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為東道國的金磚峰會周日重磅登場

  • 美國之音

2016年10月15日,印度總理莫迪舉辦晚宴,和其他金磚國家領導人於晚宴前合影留念。照片由左至右分別為巴西總統特梅爾,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印度總理莫迪,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南非總統祖馬。

中國周日以東道國身分迎接出席金磚國家年度峰會的領導人。金磚國家指的是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這五個新興市場。他們總共佔全球人口的40%。觀察人士說,這些會談目的在於展現這些國家的總體經濟實力,來抗衡主導國際事務的西方國家。

中國作為東道國希望在廈門舉辦的這次盛會成為地標性活動。但是,會員國彼此之間對於一些議題有嚴重分歧,同時,也有人懷疑中國利用這個以北京為總部的集團來推動自己的政治和商業利益。因此,中國的目的很難達到。

位於夏威夷的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摩漢.馬力克(Mohan Malik)教授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說, “當美國在川普總統的治理下,似乎有鎖國趨勢並且遠離多邊主義,北京無疑地發覺到了更加提升它作為全球主義和多邊主義“惟一旗手”的機會。北京缺少朋友和盟友,因此積極建立多邊論壇和金融機構,把中小發展中國家納入它的勢力範圍。”

2017年9月1日,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和巴西總統特梅爾於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握手。本次峰會於廈門舉行。

中國一些人士認為金磚國家平台提供了推動這些目標的機會,也可能提升國家主席習近平作為世界領導人的形象。不過,問題在於,和中國有諸多分歧的俄羅斯和印度是否對這個平台有興趣。

分析家們指出莫斯科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採取強烈保留態度。一帶一路是在中亞的基礎設施發展項目。俄羅斯也希望在那裡推動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一個與一帶一路類似的項目。另外,中國和印度兩國本身存在諸多歧異。

中印兩個亞洲大國上星期才終於解決多年以來在喜瑪拉雅洞朗高原最嚴重的對峙,結束兩國長達十星期的對峙。印度直到和中國簽署了協議,才確認莫迪總理會赴會。

中國近年來建立或擴大了以中國為基礎的國際組織,而西方國家基本上沒有參與這些組織。北京當局也確保這些組織總部會設在中國。

在金磚國家之外,還有國家開發銀行,英文簡稱AIIB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及英文簡稱SCO的上海合作組織。

金磚+

中國最近推動著金磚+ (BRICS Plus)的提案,目標在於把非金磚國家也融入這個機制。

中國說這項舉措會強化這個組織,讓它更加強而有力。

2017年8月30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針對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舉行的中外媒體吹風會後,向大家揮手致意。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最近一場於北京舉行的中外媒體吹風會上面說, “金磚國家不是封閉的俱樂部。金磚合作的影響也遠遠超出五國範疇。” “我相信,金磚+模式將充分釋放金磚合作的生命力。”

不是每個人對這個提案都持相同看法。中間有激烈的反對,也有質疑。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財經和會計專業芮萌教授說, “中國想要當這個組織的領袖,而其他四個成員不一定會同意,這就是中國推動吸納更多會員的原因。”

有些人則認為,中國擴張組織成員的作法,目的是強化自己在金磚國家組織中的地位,而不是讓組織更強大。

馬力克教授說,“王毅邀請其他發展中國家通過金磚+的概念參與這個組織,可能會撼動金磚國家組織,變成像是上海合作組織那樣由中國((和俄羅斯))領導與主宰的集團,比較可能是以反西方為導向,提升中國領導力,為中國的利益服務。”

北京目前為止被迫放棄在廈門舉行的金磚國家峰會上把這著提案正式化的努力。峰會將於週日登場,於週二閉幕。

中國外長王毅說,中國會堅守金磚國家組織既有的慣例,讓地主國邀請其他國家一次性地參與峰會。王毅也說,中國會盡更多努力來解釋金磚+和其背後的考量。

散沙般的金磚國家組織

基於各國在擴張議題上面意見分歧以及組織角色缺乏明確性,有些人認為金磚國家組織尚未找到凝聚五個國家的元素。在角色方面,金磚國家是否該有一個經濟或是政治議程,或是兩者兼具,至今仍不明朗。

芮教授解試著金磚會員國在各個方面,彼此如何地不一樣。芮教授說, “我認為金磚國家因為各式各樣的因素,有點分崩離析。首先,這五個國家自然來說,不該是一個組織的成員。”

這個組織不是一個能夠影響貿易流動和世界貿易組織決定的貿易集團。而且,因為中國企業多半輸出給這些國家的貿易量比進口還多,這個組織的成員時常抱怨對北京有利的貿易逆差。

北京當局對未來仍感到樂觀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記者會上捍衛著金磚國家組織,他說這個組織是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加強團結合作、維護共同利益的重要平台, “有利於五國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王毅說, “[金磚國家]也對國際和平與發展事業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