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百年揮之不去的蘇俄基因


1950年《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在莫斯科簽字,斯大林和毛澤東參加儀式,周恩來代表中方簽署。中國和俄羅斯的前身蘇聯曾是盟國。(中國老照片)
中共百年揮之不去的蘇俄基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2 0:00

俄羅斯提醒已成百年老店的中共不應忘記蘇共的幫助。有分析認為,如果沒有蘇共當年的資助,中共一路走下來不會有今天。而中共目前最擔憂害怕的就是重蹈蘇共命運。

普京祝賀 提醒中共別忘本

中共黨史研究的很大一部分被認為與蘇聯和蘇共密切相連。因此在中俄領導人6月28日舉行的視頻會議上,習近平特別感謝俄羅斯提供了有關中共黨史的一些資料。而普京則祝賀了中共建黨百年。普京說,1928年在莫斯科曾召開中共六大,目前在舊址已建立了紀念館。他說,根據中國方面的請求,俄羅斯檔案部門挑選準備了中國早期共產主義運動的有關資料。

普京更特別強調,蘇聯當時曾積極支持過中共的革命鬥爭,並在中共黨建和國家建設中提供過關鍵幫助,俄羅斯永遠記得雙方歷史中的這一頁。

普京說,兩國政黨互動是雙方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共與俄羅斯主要政黨未來的對話合作將會加强两國互信。

官媒:莫斯科出錢幫中共建黨

在中共建黨百年之際,俄新社最近發表文章,在稱讚中共成就的同時,還特別提到了莫斯科在中共抗日、中共與國民黨對抗獲勝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中共建政後,蘇聯所提供的大量援助。

這家俄羅斯主要官媒說,中共早期的黨建和活動經費全部來自布爾什維克所控制的共產國際。報導說,由沃伊金斯基所率領的共產國際小組1920年4月抵達中國,開始宣傳十月革命經驗。隨後,在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大城市出現了馬克思主義小組和共產主義刊物,這些經費全部出自共產國際。

沃伊金斯基曾是共產國際遠東局的負責人。他在中國與當時的左翼知識界人士李大釗和陳獨秀等人建立接觸聯繫。沃伊金斯基在中國所使用的化名叫吳廷康,他在20年代的好幾年裡在中國活動,參加了中共當時的多次黨代會,直到1927年返回蘇聯。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漢學界利用當時的解密檔案曾對共產國際當年在中國的活動,以及與國共兩黨之間的合作聯繫做了許多研究,並發表了不少著作和研究資料。

蘇俄派三人 指揮早期中共活動

一些熟悉中共黨史和共產國際的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說,十月革命後,上海等中國大城市聚集了很多俄羅斯難民,這些俄羅斯難民也出版俄語刊物。沃伊金斯基當時曾在上海以“中國生活”等俄語出版物的記者身份為掩護從事活動。

布爾什維克執政後,列寧和特洛茨基等人一心想發動世界革命,但中國當時並不是他們的關注對象。布爾什維克領袖們當時聚焦他們更為熟悉的德國,認為德國工人階級強大,德國的革命時機最成熟。但直到德國革命成功的希望落空後,莫斯科才把目光轉向中國。

在中共早期建黨活動中發揮關鍵影響的另外兩名共產國際代表分別是馬林和涅伊曼。他們就是當年參加中共一大的兩名外國人。但與沃伊金斯基50年代在莫斯科去世的善終結局不同,荷蘭共產黨出身的馬林1942年在納粹德國占領荷蘭期間遇害。涅伊曼則在1938年的斯大林大清洗中被指控是托派成員遭處決。

馬林曾是共產國際國際部的負責人之一。涅伊曼是遠東布爾什維克紅軍的情報軍官,他曾長期在遠東和中蘇邊境地區從事諜報活動。涅伊曼擁有許多化名,他出席中共一大時所使用的化名叫尼科爾斯基。涅伊曼的諜報特工經歷使他的公開檔案極少,導致很長時間都無法確定參加中共一大馬林之外另一名外國人的身份。

威脅切斷資助 中共就範開始國共合作

立場親俄的烏克蘭主要網絡媒體“國家”網站也在中共百年之際發表長篇報導,詳細介紹中共如何誕生,如何奪權,以及蘇共與中共的許多歷史交往。

報導說,莫斯科當時把馬林和涅伊曼等人看成是遠東事務專家。正是馬林和涅伊曼等人攜帶的資金,才促成中共一大召開。而涅伊曼的照片直到2006年才在俄羅斯地方上被發現,並被轉交給中共一大紀念館。

報導說,莫斯科很快改變了對中共的立場。因為莫斯科認為,中國當時幾乎沒有由工人階層為基礎的無產階級,要等待共產黨成為中國的主要政治力量還需很長時間。這一立場促使莫斯科後來尋找中國的主要政治力量並開始與國民黨接觸。馬林在1921年底抵達廣東與國民黨談判,隨後提供資金和武器援助,交換條件是讓國民黨同意與共產黨合作,同時放棄對外蒙的主權要求,不反對布爾什維克紅軍進入新疆。

報導說,1922年之後,馬林出席了幾次中共會議,但當時許多中共代表都堅決反對與國民黨合作。不過,蘇俄利用金錢恐嚇發揮了關鍵作用。手握錢袋的馬林威脅將切斷對中共資助,最後成功逼迫中共與國民黨合作。

一些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說,蘇俄當時雖然與國民黨合作,但認為國民黨代表資產階級利益,同時推崇中國民族主義,對國民黨並不信任,因此讓共產黨融入國民黨,以此制約和影響國民黨。

國共兩邊同時下注 讓中國牽制日本

日本侵略中國後,斯大林曾對蔣介石領導的南京政府提供大量援助,試圖利用中國來牽制日本,以便減輕日本對蘇聯的威脅。但蘇聯同時繼續支持共產黨。二戰結束,蘇軍出兵東北後,更把繳獲的大量日本關東軍武器轉交中共。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蘇共當年幫助中共建黨奪權,共產國際在中國的活動的這段歷史目前在俄羅斯知道的人已經不多,今天的俄羅斯人對此也不感興趣。他認為,蘇聯確實在過去百年中對中國發揮過重要影響,而且兩邊下注,同時與當時的中國兩大政治力量國共兩黨交往。

尼科里斯基說:“除了中共外,共產國際當年也對國民黨提供了大量援助,這可從蘇聯當年派遣到中國,為國民黨當顧問的一些人的回憶錄中反映出來。這是一段無法分割的歷史。”

政治學者伊赫洛夫則認為,共產國際對當年的國際政治影響巨大,是布爾什維克執政後擴大在世界各地影響的重要工具,但共產國際更像蘇共控制的政治間諜組織。

中蘇兩黨不同命運 中共害怕重蹈蘇共覆轍

一名曾在1989年隨同戈爾巴喬夫訪華的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說,中蘇交惡後,國家間的接觸沒有中斷,但兩個共產黨間的往來完全停擺。戈爾巴喬夫訪華被認為重新恢復了兩黨交往。不過,在1989年時,中共和蘇共都面臨著空前危機。中共挺過了危機,而蘇共兩年後滅亡。

這位學者說,了解中共歷史,可看出中共與蘇共擁有共同基因,正因為這樣,蘇聯解體對中共震撼極大,讓中共特別恐懼,直到今天中共仍在研究蘇共為何會垮台。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