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一帶一路”中國勞工訪談之一 - 像被賣猪仔到非洲


中國一國企安哥拉分公司營地前中國勞工孤獨的身影 (受訪者提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0 0:00

技術員李東到非洲一年了。他是中國一家國字頭企業安哥拉分公司的員工。一年中,他只拿到過一次工資,僅有勞動合同承諾的40%。

到安哥拉後不久,李東就聽老員工們說起公司拖欠工資等種種問題,他抱著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可是真正得知賬面上的數字時,他還是吃了一驚。

“失望、憤怒、想辭職,”他對美國之音記者說。

李東供職於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廣西水電工程局,隸屬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後者在世界500強企業中排名第391位。

十年前,廣西水電工程局在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成立了分公司,負責承建當地的各種工程項目:廠房、安居房、道路、供水管網。。。目前,公司在當地有近2000名中國員工,人數最多時曾達到過3000人。

李東是個90後,來非洲前躊躇滿志。 “誰都想參與到這種‘一帶一路’的建設中來,想在異國他鄉做出一番事業,”他說。

“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的一項戰略目標,計劃投資1萬多億美元,修建跨越60多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在此之前,早在江澤民時代,中國政府便提出大力支持海外投資,鼓勵企業“走出去”。
從那時起,諸多中國企業便將目光投向廣袤的非洲大陸。根據中國官方數字,截至2014年底,在非洲的中國勞工超過25.2萬人。中國勞工數量最多的五個非洲國家是安哥拉、阿爾及利亞、蘇丹、赤道畿內亞和尼日利亞,其中僅安哥拉一國就吸納了中國勞工總數的20%。

前《紐約時報》記者傅好文在2014年出版《中國的第二塊大陸》中說,中國在非洲的移民總數高達100萬。

中國企業中一些常見的勞工問題也被移植到非洲。

李東說,廣西水電工程局安哥拉分公司規定,員工每兩周可休息一天;不管是中國的還是當地的節假日都照常上班,只有春節可以休息兩天。
每天的生活周而復始:早上6點半開晨會,之後就陸陸續續出工,“基本沒時間吃飯,一直做到晚上6點半,工作強度很大,回到營地只想洗個澡,倒頭睡覺。”

這樣加班加點,卻沒有一分錢加班工資,就連正常的工資也常常被公司以資金周轉困難為由拖欠。

李東說,公司的中國員工分三類:高級人才工資按月發;正式員工每半年發一次;還有一些員工連勞動合同都沒有,只簽一個協議,一個月1700美元買斷,其它像社保啊、公積金啊,一分沒有。

李東大學畢業,有工作經驗,外語流利,但他還算不上高級員工。他說,國有企業任人唯親, “有關係的人才能算高級員工,沒有關係的人,即使有再高的學歷也沒用。”

大多數員工工資被拖欠了也就忍氣吞聲,想著畢竟是國企,錢早晚會發。忍無可忍時一些員工也搞過一些象徵性的抗議。

“我們有個下屬的二級公司,三年裡沒發過一分錢,最後員工沒辦法了,拿著鍋碗瓢盆到辦公大樓裡準備和領導同吃同住,最後公司才勉強把錢發了,但是當時鬧事的人全部被遣返回國了,”李東說。

公司還拒絕繳納醫療保險,理由是為員工購買了海外人身意外傷害險,可是沒人見過保單,“大家都心知肚明,這個東西根本就沒有買。”

2002年才結束漫長內戰的安哥拉近年來出現過多起華人被搶劫、被匪徒殺害的事件。除了出工外,公司禁止員工離開營地,這樣便一來減少了出意外的可能性,“我們在這裡像坐牢一樣,”李東說。他告訴記者,即便如此,依然有些員工在工地上被打劫。公司告訴他們,遇到搶劫就舉手投降,所有損失員工自己承擔,“一句話,算你倒霉。”

2013年,中國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學院調查了33家在非洲的中國企業,發現55%的企業每週工作時間不符合非洲的法定要求。調查報告說,絕大部分企業都能按時足額發放工資,只有15%的企業對中國員工“可能會拖欠”,以防止中國人受不了苦回國。

李東說,他認識的一位中國女員工來非洲不到100天就走了,感覺上當受騙了。公司內部員工流動性很大,大多數人幹個一兩年就回國,“這樣的公司留不住人才。”

星期二上午(8月22日),美國之音給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廣西水電工程局打電話查問,但無人接聽。

李東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在非洲的不少中國企業也存在類似的經營管理問題。安徽合肥一位名叫楊春雲的村民在網上爆料說,2011年他隨中鐵四局二公司赴安哥拉打工,公司接連幾個月不能如數發工資。他說,他提出異議後,黨委書記夏峰帶頭對他拳打腳踢,幾天後他被送上了回國的飛機。

李東自己每天還在挨日子,他計劃再幹上半年就回中國,因為工作一年半,公司就不會剋扣機票和簽證費。

李東說:“我們就像過去的豬仔一樣,在這裡被壓榨。”他指的是清末民初,那些簽了賣身契到海外做苦力的華工,“所不同的是,壓榨者從過去的白人,變成了我們自己人,還是所謂的國有企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