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擔憂在華金融風險 美中“脫鉤”已成大勢


美擔憂在華金融風險 美中“脫鉤”已成大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3 0:00
下載音頻

美國最新一份研究報告,提請國會考量美國投資進入中國的風險,以確定美國是否仍有意願擴大參與中國金融市場。分析人士說,美中“脫鉤”已經成大趨勢。

美國國會設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5月27日發表研究報告,對中國銀行業目前面臨的危機與挑戰進行分析,認為“中國的銀行體系已經到達重要關頭”。

報告說,中國大小銀行都面臨清理負資產、籌集新資本,以及處理不良貸款的壓力;與此同時,它們還面臨中國政府迫使“以非市場利率”增加對因疫情陷入困境企業貸款的壓力。

美國一家大型商業銀行分析人士郭鳳輝表示,國際社會對目前中國金融業的困境看得很清楚。他說:“中國金融市場面臨的危機,主要是歐美從中國進口減少的衝擊。另外,中國銀行體制對小微和中小型企業,不像美國這樣對中小企業那樣地扶持;因而導致中小企業難以度過難關。”

這份報告的作者、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政策分析師維吉里奧·比西奧(Virgilio Bisio)說,如果當前的新冠疫情導致中國金融業持續出現問題,“匯率”將是最有可能將其經濟痛苦傳遞給美國投資者的渠道。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 金融學教授陳朝暉對美國之音表示,這種擔心是不無道理的,因為人民幣貶值現在正在發生,而且幣值已經跌到了大約十年來的最低點。

陳朝暉說,目前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原因,並不完全是銀行體系的問題。最近人民幣的貶值,主要是由於疫情、貿易戰和與美中關係持續緊張的影響,而導致中國外匯枯竭造成的。由於出口減少,造成外匯枯竭。

對於中國來說,要擴大出口,最簡單和直接的做法就是降低人民幣匯率。一旦人民幣貶值,出口會增加,但進口就會減少。陳朝暉說:“中國的商品出口,就會因此變得非常有競爭力,而美國的製造業和出口,就會相應地受到打擊。”另一方面,人民幣貶值將會使得美國在中國的投資受到損失,變得不那麼'值錢'了。目前美國在中國金融市場的直接和間接投資,都會因人民幣的貶值而虧損。

美國某商業銀行分析師郭鳳輝表示,中國金融業最頭疼的問題就是匯率。他說:“在人民幣貶值的同時,中國又最不希望人民幣崩盤;因為一旦崩盤,它就失去了國家信譽。”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的研究報告還說,中國的銀行體系也可能為美國金融公司帶來一些機會。因為中國金融體仍然不發達,缺乏強有力的風險評估機制,北京歡迎美國金融公司進入市場,幫助解決其銀行體系的問題。

報告指出,中國銀行業在金融體系中的主導地位,限制了中國國內股市和債券市場的發展和增長。截止2019年底,股市僅佔中國未償還信貸股總額的2.9%;這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美國的股票持有量佔未償還企業負債的51.8%。

進入目前狀況的中國金融市場,對於美國金融企業來說,是否符合其商業利益?美國經濟在多大程度上受益?

維吉尼亞大學金融學教授陳朝暉說:“從金融方面,美國當然會受益;因為現在達成的貿易協議其中包括金融市場,而且美國的主要銀行現在都已經在中國拓展業務。” 另外,從中國方面來看,其金融業、尤其是金融服務業不夠發達,而美國金融服務業發達,進入中國市場會促使中國的金融服務業發展的更好。

美國銀行業分析人士郭鳳輝認為,美國金融業更多地進入中國市場,“會是雙刃劍”。他說:“中國的許多中小企業其實都是空殼公司。一個私企下面可能會有幾十個中小企業,而這些小公司都是用來‘倒錢’的。”

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中國政府要求其金融機構,發放不以盈利為目的的貸款,給陷入困境的企業;這樣的政策會給已經面臨困境的金融業,造成很大的衝擊。美國和其它國家的金融公司,如果想在中國市場做大的話,它們在中國的政策渠道可能不會很暢通。

“因此,以目前中國非市場化銀行業的情況下,能夠給國際金融公司多大的發展空間,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陳朝暉說。

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的報告認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後,美國一直鼓勵中國進行市場化改革,但是美國的努力收效甚微。因此,美國會必須做出評估,中國目前提供的市場准入程度,是否值得美國投資者去冒潛在的風險。

美國之音記者致電金融企業PNC金融服務集團(PNC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尋求對此提議的評論。該集團負責公共關係的副總裁艾倫·阿爾丁格(Alan Aldinger)說:“對於這些問題我們目前不方便評論。”

美國某銀行資深從業者郭鳳輝說,中國現在實際上很缺錢,因為需要貸款的人,貸不到錢。如果說美國的銀行進入中國,能夠幫助中國解決這方面問題,當然對中國缺錢的公司來說是好事。

“但是,這到底能夠給美國的銀行帶來多少好處,現在誰也說不清楚。相反,中國如果出現了金融危機,中短期可能會拖累全球經濟;但從長期來說,也可能是美國所求之不得的,”郭鳳輝說。

至於美國是否應該與美國“脫鉤”的爭論,維吉尼亞大學金融學教授陳朝暉說:“脫鉤其實早已開始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從競選時起,就號召美國企業從中國返回美國來。特朗普的高級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日前表示,特朗普政府願意為美國公司撤出中國支付搬家費用。

另一方面,美國正在加強對中國在美上市公司的監管。可以預見,許多中國在美公司也不得不撤回中國去。如果按照目前的情況發展下去,美中脫鉤將會成為趨勢。

陳朝暉表示,如果特朗普總統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不去做出扭轉目前趨勢努力的話,脫鉤是必然的,恐怕只是程度的問題。因為,儘管算經濟賬肯定總是雙贏的,但是美中雙方都不僅僅是在算經濟賬。

目前雙方的衝突已經發展、蔓延到政治層面。陳朝暉說:“特別是上升到意識形態高度,就會演變成為你死我活的鬥爭!至於會不會倒退回毛澤東時代,這還不好說。但是,目前明顯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陳朝暉認為,目前的香港問題,更是成為火上澆油的刺激因素。 “脫鉤趨勢不是在扭轉,也不是在減速,而是正在加速!”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7日發表聲明,鑑於中國強行推動港版國安法,宣布認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無依據繼續享有美國之前給予香港的法律地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