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欲彎道超車領先全球區塊鏈發展


2018年2月7日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區塊鏈中心舉行的區塊鏈介紹。
中國欲彎道超車領先全球區塊鏈發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4 0:00

中國最近宣佈了一項雄心勃勃的區塊鏈技術發展規劃,旨在幾年之內在這一新型信息技術領域佔據國際主導地位。

中國的工業和信息化部(工信部)上星期聯合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發布一份關於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的指導意見,明確了22項重點任務,其中包括要在2030年前使區塊鏈技術“在各領域實現普遍應用”,並培育形成若干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企業和產業集群,”

這是中國在“十四五”規劃中將區塊鍊和人工智能等並列為“七大數字經濟重點產業”後第一次就如何令中國的區塊鏈技術在國際上處於領先地位繪就出一份清晰的產業發展路線圖。

區塊鏈技術被認為是足以顛覆時代、引領人類社會過渡到下一代互聯網的新興信息技術。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2019年將這一技術正式上升​到國家戰略高度,稱要這一技術“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商業戰略和經濟諮詢公司弗雷斯特(Forrester)最近的一項研究認為,中國在區塊鏈應用方面已經走在世界前列。

然而,在中國大力發展這一關鍵技術的同時,觀察人士指出,西方國家政府對區塊鏈重視不足,在強硬回應中國在5G等新興信息產業挑戰的同時,對中國在區塊鏈領域的擴張鮮有任何作為。

中國力推全球區塊鏈基礎設施網

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專家亞亞·法努西(Yaya J. Fanusie)指出,美國的決策者們一直積極採取措施應對中國在5G和人工智能等領域的全球擴展,然而與此同時,“中共在無拘無束地大力發展一個平行技術:擴充全球區塊鏈基礎設施。”

這位前美國情報官員去年底在國家安全議題博客網站lawfare的撰文說,中國去年推出的“區塊鏈服務網絡(Block-chain-based Service Network,BSN)”幾乎沒有引起外界注意。

由中國國家信息中心主持創建的BSN被認為是全球最大的區塊鏈服務網絡,以極低的開發、部署、運維、和監管成本來為全球區塊鏈開發者提供跨地域、跨機構的全球性區塊鏈服務基礎設施。BSN在創建之初發布的白皮書稱:“隨著服務網絡在全球各國逐步落地,它將成為唯一由中國自主創新並由中國控制入網權的全球性基礎設施網絡。”

《華爾街日報》在上個月的一篇報導中說,如果該基礎設施網取得成功,可能使中國處在一個有力地位,“能夠影響互聯網本身的未來發展,”

中國國家信息中心主任劉宇南上個月底透露,目前BSN已經在全世界130多個地方建立了存儲區塊數據的公共城市節點。

去年8月才正式推出的BSN稱,其作為全球性區塊鏈公共資源環境的影響力日益顯現,國際上多個大型區塊鏈服務企業、金融機構、科研單位等均與BSN發展聯盟建立了聯繫。隨著世界很多國家預計將在未來幾年內推出各自的法定數字貨幣,BSN透露,他們目前聯合多家國際知名銀行和科技公司,開始規劃建設一個基於各國央行數字貨幣的全球支付和結算網絡,Universal Digital Payment Network(UDPN)。

國際商業銀行石木資本RockTree的首席執行官歐陽默(Omer Ozden)最近撰文說,一旦中國領導層決定某件事是當務之急,那麼影響波及全球只是時間問題。歐陽默稱,區塊鏈技術將是推動中國成為全球領先超級大國的另一個核心因素, 而BSN很快將成為全球最大、增長最快的企業區塊鏈生態系統之一。“至少在未來十年, BSN在西方世界正在開發的任何東西上都已經佔了先機。”

歐陽默的協助之下,BSN和美國矽谷致力於完全去中心化開發的區塊鏈公司CasperLabs在今年2月達成合作夥伴關係協議。

歐陽默對美國之音說,BSN不僅是中國自己的網絡,中國在貿易、進出口等方面處於全球領先的大國,與中國進行貿易的國家都可以在區塊鍊網絡上順利地進行貿易融資,記錄物流、進行跨境支付。“首先採用中國區塊鍊網絡的國家是那些與中國有最多貿易的國家,在地理上與中國接近的國家,但我認為很多其他地方也會採用它。”

中國欲跨越發展,而西方或重視不足

自從互聯網誕生以來,西方國家至今一直接或間接地主導著絕大部分網絡基礎設施。但有專家擔心,中國已經開始在區塊鏈基礎設施方面走在前面。

美國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員羅伯特·默里(Robert Murray)指出,在人工智能、物聯網和5G等的驅動之下全球信息網絡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變更。但不幸的是,下一代網絡的另外兩個關鍵組成部分-- 區塊鍊和數字貨幣,卻沒有引起西方國家政府的足夠重視,令這兩項技術面臨著可能不受西方影響力控制的風險。

默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舉例說,區塊鏈最重要的應用領域之一是支持所謂的智慧城市,而中國正在輸出一整套智慧城市技術。“特別是當這一技術和智慧城市、和更大範圍內的政府政策相結合的時候,這就不僅僅是市場衝擊的問題了,它就成了一項可以被用於以專制控制為目的的技術。”

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教授凱文·韋巴赫(Kevin Werbach)指出,在區塊鏈領域,中國是世界主要大國中最積極的一個,是世界上屈指可數的幾個將區塊鏈視為像5G和人工智能一樣具有戰略意義的新興技術的國家。他對美國之音說:“令人擔憂的是,更多的開發商和客戶的關注力將轉向中國平台,而中國將推動自己的技術標準以反映其政策立場。”

全球領先的專業服務機構德勤在一份區塊鏈調查報告中說,區塊鏈在中國被視為前五大戰略優先重點,“已深植於各行各業企業和應用的戰略思維中”。德勤這份《2020年全球區塊鏈調查報告》發現,區塊鏈技術正在從支持加密貨幣的支付平台“逐步演變為大規模的變革和顛覆性技術”。

諮詢公司弗雷斯特的首席分析師戴查理在今年四月撰寫的一份分析報告中說,中國的戰略投資推動了區塊鏈的發展和應用,“也使區塊鏈的應用領先於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

中國的官方數據稱,中國近年來的區塊鏈專利數量增加迅猛,已經超越美國成為全球區塊鏈專利數量最多的國家。

去年12月,全球最重要的行業標準組織之一-- 國際電子技術與信息科學工程師的協會(IEEE)就區塊鏈技術發布了第一項標準,填補了區塊鏈領域IEEE國際標準的空白。而這一《區塊鏈系統的數據格式標準》是由中國發起、在中國的一項國內標準的基礎之上製定的。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幾位分析人士表示,相對中國政府大力扶持發展區塊鏈技術而言,西方國家政府對這一技術重視不足。他們指出,美國近年來高度重視中國在5G、人工智能等新興科技領域的挑戰,但在各類政府政策及立法文件中很少提及區塊鏈。

石木資本首席執行官歐陽默對美國之音透露,他們曾經就區塊鏈議題為美國國會提供諮詢,他說,國會中的很多人對這一技術所知甚少。“非常清楚的是,儘管有一些國會議員花時間來了解區塊鏈,但事實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對此一無所知,包括最高領導層。”

客戶遍及歐美地區的區塊鏈開發公司Unicsoft的首席執行官阿列克謝·扎夫戈羅德尼(Aleksey Zavgorodniy)說,他發現西方國家政府在區塊鏈應用方面“行動緩慢,甚至有些抵觸”。他對美國之音說,人們通常認為區塊鏈可以在沒有政府支持的情況下創造出一個獨立的生態環境,但是“沒有政府批准,在大部分情況下你都無法創造出一個真正的解決方案。”

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MERICS)凱·卡納普(Kai Carnap)說,區塊鏈不像5G和人工智能那樣可以開啟一個新的商業模式,而且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區塊鏈技術非常具有顛覆性,所以大部分國家仍然正在設法弄清楚他們應該如何對待這一技術。

卡納普質疑中國會最終主導這一技術。他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從中長期來看,“中國是否會領先”這個問題還取決於中國的技術是否會被其他國家接受。他說:“過去幾年來我們看到的一個趨勢是,針對中國的軍民融合、以及中國數字網絡隨之而來的法律問題等,人們有越來越多的不信任和顧慮。中國要引領(區塊鏈)顯然還有很多障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