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是否將中亞 再度列為美國優先目標?


特朗普的南亞與中亞問題顧問柯蒂斯(Lisa Curtis)。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1 0:00

歷屆美國政府都發布過中亞“戰略”。特朗普政府2月份推出中亞戰略時,優先目標與過去政府相似-維護主權,打擊恐怖主義,在阿富汗問題上合作,促進地區的連接,支持改革與人權,推動美國投資與開發援助。

但特朗普的南亞與中亞問題顧問柯蒂斯(Lisa Curtis)表示,政府在制定未來五年的戰略時,“過去幾年重要的變化讓我們更新了我們的方法。”

美國國務院負責中亞事務的前官員威爾斯(Alice Wells)強調,美國的任何中亞戰略都必須建立在與地區政府合作的基礎上。她稱持續支持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是美國政策的“神聖的三位一體”。

但美國官員說,特朗普的戰略也反映了地區的變化,尤其是美國在阿富汗的存在降低,努力對抗俄羅斯和中國對阿富汗北部鄰國的嘗試。

中國影響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年2月訪問中亞地區時強調了中國的影響力日益增加的威脅,同時讚揚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儘管缺乏民主統治,依然致力於系統的變革。

蓬佩奧在宣布中亞戰略之前在努爾蘇丹和塔什幹向參加C5+1平台對話的五個中亞國家的領導人強調了這些目標。

烏茲別克斯坦外長卡米洛夫明確表示,當地對與中國對抗沒有太多的熱情。他說,“我們希望穩定發展和繁榮與合作,不太喜歡兩個強權在我們地區競爭帶來的不利政治後果。”

美國專家說,特朗普政府對中亞地區的方法與之前的政府有著本質的不同。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斯特羅斯基(Paul Stronski)強調說,“最大的成功就是還沒有造成損失。”

失去的機會

斯特羅斯基認為失去了一次機會。他說把中亞看成“是一個與中國開展地緣政治競爭的一個領域是不幸的。中國是近鄰,也是一個巨大的投資和一個貿易夥伴,而美國則遠在天邊。蓬佩奧的訪問就遭受了嚴重的挫折。”

斯特羅斯基認為美國的戰略過於集中在阿富汗和地緣政治競爭中。他表示,需要更加強調中亞地區本身的重要性,而且僅僅在疫情出現之前頒布戰略有點太遲太晚。

斯特羅斯基承認美國與烏茲別克斯坦的關係得到了改善,但表示“這基本取決於米爾則亞耶夫總統和他的改革。由於開放取得的很大的進展,美國現在與烏茲別克斯坦交往比以往更加容易。”

他說烏茲別克斯坦同時歡迎美國重新成為外交政策的一個因素,因為“這讓塔什幹在大國之間有更大的游刃空間。”

美國國務院回應說,“向當地政府加強民主體制,強化經濟繁榮的努力提供了程式化的援助。”

美國戰略同時是為了對抗極端主義的意識形態而支持更加強勁的社會。美國1991年以來已經向中亞地區的邊境安全提供了9000萬美元的投資,進行了200多次訓練活動,在當地培訓了大約2600名軍人。

與此同時,雙邊軍事和民間合作項目是為了幫助從伊拉克和敘利亞返回的前聖戰人士和他們的家人重新融入社會,同時加強執法和安全服務能力。

美國希望在從阿富汗撤軍時能夠確保當地的穩定。

中亞國家政府支持和平進程,美國因此鼓勵與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分別開展三邊對話,與阿富汗開展經濟貿易合作。

相互連接是美國前總統布什時期出現的政策要務,隨著美國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就引發了新的關注。美國提倡採取能源、經濟、文化、貿易和安全措施,通過阿富汗和印度將中亞與西方連接起來,產生了不同的結果。

權益和改革

其他美國政策要務包括推進法治,民主改革和人權。美國認為多元化、透明度、公正和獨立的司法是促進穩定的因素。

人權觀察的威廉森對“就具體人權議題和公民社會”進行接觸表示歡迎。但他表示,特朗普總統擁抱獨裁領袖,破壞獨立媒體價值,而且推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關鍵的國際機制,因此削弱了美國的自由與公正領導者的地位。

美國官員反駁說,美國駐當地使館都有支持公民社會、記者和博主的計劃。

美國在當地加強西方價值觀念的最強的工具繼續是1991年以後提供的90多億美元的開發援助。這比美國同期的310億美元的投資要少,但分析指出,後者過於集中在少數國家和領域,難以產太大的影響。

美國同時表示促成了多邊開發銀行過去29年中提供的500億美元援助,但即使是這個數字也低於中國近期的投資。

美國國際開發署表示,美國2020年向中亞地區提供了1億2800萬美元的援助。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分別得到了3140萬美元的援助,三分之一用於改善醫療;塔吉克斯坦得到2670萬美元的援助,幾乎半數用於核與生化危脅的減少;吉爾吉斯斯坦得到了3530萬美元的援助,大部分用於私人領域和公民社會的開發;土庫曼斯坦得到了330萬美元的援助。

美國的目的是為了加強私人投資,但官員說,沒有可估的合同和可靠的執行,很難吸引私人投資。

烏茲別克斯坦新成立的反腐局主任布爾哈諾夫在推動更大透明度的同時寄望於美國加強支持。米爾則亞耶夫總統稱更高的透明度是“誠實的疫苗”。

布爾哈諾夫說,“我們正在與美國國際開發署,國務院國際毒品和執法事物局合作,並與美國使館保持密切接觸”,“所以我們與美國專家聯繫,學習這個國家擴大反腐和侵權爭執的經驗。”

布爾哈諾夫說,烏茲別克斯坦正準備推出稅收和公民服務人員的稅務公開;反腐法律文件的批准;國家採購更加公開等前所未有的措施時,美國的援助就十分關鍵。

每個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烏茲別克斯坦官員都歡迎美國的經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