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觀察家:中共抗疫宣傳在國際間適得其反


中國遼寧省瀋陽市的一家書店裡一名戴著口罩的讀者坐在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大幅畫像前。(2020年4月2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6:44 0:00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肺炎(即中國當局先前所稱的武漢肺炎)疫情在武漢爆發、隨後蔓延全中國、禍害全世界以來,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構大力宣揚中共在其領袖習近平的領導下如何成功地控制了疫情,如何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了寶貴貢獻。觀察家認為,這種宣傳已經取得了明顯的適得其反的效果,中共如何走出這種困境還有待觀察。

中共當局宣傳危及中國國際地位

觀察家們說,在強調“定於一尊”、“一錘定音”和必須絕對忠於和服從習近平的當今中國,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控制下的中國媒體每天必須大力宣傳和讚美習近平是它們的規定動作,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更是數次創造了當今世界新聞史上的奇觀,這就是,它的頭版是清一色的以習近平的名字為開頭的標題,沒有其他的新聞標題。

因此,在觀察家們看來,習近平掌控下的中國媒體在中國發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大力宣傳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習近平的權力並不令人感到奇怪或意外。

然而,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們紛紛指出,習近平的這種權力運作近來顯然出了問題。用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的話說就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用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機會鞏固了自己在國內的政治權力,但共產黨達到這一目標所利用的工具正在威脅中國的國際地位。”

美國、法國、英國等西方國家領導人紛紛對中國當局所宣揚的中國抗疫成就提出了公開的質疑。在中國傳出的病毒疫情給世界各國造成嚴重的禍害、禍害至今依然在發展之際,中共控制下的媒體和中國駐外使節讚美中國抗疫成就,嘲笑和指責其他國家抗疫不力、不靈,這種做法在世界許多國家的公眾當中招致強烈反感甚至憎惡。

一些國家的政府和公眾認為,中共政權在實行獨裁專制、封鎖信息同時進行”可防可控”、”未見明顯的人傳人“之類的誤導性宣傳是造成疫情在中國武漢大發展、大爆發並最終禍害全中國、禍害世界各國的主要原因,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政權和習近平不但不承擔責任,反而把自己美化為抗疫英雄,這是對全世界的侮辱。

觀察家們指出,中國多年來的堅定盟友伊朗也公開表達了對中國當局自吹自擂、持之以恆地散佈有關疫情的不實信息的不滿,這種局面清晰不過地顯示了習近平以及他掌控下的中共當局如今在世界各國名聲掃地、令人厭惡。

4月14日,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爾在記者會上再度將中國發布的疫情病例和死亡統計數字稱作“令人痛苦的惡作劇”。他說:“全世界很多人以為這場疫情就像是流感,而且造成的死亡人數比流感更少,這些看法都是基於來自中國的統計數字,現在看來中國在這件事情上跟全世界玩了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

賈漢普爾在4月5日也用“令人痛苦的惡作劇”來形容他所認為的中國當局發布的有關疫情的虛假信息給全世界、給伊朗造成的損害。中國駐伊朗大使常華當時通過中國當局禁止中國公民使用的社交媒體推特對他做出了回應,稱“中國衛生部每天都有記者會。我建議你仔細閱讀他們的新聞再做結論。”

中共當局的宣傳困境從何而來

中國當局在疫情問題上的宣傳、對疫情信息的操控受到世界一些國家的批評。中共當局的做法不但招致西方國家的公開的批評和質疑,連伊朗這樣的中國盟友都反复表達強烈不滿和質疑。中國的宣傳和信息發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中國怎樣才能走出眼下這種宣傳困境?

中共前高級官員、已故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曾經擔任中共中央宣傳理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的鮑彤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真相告訴大家。這才是宣傳。你把假象告訴大家,這叫什麼宣傳?這叫欺騙。你要我來評論,我說,我對事實不清楚,所以我沒法評論,因為不了解情況。這個問題很複雜。這水不清,很渾。清澈見底,水落石出,石頭蓋在水底下,水又不清,很渾,就說不清楚,就不了解真相,就沒法來評論。我只覺得宣傳的任務應該是說清事實。而不是掩蓋事實。最好的宣傳應該是誠實。”

鮑彤說,做宣傳的擺脫被動局面說容易也容易,只要不做趙高、實事求是就好了。他說,趙高是秦朝宮廷的一個太監,也是搞宣傳的,他的本事就是指鹿為馬;他指鹿為馬不好;現在接受趙高的教訓也是與時俱進,不要停留在兩千多年前的指鹿為馬的境界裡。

中國學者、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現在中共當局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問題上缺乏基本的誠實,公然進行欺騙,這種宣傳策略和手法取得了適得其反的效果,使世界各國對中共政權產生了強烈的反感,這一切說起來道理很簡單。

胡平說,“我覺得主要就是中共的對外的宣傳,而且還不僅僅是對外的宣傳,把習近平從一個禍頭子變成了一個救世主,這麼連貫起來特別招人反感。這不是他們哪個具體的宣傳招人反感,而是因為有這樣的前後對照。因為整個世界因疫情災難越深重,人們越是會覺得這事情的起源越重要。”

胡平接著說,現在世界各國對中國當局不單是反感,而且更是憤慨,因為許多國家認為中共當局謊報疫情造成誤導,導致其他國家紛紛中招;假如只是一個國家中招,人們還可以說這個國家政府無能,或這個國家的左翼政府或有右翼政府無能,但如此之多的國家中招,就說明了中國給國際社會的普遍性誤導。而這種誤導是由中共的獨裁造成的,實行獨裁的中共當局先是誤導和坑害了中國公眾,讓中國公眾中招,然後再誤導和坑害了國際社會。

在世界各國紛紛因中國傳出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遭難之際,原本跟中國大陸關係密切的香港和台灣截至目前疫情應對得相當好。胡平和許多中國國內外觀察家都認為,香港和台灣截至目前應對良好主要是因為他們記取了2003年中共當局隱瞞薩斯疫情的歷史教訓,及早採取了防範措施。

另外,香港和台灣這次也是因為特殊的原因而沒有受害深重,這個特殊原因是,去年香港當局試圖修改逃犯條例讓中共當局可以把在香港抓捕的人送到堅決不要司法獨立的中國大陸受審導致香港出現持續的、大規模的“反送中”抗議活動,到香港旅遊的中國大陸游客大減;而去年拒絕接受中共的一個中國原則的台灣總統蔡英文獲得連任,中共當局隨後取消了中國大陸居民赴台自由行以懲罰台灣,導致台灣的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銳減。

中共的宣傳使世人注意中共的問題

在中共當局的對外宣傳引起眾多國家的不滿和憤怒之際,當局在悄悄修改宣傳策略和口徑。日前中共宣傳部門的一則內部通知流傳到外界,其內容是指令中國的媒體立即停用“中國為世界疫情防控爭取了寶貴時間”及“中國採取有力措施阻止了疫情在全球擴散”等表述;用“中國首先報告疫情”取代“中國首先出現疫情”。

有評論家指出,這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對外宣傳變換手法,繼續瞞騙世界人民。《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則說,中共的對外宣傳無論是變換還是不變換都使世界各國註意到中共當局在疫情問題上的隱瞞,注意到在中國掌控一切、對疫情防控從一開始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中中共領袖習近平的責任問題。

截至4月24日,疫情在世界各國造成接近二百八十萬人確診感染,死亡十九萬多人。但中國官方公佈的中國確診感染不到八萬三千人,中國的死亡數字則在國際間的強烈質疑之下前提升了正好百分之五十,提升至四千六百多人。中國官方公佈的過去一天的新增確診感染人數為6人。

批評者指出,從一開始直到今天,中共當局在疫情問題上持續不斷、持之以恆地進行欺詐,導致全世界的不信任和厭惡,導致連伊朗這樣的中國的盟國的衛生部發言人都忍不住反复說這是中國對全世界玩令人痛苦的惡作劇,這種惡作劇是顯而顯而易見的,是中共當局都難以解釋、難以否認的。

胡平指出,以採取封城這種極端措施為例,2003年北京出現薩斯(SARS,即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確診病例兩千多個都沒有宣布封城,但今年1月23日,武漢才出現區區幾百個確診病例就宣布封城,隨後湖北各市各地區宣布封城;人口將近六千萬的湖北在封城之前和之後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都不高,卻封城這樣的大動作,中共知道顯然實際感染者的數字比公佈的數字高得多,中共只是對外秘而不宣,對外搞欺騙。

已故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說,中國的對外宣傳思維顯然還是受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中國古代有一本書叫《戰國策》,還有一本小說叫《東周列國志》,給後世很不好的影響。

鮑彤說:“以前中國本身就有好多國家。因此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就是相互欺騙,就是讓別人上當,損人利己,謀求自己的利益。那時候的外交都是搞欺騙,都是耍嘴皮的。(很多人)看了《戰國策》和《東周列國志》,得到一個印像是外交就是搞欺騙,宣傳就是要撒謊,就是編故事,或者是講一個好聽的故事。這些東西我想都不是正經的東西。我認為對內對外、對上對下都應當一樣。一樣就是誠實。不誠實就不一樣。內外有別,跟自己說一套,跟外邊說另一套。這不好。 ”

與此同時,胡平指出,中共當局進行的顯然是力圖轉移話題、擺脫罪責的欺詐性對外宣傳反而促使外界注意到當局力圖掩蓋的事實和話題,其中包括去年12月31日,武漢公安發布短短的微博,聲言對8個擅自談論疫情消息的人進行了處罰,中央電視台隨後將這消息反複播送了十幾遍,各大媒體紛紛轉載,凸顯出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最高當局掩蓋疫情真相的大動作。

此外,造成疫情發生的病毒來源問題也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因為中共當局在因隱瞞疫情而面臨來自國際間的強烈不滿和譴責之際一再聲言它對疫情信息一直是公開透明的,但中共當局最近發布指令,對中國研究人員發表研究病毒來源的科學研究報告實施嚴格的審查限制。

在另外一方面,國際社會普遍注意到,中共當局在病毒來源和疫情最初發展的問題上不斷攪渾水的動作。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上個月發推文稱武漢出現的疫情很可能是美國軍人去年夏天到武漢參加運動會時帶到武漢的。中國官方媒體隨後又說最先出現疫情的是意大利而不是中國。

在過去幾天裡,觀察家們又注意到中共當局在疫情問題上的最新動作,這就是,美國《紐約時報》報導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衛生當局通過屍體解剖發現三名死者可能在今年1月就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他們日常接觸的人包括從中國來的同事,他們所感染的病毒基因分析顯示是源於武漢病毒株,但中國官方媒體以掐頭去尾的方式轉述《紐約時報》報導,聲言美國今年1月初就出現疫情,那些病毒感染者從來沒有到過中國。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在疫情起源和發展問題上的攪渾水的做法都沒有多少含金量,中共當局不斷變換花樣推出這種低技術、低含金量的宣傳,其本意不在於讓人們相信,而在於轉移話題,轉移視線;然而,中共當局的這種轉移視線的做法恰恰促使人們注意到中共當局、尤其是習近平本人在促成疫情大爆發問題上的責任問題。

胡平說,習近平本人聲言他從一開始就對中國的這次疫情防控“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他在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發布了明確的指示,但究竟他發布的是什麼指示,中共當局至今秘而不宣,但確確實實從一開始整個事情就在習近平的掌控之下。這一點的毫無疑問的。

胡平接著說,雖然習近平發布了什麼指示官方至今沒有公佈,但“我們看到,從1月7號到1月20號,武漢衛健委沒有發布任何關於疫情的通報。確診病例一直停留在41這個數字上。但那時候不可能病例沒有增長。這就是明顯是上邊不讓說。”

觀察家們注意到,在中共當局和習近平本人在掩蓋中國疫情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最終禍害全世界的責任問題受到關注、一些國家出現要求中國賠償的運動之際,中共當局目前在疫情問題上對內對外的宣傳的主攻方向依然是轉移話題,包括把話題轉移向美國。

4月23日星期五,中共當局的宣傳喉舌發表報導說: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克拉拉縣政府公共衛生部門最新發布的通報顯示,早在2月6日當地就有人死於新冠肺炎,這比美國此前公佈的首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早了20多天。 ...這一通報讓人不禁再一次提出疑問:新冠病毒到底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因新冠肺炎死亡的美國人到底有多少?美國為了推卸防疫不力的責任一再試圖'甩鍋'給中國,指責中國疫情數據不透明,但實際上它自己懷裡揣著的才是一筆實實在在的糊塗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