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停止與澳洲人權對話

  • 葉林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今年5月4日在悉尼記者會上講話資料照。

澳大利亞試圖重啟中澳人權對話的努力宣告失敗。澳大利亞媒體說,中國方面拒絕繼續舉行兩國進行了將近20年後又中斷的政府間高級別人權對話。

1997年,中澳兩國升級了此前進行的政府間人權對話,同意每年舉行高級別對話,由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和澳方外交貿易部副秘書長共同主持。
2014年2月,第15次中澳人權對話在北京舉行後,澳大利亞希望儘快確定下一次對話的舉行日期,但是一直沒有得到中方回應。

據澳洲最大的報紙《澳大利亞人》報導,北京方面2014年末提議把這一對話從副部長級降到副局級。澳大利亞政府拒絕了中方的提議,建議再次由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副秘書長率團到北京討論人權問題以及未來的人權對話安排,這一建議也被中國拒絕。

《澳大利亞人》報導說,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今年初致信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提議將兩國副部級的年度人權對話改為每三年舉行一次,並每年舉行對應部門之間的較低級別的人權對話。

這一建議被視為澳洲政府對中方降級提議的妥協,但從未獲得中方的正式回應。據報導,畢曉普今年在澳大利亞和菲律賓與王毅的兩次會面中都爭取中方同意澳方的妥協提議,最後以失敗告終。中國仍然拒絕與澳方舉行高級別的人權對話。

《澳大利亞人》報國際主編格雷格謝里登說,中澳人權對話的中斷顯示出北京已經不再重視澳大利亞和任何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的看法。

謝里登曾在80年代擔任該報駐華記者。他說,在人權問題上,北京現在甚至連口頭承諾都不願做出。

同時,澳大利亞將和中國、沙特阿拉伯等人權記錄倍受外界批評的國家同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

澳大利亞於9月16日當選成為這一聯合國人權機構新成員,接替即將於今年年底結束任期的成員席位。新成員的任期從2008年到2010年為止。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16日不點名地批評這些成員國。她說,當選的一些成員的人權記錄“至少是有問題”。

另外,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本週警告,外國政府正在做出更多行動,試圖影響和改變澳洲公眾和媒體的意見。 ASIO在一份報告中說,外國政府將澳洲少數族裔社區和一些宗教群體鎖定為活動目標,目的是“減少它們對外國政府的批評”。

情報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是這些境外干預的主要來源之一。

早些時候,澳外長畢曉普對澳大利亞的中國留學生發出直言警告,希望他們尊重澳大利亞的言論自由。有報導說,中國政府利用在澳中國學生團體監視當地中國留學生並挑戰與中國政府看法不一致的學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