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100年:學者談“毛病養成惡習”與中共的前途


北京天安門附近一個紀念品商店裡毛澤東的塑像擺在習近平紀念畫盤的前面。 (2018年3月1日)
中共100年:學者談“毛病養成惡習”與中共的前途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2:30 0:00


在中國共產黨大力慶祝建黨100週年之際,中共已故領袖毛澤東與現任領袖、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黨史中的定位及意義問題也變得更加突出。在習近平親自掌控、親自指揮的中共宣傳部門大力突出和宣揚毛與習的地位的同時,中國國內“毛病養成惡習”、“毛病不改惡習難除”的說法在民間不脛而走,毛澤東與習近平給中國和中共帶來大禍患的話題在海外媒體和學者當中也成為高燒不退的熱題。

中共宣傳與民眾意見和海外輿論

在中共宣傳機構的宣傳常常在中國國內外受到有聲無聲的抗議、嘲笑、鄙視的今天,將習近平與毛澤東相提並論的宣傳在中國國內外得到各種政治觀點的人的廣泛認同。習近平掌控的中共宣傳部門將習近平列為跟毛澤東並駕齊驅的中共黨史上的兩個偉人。日前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布“100句名言回顧黨史100年”,其中毛澤東與習近平“名言”各佔30句。

與此同時,中共政權以及習近平的批評者則認為,毛澤東統治中國大陸27年,給中國人民和中共帶來一個接一個的災難,在毛澤東時代長大、在2012年上台的習近平公然宣示要效仿毛澤東,正在給中國人民和中共帶來一個接一個的災難。中國民間廣泛流傳的“毛病養成惡習”、“毛病不改惡習難除”的說法由此而來。

從一舉將提出批評意見的知識分子一網打盡的“反右”運動,到製造人類歷史上空前的人造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中國人,到延續了10年的被中共當局名之為“浩劫”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毛澤東給中國人民和中共帶來的災難之大,造成的創傷之深一度也得到中共當局的公開承認。但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共的宣傳部門將那些災難改稱為積極正面的“艱辛探索”。

包括習近平的親生父親習仲勳以及中共前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在內的許多中共高官認為,毛澤東之所以能給中國人民和中共屢次造成大災難是因為他的獨斷專行,有權任性。毛澤東本人也曾對美國作家、記者埃德加·斯諾承認,他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他還多次公開表示讚賞被稱為暴君的秦始皇。

毛澤東的獨裁統治不但給億萬中國人造成至今難以平復的創傷,也給習近平的家庭造成災難。毛1962年以莫須有的“利用小說反黨”的罪名把習近平的親生父親、當時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勳打下去並長期羈押,單人囚禁。中國官方媒體在習近平成為中共領袖之後報導說,多年後,習近平和他弟弟習遠平再見到囚禁中的父親的時候,習仲勳已經辨認不出哪個是習近平,哪個是習遠平。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在1953年出生的習近平成長的重要時期,毛澤東的暴虐統治導致他生活中父親缺位,這在習近平身上造成了種種因缺乏適當管教而導致的惡果,其中包括他“好勇鬥狠”的脾性,以及他不學無術的作風。批評人士說,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他多次對內對外發表重要講話,多次造成笑話,如把“通商寬農”錯讀為“通商寬衣”,把“贍養”老人錯讀為“瞻仰” 。鑑於許多中國人批評習近平的文化水平還是停留在小學水平上,“小學生”在習近平掌控下的網絡中成為禁忌詞,導致很多網民的帖子因為包含了“小學生”的字樣而被刪除或不能發表。

批評者和觀察家還指出,習近平雖然在1998-2002年任福建省省長和中共福建省委副書記期間以所謂農村經濟改革研究的論文獲得清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但他在職攻讀博士學位的過程顯然沒有將他的文化水平提升多少,而他動輒發出的“擼起袖子加油幹”、“洗洗澡”、“紅紅臉”、“出出汗”之類的所謂“接地氣”指示更是加深了人們對他文化水平不高的印象。

毛與習特別值得注意的相似之處

評者和觀察家指出,習近平在沒上台的時候就公開表示對毛澤東的欽佩。他2012年上台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地以實際言行效仿和追隨毛澤東。因此,習近平與毛澤東的傳承、承襲關係成為海外媒體和學者持續熱議的話題。

北京一個市場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像和毛澤東像(2017年9月19日)
北京一個市場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像和毛澤東像(2017年9月19日)

在中共慶祝建黨100週年、中共宣傳機關大力宣揚毛澤東和習近平在中共黨史和中國歷史上的豐功偉績之際,人們用不受中共控制的互聯網搜索引擎谷歌用英文搜索可以找到數量多到“汗牛充棟”的有關習近平與毛澤東的新聞報導和研究,比如:

——(習近平)兌水的毛澤東(英國《經濟學人》雜誌)

——習近平想成為新的毛澤東(美國卡托研究所)

——在效仿毛澤東的時候,習近平不應當忘記文革(網絡雜誌《外交家》)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美國《紐約時報》)

——從毛到習的中國精英政治與外交政策(美國布魯金斯學會)

對毛澤東和習近平傳承關係的研究儼然成為學術界和新聞報導的一個專業。在這個專業領域裡耕耘多年的一個學者是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研究當今中國政治和社會問題的副教授馮崇義。

習近平效仿毛澤東,自稱是毛澤東思想和路線的繼承者,毛澤東和習近平的相似也成為眾人議論紛紛的話題。習近平和毛澤東之間究竟有什麼特別值得注意的相似乃至相同之處呢?

在多年從政治學角度研究習近平的馮崇義看來,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是信奉集權主義、信奉權力至上的人,他們所想要的不是所謂的威權而是集權,是要全面控制社會,全面控制下屬。

馮崇義接著說,毛澤東和習近平“他們兩個都是疑神疑鬼的迫害狂,疑神疑鬼也就是英文世界所說的paranoid。他們倆都疑心極重,都是在迫害別人中得到無窮的快樂。這是非常可怕的領導人。因為他們疑神疑鬼,他們會採取很多所謂防患於未然的措施,在剷除異己的過程中會傷害很多無辜的人。像毛澤東剷除劉少奇,但劉少奇根本就沒有取代他的野心。(他後來親手挑選的接班人和副統帥)林彪後來也被他逼上樑山。”

馮崇義這裡所說的“林彪後來也被他逼上樑山”是指毛先是利用當時的國防部長林彪幫他打倒了他的副手、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隨後,毛澤東也對林彪起了疑心,使林彪不得不謀劃自保行動,制定所謂的武裝起義計劃(即《“五七一工程”紀要》)。

研究中國當代政治的學者大都認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遭到毛澤東的殘酷迫害,差點死在毛澤東的黑牢中也是毛澤東疑神疑鬼傷害無辜的典型案例,習仲勳在受迫害之前根本就沒有任何反對或推翻毛澤東的意圖。

馮崇義認為,習近平秉持毛澤東的疑神疑鬼的心態,對毛澤東的做法亦步亦趨。

他說:“他對(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的處理最典型。(孫政才遭到他的無情打擊只是)因為他是其前任(胡錦濤)所確定的儲君,他一有機會就把他(孫政才)清除掉。”

在研究當代中共歷史的學者、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宋永毅看來,毛澤東和習近平之間最引人注目的相似之處有三點:1.推翻中共黨中央的決議、建立了一種臨駕於“集體領導”之上的個人獨裁:就毛而言,是推翻了中共八大建立的集體領導,在文革建立了“四個偉大”(即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的絕對統治;就習近平而言,是推翻了中共在毛澤東死後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建立的集體領導,使他成為最高獨裁者和終身製領袖;2.都想成為意識形態上的最高導師; 3.都有“世界革命”的野心。

宋永毅認為,毛澤東自稱秦始皇第二,習近平喜歡坐龍椅並讓全國全世界看到他坐龍椅,他們都有做帝王的意念,但他們並不是到此為止,“他們都超越了帝王。在什麼地方超越了帝王呢?這就是他們都要做偉大的導師,他們要搞意識形態,” 也就是要在思想上也統治人民。

宋永毅指出,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人重新見到了中共當局大力強調意識形態的做法,這種做法直接承襲毛澤東,跟毛澤東之後的中共歷屆領導班子和領導人盡力迴避強調意識形態的實用主義做法大異其趣。

網絡時代的毛與習比較

在許多觀察家看來,習近平一心要追隨毛澤東,並希望比毛有過之而無不及,習近平的吹鼓手甚至說他領導下的中共掌握了宇宙終極真理。那麼,跟當年的毛澤東相比,就中國國內和國際環境而言,習近平治黨治國有什麼明顯的優勢,有什麼明顯的劣勢呢?

在互聯網時代的許多中國人看來,習近平跟毛澤東相比確實是有優勢也有劣勢。優勢是習近平掌控下的中共當局掌握了毛澤東所沒有的互聯網技術設施,可通互聯網來監控億萬中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甚至可以逼迫億萬中國人學習他的所謂治國理政思想。

但是,互聯網也是使他自我宣傳的動作容易暴露,例如,他上台不久去北京慶豐包子舖吃包子以示親民,但一個互聯網用戶隨後迅速以精確到秒的證據展示了他的宣傳班子的幕後操作。 “習包子”、“慶豐帝”的綽號隨即在中國網民當中不脛而走,流傳至今,而且至今仍讓他掌控下的中國網絡輿論管制部門頭痛。自那時以來,習近平再也沒有公開吃包子。

批評人士還指出,在其宣傳班子大力宣傳習近平如何熟悉中國古典,如何能在講話中巧妙地運用“通商寬農”這樣的中國古人之言來向國際社會展示中國古代文明如何輝煌,如何早就明白開放貿易的重要性,他作為國家領導人如何善於汲取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之際,習近平用正腔圓的京腔讀出“通商寬衣”,嚴重損害了他力圖給自己打造的權威和博學形象,同時給中國億萬網民提供了極大的娛樂。

這種局面也使許多分析家得出一種不利於習近平的結論,這就是,跟相對更有心機、做事更謹慎小心的毛澤東相比,習近平顯然更粗心大意而且比較懶惰,因為在反覆讀錯別字給他的網絡輿論管制當局造成緊急事態之後,他還是在發表重要講話的時候不事先讀一遍稿子以避免陷入類似的尷尬。

習治黨治國比毛有何優勢和劣勢

在馮崇義看來,習近平跟毛澤東相比佔有的最明顯的優勢是他掌控的中共黨國藉著40年來的對外經濟開放寄生於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之上變得更有錢了,“這個共產黨政權寄生在資本主義肌體上就變成了一頭怪獸,國際社會變得茫然,很難給它定位。”

馮崇義說,西方左右兩派都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資本主義體系。資本家希望得到中國的市場,而左翼人士則希望進入世界資本主義市場體系的中共會實行政治開放,而中共就利用西方社會的這種認識混亂充分利用了西方的市場攫取財富,中國由此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是習近平比毛澤東優勢的地方。

馮崇義接著說:“但是他(跟毛澤東相比)的劣勢更明顯。就是說,毛澤東統治中共黨國是屬於集權主義極盛時期,文革更是全球集權主義的頂峰。所以(中國人的)個人崇拜,暴力崇拜,烏托邦信仰都是發自內心的。習近平在中共黨國的地位是屬於後集權統治的末世。國際共產主義已經崩潰,共產主義陣營已經崩解,共產主義信仰已經崩塌,中共已經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殭屍。”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馮崇義說,共產主義信仰的崩塌,加上過去幾十年公民意識、權利意識、法治觀念、憲政理念都在很大範圍內深入人心,這一切使習近平非常不得人心。

自上台以來,習近平以打擊貪腐的名義整肅中共黨內的政敵,同時打壓維權律師,打壓公民社會,打壓宗教信仰者,打壓少數民族。馮崇義說,在這種大形勢下,可以說中國社會沒有哪個階層認可他,習近平作為中共政權的紅二代如此廣泛而深入地不得人心使中國幾乎可以肯定不會有紅三代了。

在當代中國歷史學者宋永毅看來,跟習近平相比,毛澤東當年治黨治國顯然處於劣勢,其劣勢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從政治和經濟上講是國際社會的孤兒,當年毛澤東製造了人造大饑荒,餓死了幾千萬中國人也是跟中國在國際間的孤立直接相關,而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可謂今非昔比。

宋永毅說,“習近平最大的劣勢在什麼地方?他自己最大的劣勢就在於他要自作自受,倒行逆施,他自己找的。比如說香港問題,比如說維吾爾族的問題,比如說在國內取消最高領導人的任期制,他要做終身領袖,比如說他輸出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的問題。”

宋永毅說的習近平輸出新型冠狀病毒的意思是指國際間許多國家和組織認為,中共當局在病毒疫情發生之初隱瞞疫情消息,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爆發之後中共當局不得不採取人類歷史上空前的嚴酷封城措施,其中包括不准疫區的人外出尋求治療,同時卻對美國等國家為防疫而採取的旅行限制措施提出強烈抗議。宋永毅認為,習近平上台以來的種種倒行逆施導致他治下的中共黨國再度走向孤立。

美國專家:習近平並非孤立現象

在中共當局大力營造中共建黨100週年的喜慶節日氣氛之際,河南的一家武術館發生火災,造成至少18人死亡,其中大都是青少年。在眾多公眾為此感到痛心並呼籲獨立調查之際,中國官方媒體封鎖壓制有關新聞,試圖討公道的死者家屬受到監控和打壓,親中共的人甚至抱怨那些人死得不是時候,敗壞了節慶氣氛。

與此同時,中國公眾普遍抱怨說,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共宣傳部門把它傳統的報喜不報憂的操控輿論對的手法發揮到了極致,甚至能把壞消息當作好消息來報。例如,在洪水淹沒人口密集的城市街道之際,習近平控制的中國官方媒體會報導夜晚燈光在水面上閃爍,城市夜景迷人。

截至目前,習近平是毛澤東以來中共最壞的領導人的這種觀點在中國國內外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跟這一觀點並行的一種流行看法是,只要換掉習近平,中共和中國的情況就會好一些,甚至好很多。

邁克爾·貝克利(貝克利本人提供)
邁克爾·貝克利(貝克利本人提供)

然而,美國塔夫茨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邁克爾·貝克利對這種看法表示反對。

他說,“中國所做的很多事情,無論是在南中國海做的事情,還是在國內進行的司法設置,引入很多的技術來壓制異議,擴充軍備,以及最終變成一帶一路項目的那些東西,都是從胡錦濤時代開始的,雖然胡錦濤被很多人認為是一個溫和的領導人。儘管我認為習近平當然重要,因為他把這些事做得很過份,但我不認為他是決定性的。因為大多數潛在的中共領導人無論是誰上台,也會為了相似的原因做相似的事情。假如習近平因為什麼原因下台了,我不認為會有一個中國式的戈爾巴喬夫取而代之。因為我不認為中共黨內還有多少戈爾巴喬夫殘存。”

假如習近平離開中共領導班子中國會發生什麼?貝克利說,按照中共現有的運行軌跡,恐怕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他說:“假如習近平卸任,你想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恐怕不會有和平的權力交接。他一方面圍繞他自己構築了強大的個人崇拜,他也構築了強大的內部保安系統來保衛他。他通過反腐運動碾壓了大量的有權有勢的中國家族,這可能招致大量的怨恨。假如有領導班子更迭,那就有可能是爭鬥激烈的,或者是黨內的內鬥。任何一個從這種環境當中脫穎而出的人必定是一個強人,而不大可能是一個改革者。因此我認為我們不能指望習近平喪失或出讓權力。他可能會老去,自然交出權力,但這種事情在一段時間內不會發生。因此我看不出中共的主要戰略會發生什麼重大的改變。因為坦白的說,那種戰略至少就其基礎而言是在胡錦濤時代而不是習時代就建立了。”

在中共當局大張旗鼓慶祝中共建黨100週年、宣揚毛澤東與習近平是中共黨史上兩個並駕齊驅的最偉大的領導人之際,中共的許多批評者聲言,毛澤東與習近平是中共黨史上兩個最壞的、給中國帶來最大禍害的領導人。

但在另外一方面,也有批評者認為,給中國和中國人帶來最大禍害的領導人不是毛也不是習,而是鄧小平。鄧小平在1989年6月調遣並指令中共黨衛軍中國人民解放軍對北京的和平示威者進行血腥鎮壓,扭轉了中國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

批評者認為,鄧小平還公然提倡權錢交易、一切向錢看的口號或政策,這種口號和政策通過經濟手段使人性惡得到了最大的發揮,使作惡成為有厚利可圖的營生,從毒奶粉、毒疫苗、毒食品的氾濫,到中國熱衷於製造死刑犯以有利於公安機關、醫院可以摘取被處決的人的器官賺錢,鄧小平的遺產對中國人的威脅和危害無孔不入。

日前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布“100句名言回顧黨史100年”,其中毛澤東與習近平“名言”各佔30句,鄧小平14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