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G7全球基建計劃如何挑戰中國“一帶一路”


美國總統拜登(中)出席德國南部艾爾茂豪華城堡酒店舉辦的七國集團峰會期間的工作會議(2022年6月28日)
分析:G7全球基建計劃如何挑戰中國“一帶一路”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1 0:00

七國集團領導人宣布將在未來五年籌集6000億美元,用於支持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並維護集團國的經濟安全。分析認為,該項目為急需基建資金但又希望擺脫對中國依賴的國家提供了有競爭力的替代選擇。

七國集團領導人在周日於德國開幕的年度峰會上正式啟動了這項名為“全球基礎設施和投資夥伴關係”(PGII)的聯合倡議,其中美國承諾在五年內調動2000億美元。為期三天的峰會在周二落幕。

這個西方民主集團表示,PGII以透明性、包容性和可持續性的民主價值觀為導向,將區別於同樣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基建資金的中國“一帶一路”項目。

美國總統拜登週日在峰會上說:“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它基於我們共同的價值觀,它是使用全球最佳實踐構建的。透明度、夥伴關係、保護勞工和環境,為世界各國和人民投資關鍵基礎設施提供了更好的選擇。”

中國在2013年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發展中國家對基建資金的迫切需求,但也引發了對中國使得參與國陷入“債務陷阱”的批評。

智庫布魯金斯學會全球經濟與發展項目的高級研究員梅爾澤(Joshua Meltzer)表示,PGII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了替代方案,這不是零和遊戲,該項目與“一帶一路”項目正面競爭,填補全球長期以來的基建資金缺口。

他告訴美國之音:“在這個階段最重要的是為那些正在尋找基礎設施投資的國家提供了一個替代中國的選擇。很多國家都在尋找這種替代方案。他們不希望被中國的資金困住,認為這樣從經濟、外交和戰略角度來看都有問題。”

白宮在去年七國集團英國峰會期間的一份文件指出,發展中國家有超過40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而這種需求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變得更為迫切。

多方籌集資金

與中國“一帶一路”項目主要依靠國家提供資金支持不同,七國集團宣布的計劃要求動員私人資本,這將考驗集團成員之間團結協作和動員市場的能力。

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庫珀(Zack Cooper)表示,美國和中國在基礎設施投資方面的做法存在根本不同,市場主體是七國集團國家經濟活動的主要參與者。

他告訴美國之音:“北京可以比華盛頓更有針對性地將資本導向具體目標。美國政府領導人根本無法像中國政府領導人那樣指揮大量資本。”

拜登週日在峰會上表示,PGII項目不是“慈善或援助”而是貸款,並對貸款國和接受國都有利。他指出,將尋求從志同道合的伙伴、多邊開發銀行、發展融資機構和主權財富基金等處調動更多資本。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週日稱,將在同一時期為該倡議籌集3000億歐元。意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將動員世界銀行和其他開發銀行提供更多的資金。

馮德萊恩在會上說:“我們將優化我們的集體力量,因為我們有責任向世界提供積極、強大的投資動力,向我們在發展中國家的合作夥伴展示他們有選擇的餘地。”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在會上稱,日本致力於提供超過65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推動印太地區的區域連通性並加強經濟安全。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外交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漢密爾頓(Daniel S.Hamilton)告訴美國之音,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和中國的親俄立場重振了七國集團。

漢密爾頓說:“在德國,七國集團國家在懲罰普京、支持烏克蘭、加強糧食安全、基礎設施建設和對發展中國家的氣候支持方面表現出了極大的團結。”

治理模式不同

過去十年來,中國憑藉國家調動金融資源的能力,通過在發展中國家大規模投放資本來贏得市場份額,但也引發了債務擔憂。在PGII項目的推動下,西方國家有機會通過其創新優勢和良好的治理模式來重塑全球基建市場格局。

漢密爾頓說:“雖然中國占了先機,投資更多,但其'一帶一路'倡議卻遇到許多挫折,各國陷入債務,宣布的基礎設施項目實際上沒有實施,一些已完成的項目由於偷工減料和安全問題必須徹底重來。”

美國威廉和瑪麗學院的AidData實驗室追踪了中國在165個國家投資的13427個項目,發現中國的海外貸款總額達到8430億美元,包括3850億美元的隱形債務,這些由國有企業和銀行等承辦的債務普遍受到國家保護,但大多數卻不會出現在政府的資產負債表上。

這份在去年9月發布的報告還指出,有35%的“一帶一路”項目受到腐敗醜聞、勞工違規、環境污染和公眾抗議的困擾;信貸違約風險也在增加,有42個國家欠中國的債務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

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對新冠疫情的嚴格防控和烏克蘭危機,中國的這項全球倡議正陷入低潮。根據中國商務部的統計,今年前5個月,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同比下降18.8%。

漢密爾頓說:“由七國集團國家支持的項目將需要遵守更高的透明度和反腐敗標準,與氣候和能源轉型目標保持一致,並與治理標準方面的良好做法保持一致。”

白宮表示,PGII項目投資將重點幫助應對氣候變化、升級全球衛生系統和數字基礎設施,並推動性別平等和公平。白宮稱,在過去一年裡,政府成員已前往各國聽取他們對基建投資的需求。

梅爾澤指出,七國集團的創新能力和人才庫為項目的建設和運作提供了保證。

他說:“七國集團將與其他發展組織和銀行合作,意味著他們可以為這些大型複雜項目帶來大量的專業知識,使這些項目得到建設,並長期有效運行。”

各國領導人在德國的峰會上列舉了一些已經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推進的項目,包括在安哥拉20億美元的太陽能項目,在塞內加爾投資330萬美元建設疫苗生產設施,6億美元建造連接東南亞-中東-西歐的海底電信電纜,以及1400萬美元支持羅馬尼亞開發先進核反應堆。

不過,梅爾澤指出,在未來的投資立項中,七國集團還需要找到方法協商確定優先投資事項,因為成員國可能會在這方面有不同觀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