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突插手CPTPP 美國對華經貿戰略所逼?


跨太平洋11國2018年3月8日簽署《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
北京突插手CPTPP 美國對華經貿戰略所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8 0:00

在拜登政府正醞釀對中國的高額產業補貼政策啟動“301條款調查”之際,中國商務部9月16日突然宣布,中國已正式提交了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 的申請。儘管此前北京就已經多次流露出加入CPTPP的意向,但這一迅速行動顯示,北京打算對華盛頓的“全場緊逼策略”做出反擊,同時希望在美國“缺席”CPTPP的情況下搶先出手,擴大自己在印太地區經貿領域的影響力。

據中國商務部官網消息,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9月16日向《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保存方新西蘭貿易與出口增長部長奧康納(Damien O'Connor)提交了中國正式申請加入CPTPP的書面信函。

CPTPP由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日本、新加坡、越南、文萊、馬來西亞、墨西哥、智利和秘魯共11個國家於2018年3月8日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簽署。CPTPP的前身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最初由文萊、智利、新加坡和新西蘭四國發起,後來美國、澳大利亞、日本等國家陸續加入,其談判主要由美國奧巴馬政府主導。但美國前總統特朗普2017年上任伊始便簽署了要求美國退出TPP的行政命令。同年11月,TPP改名為CPTPP,各國同意將美國主張但他國反對的22條內容凍結。

中國申請加入CPTPP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去年11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峰會上曾表示,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當時,中國剛剛與東盟國家達成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今年3月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也提到中國有意加入CPTPP。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上個月也表示過,中國正在積極考慮加入CPTPP方面的工作。儘管如此,中國在北京時間9月16日晚宣布申請加入CPTPP的消息仍令外界感到突然。

由於美國不是CPTPP成員國,中國正式申請加入CPTPP給美國拜登政府在印太地區的經貿戰略提出了挑戰。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名發言人回答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美國不是CPTPP成員國,中國能否加入的問題需交由CPTPP成員國來決定。根據CPTPP有關規定,中國如果想加入該協定,需要得到全部11個成員國批准。這也就意味著,中國需要分別與所有成員國進行准入談判,整個程序可能會曠日持久。此外,中國目前與澳大利亞、日本和加拿大的關係緊張,在南中國海與越南、文萊和馬來西亞有領土主權糾紛。

美國應加入

曾在克林頓政府時期擔任美國貿易代表的巴爾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ehfsky)最近在美國智庫亞洲協會(Asia Society)主辦的一場有關美中關係的報告發布會上表示,美國應加入CPTPP以應對中國在該地區不斷增長的影響力。巴爾舍夫斯基曾負責美國與中國的入世談判。她說:“美國也應該加入CPTPP,這是應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地區和全球經濟影響力的唯一最有效的方式。”

但眼下美國加入CPTPP將面臨政治上的阻力。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9月16日表示,拜登政府願意考慮談判加入CPTPP的“機會”,但她也重申,拜登總統認為該貿易協定需要改進的這一看法並未改變,包括在環境保護和勞工標準方面。她在9月16日的白宮例行新聞簡報會上說:“我們將繼續與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在經濟夥伴關係和整體關係方面進行合作。 如果有機會重新談判,那麼這可能是我們可以參與的一個討論。”

前述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表示,拜登總統的立場很清楚,美國不會按照TPP最初的架構重返該協定。這名發言人在給美國之音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正在研究一系列選項,從而在印太地區建立更強大的經濟夥伴關係,促進合作和包容性繁榮的共同目標。我們致力於加強該地區的貿易和投資,以促進美國的高薪工作、高標準和有韌性的供應鏈,並為我們的印太夥伴提供同樣的好處。”

中國申請加入CPTPP正值拜登政府可能啟動針對中國產業補貼做法的新一輪301條款調查之際。該調查結果有可能會導緻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新的關稅。北京與特朗普政府簽訂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未能涉及中國的大規模補貼問題。在拜登政府上任後,中方仍然不願就補貼問題做出讓步,甚至不願拿補貼問題作為美國取消關稅的交換條件。

中國已經對美國可能再度啟動301調查表示反對。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束珏婷9月16日表示,“中方始終認為,單邊貿易保護主義不利於中國,不利於美國,不利於世界經濟恢復。”

啟動對華301調查美商界有不同聲音

美國商界也對拜登政府可能再度啟動對中國的301條款調查感到擔憂。他們對拜登政府上任近8個月來一直沒有出台具體的對華經濟政策感到失望。拜登政府對美中經貿關係的全面評估已經持續了數個月之久,其最終結果尚未出爐。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級媒體公關主任道格拉斯·巴里(Douglas Barry)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表示,“我們希望從(拜登)政府那裡看到的是一個全面的中國政策,以及它與前總統特朗普大體上飄忽不定的做法有什麼不同。 對一系列新產品進行更多的調查和徵收關稅不是一種戰略,甚至不是一種有效的戰術。 它是對美國企業、農民、工人和家庭的一種稅收。”

彭博社星期四(9月17日)

彭博社報導,出席這場美中金融圓桌會議的包括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美國高盛集團、Citadel和其他華爾街巨頭的高管。雙邊同意繼續進行雙向對話,增加相互聯繫,同時討論了製定持續規則的重要性。

哈夫鮑爾:

然而,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加里·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認為,啟動301條款調查可能是迫使北京重回談判桌前的唯一有效手段。他表示,拜登政府如果宣布針對中國補貼的“301條款調查”將是發出希望與北京認真展開新一輪貿易談判的信號。談判可能會導致部分特朗普政府時期加徵的關稅被下調或取消,其它領域的關稅則被保留甚至增加,從而使美國的對華商品關稅更具針對性。

他說:“我認為這裡面有兩個層面的意義。一方面,在補貼的問題上,可能有些中國商品將面臨更高的關稅。但另一方面,新的調查可能會導致特朗普時期加徵的關稅被部分下調,特別是在有企業抱怨關稅的地方,在那些通貨膨脹成為問題,供應鏈吃緊等等的領域,這是一種與中國談判的方式,我們在與中國談判的同時不會被看起來對中國軟弱。“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