德國士兵在一戰和二戰中的成就感到驕傲。

全球民粹主義的又一次勝利

拉斯克認為,德國另類選擇黨的勝利其實也是極右翼政黨、民粹主義政黨在全球,特別是在歐洲崛起的一部分,已經對歐洲政治形成挑戰。除德國外,法國、荷蘭、瑞士、丹麥和芬蘭等國極右翼黨派都在崛起,而且更這些國家相比,另類選擇黨的13% 的支持率算是低的。

他說:“極右翼政黨在歐洲各國的崛起是歐洲政治體系構成了問題。在某種意義上,他們互相關聯,為各自的成功互相鼓勵。另一個問題是,他們也容易被境外的大國勢力所利用,比如俄羅斯過去對一些國家黨派的支持。”

拉斯克指出,極右翼黨派,也就是民粹主義在歐洲和美國的崛起與民眾對各國執政精英的不滿以及全球化的不滿造成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