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反感中國威脅 過半數美國人支持派軍捍衛台灣


台灣國防部發布的照片顯示,台灣軍隊在年度“漢光”演習期間從某未公佈的地點發射美國製造的愛國者-3導彈。(2020年7月15日)
反感中國威脅過半數美國人支持派軍捍衛台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6 0:00

美國一家智庫的最新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美國人支持美國在中國入侵台灣時派軍捍衛台灣。專家說,這顯示近年來美國人對台灣及其困境的認識大為提高,以及對中國威脅台灣的反感。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星期四(8月26日)公佈的最新調查發現,如果中國入侵台灣,52%的受訪者贊成派遣美軍防衛台灣。這是該委員會自1982 年首次提出該問題以來,歷次調查中記錄到的最高比例。

近七成美國人支持台灣獨立

該調查還發現,近七成(69%)受訪者支持美國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65%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57%支持簽署美台自由貿易協定,53%的受訪者支持美國與台灣正式簽署結盟,46%支持明確承諾在中國入侵時保衛台灣。

“首先,我認為美國越來越意識到台灣及其面臨挑戰的困境。”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亞洲項目主任葛來儀告訴美國之音。

“我認為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外交壓力在美國媒體上得到了相當突出的報導。是的,美國人更支持台灣,他們更同情台灣的困境,他們更了解台灣民主的力量。”葛來儀說。

葛來儀認為,美中關係的影響也是因素之一。“對美國和中國之間日益激烈的競爭的整體關注,也導致了對台灣的更多認識和對台灣未來的關注。”

該調查顯示,美國的共和黨人比民主黨或獨立人士更支持軍事防禦台灣。贊成派遣美軍防禦台灣的共和黨人有60%,民主黨人50%,獨立人士49%。

該調查說,受訪者支持台灣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對中國的不信任:61%的受訪者將中國視為競爭對手或敵手,而有60%的受訪美國人將台灣視為盟友或必要的合作夥伴。

該調查的結論說:“雖然很大一部分美國人似乎不熟悉台灣,但如果美國政府改變現有的對台政策,大多數美國人似乎準備好了承認台灣獨立。”

民調如何提問很重要

葛來儀表示,令她驚訝的是,認為美國應該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的美國人數或百分比。“我認為美國人並不了解這種決定所涉及的所有復雜因素。”

“如果你問美國人,即使這會導致與中國的全面戰爭,美國是否應該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你可能會得到不同的回答。”葛來儀說。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法學教授古舉倫在推特上寫道,“以民意調查作為外交政策的基礎是非常不確定的,” 雖然他認為美國更多公眾支持保衛台灣的趨勢非常重要。

葛來儀同意古舉倫的看法。“因為調查結果完全取決於你如何提問題。” 葛來儀說,如果在提問時解釋清楚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美國可能面臨的潛在風險,“人們可能會有不同的回答”。

葛來儀認為,美國是否將台灣視為盟友的問題也一樣,將盟友定義為與美國有共同利益和價值觀,與是否應該與台灣簽訂結盟條約是不同的。“我猜測,很少有人會選擇它(結盟)作為回應。所以提問題很重要,我認為美國人對美國在廣泛問題上的政策並不了解。”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有關美國對台灣政策的問題是這麼提的:

“美國對台政策:台灣自1949 年以來一直自治,但中國聲稱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美國支持台灣的自治權,不承認中國對台灣的領土主張。 您會贊成還是反對美國的以下對台政策? ”

  • 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69%支持;24%不知道;5%反對
  • 支持台灣加入像聯合國或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國際組織:65%支持;27%不知道;6%反對
  • 與台灣簽署自貿協定:57%支持;34%不知道;6%反對
  • 與台灣正式結盟:53%支持;38%不知道;7%反對
  • 承諾保衛台灣免遭中國入侵:46%支持;40%不知道;12%反對

該調查於2021 年7 月7 日至26 日進行,樣本包含2,086 名居住在美國50 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的18 歲或以上成年人。抽樣誤差幅度為+/- 2.33 個百分點。

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進行過多次類似調查。在該委員會1982年的調查中,只有19% 的美國人讚成美國在中國入侵時捍衛台灣。“從那時起,這種情況逐漸增加,” 葛來儀說。“但在特朗普政府期間真正開始急劇增加,美國試圖以戰略競爭為中心,引起了美國人的注意。”

該委員會今年5月的調查顯示,40% 的美國人支持派遣軍隊防衛台灣,而7 月的這次調查這一比例已上升到52%,顯示僅兩個月,美國支持在中國入侵時捍衛台灣的比例增加了12個百分點。

應“戰略模糊”還是“戰略清晰”?

調查報告指出,台海不斷升溫的緊張局勢導緻美國的政策制定者與政策專家爭論,是否該對台灣做出更正式的防禦承諾,從當前的“戰略模糊”轉為“戰略清晰”政策。調查發現,46%的受訪者認為美國應承諾在中國入侵時保衛台灣,然而有幾乎同樣多的受訪者(42%)拒絕回應,12%的人則表示反對。報告認為,這可能顯示了更多美國人讚成在台灣問題上“戰略模糊”勝於“戰略清晰”。

“也許美國公眾輿論應該是被考慮的因素,但不應該成為我們制定任何政策的決定性因素。” 葛來儀認為,“歸根結底,這項民意調查向我揭示的是,我們需要對美國人進行更多關於此類主題的教育。”

美軍開始從阿富汗撤軍以來北京當局發出了“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宣傳。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此項有關美國對台政策的調查反應了與之相反的美國民意。

“兩者(阿富汗與台灣)沒有任何可比性,”葛來儀說。“美國20年前進入阿富汗是為了防止該國成為保護恐怖分子,並讓恐怖分子再次對美國發動襲擊的地方。”

“我們與台灣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從1954 年到1979 年,我們與台灣簽訂了共同防禦條約。台灣是我們的第九大貿易夥伴。自從我們在1979 年斷絕外交關係和那個條約以來,我們與台灣一直保持著非常牢固的關係。”葛來儀說。

美國實際上對阿富汗的承諾堅定而且重要。“我們花費了超過1 萬億美元,我們失去了2000 多人的生命,我們花了20 年的時間與反恐戰爭作鬥爭並試圖幫助阿富汗。這不像我們只是在那里呆了六個月就退出了。”

“所以,也許人們應該得出的結論是,如果美國為阿富汗都付出了這麼多鮮血和財富,試想一下,美國實際上可能願意為保護台灣付出多少鮮血和財富?”葛來儀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