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冬奧會臨近 中國遭遇禽流感和新冠疫情南北夾擊


為阻止新冠疫情擴散,北京通往河北省的郊區村鎮道路被封。(2021年1月12日)

距離北京冬奧會開幕剩下不到100天,但是中國北方和南方卻突然分別遭遇新冠疫情反彈和一種新型禽流感的雙重夾擊。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最新通報,星期三(10月27日)零時至24時,中國大陸全境新增新冠確診病例39例。其中境外輸入病例16例,本土病例23例。

新增本土病例主要集中在北方,其中甘肅3例;內蒙古7例;北京3例;寧夏2例;黑龍江1例;山東1例;四川1例。

本土新增23例病例已經比起之前日增50例的狀況已經大為好轉,但是自從最新這輪疫情10月17日爆發以來,累計新增本土病例仍然高達170例。

與此同時,主要爆發在四川省的H5N6禽流感感染人數增加,也引起醫學專家的高度警覺。

中國新增的新冠本土病例雖然數量與境外其他國家相比可以說微不足道,但是由於疫情反彈兇猛、傳播速度相對較快,幾天內已經蔓延到10多個省市,加上中國對疫情採取嚴防死守的零容忍政策,很多省市為了控制疫情,重新實施嚴格的管控措施,不僅直接和間接密接者遭到隔離,整個小區或社區被封鎖,而且旅遊、娛樂和餐飲等行業全部停業,而且民眾被要求不聚集、不聚餐、不出市、不出省。

路透社在報導這一新聞時說,嚴格的防疫管控措施,將重創旅遊和餐飲等服務行業,給緩慢復甦的經濟造成新的困難。

黑龍江星期三新增的一例病例出現在黑河市,結果市政府要求這個擁有130萬人口的城市暫停城區除關鍵民生相關的所有生產和商務活動。

根據當地媒體報導,市政府還禁止黑河市區的居民和車輛離開市區,同時叫停公共汽車和出租車服務,禁止沒有特別重大理由的外來人員或車輛進入城區。連黑河市的飛機和火車服務也被限制。

路透社引述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的話說,中國新冠疫苗的高接種率本來原則上是可以轉而採取(對經濟衝擊較輕的)不那麼嚴格的管控措施的。

根據中國官方的數據,截至10月23日,中國14億人口中已有76%的人完成了兩劑疫苗接種。

“但是(他們)選擇極端審慎,”普理查德說。“至少在2月冬奧會之前應對措施不大可能發生任何變化。”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黑龍江省的佳木斯市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本土病例,但也宣布實施一個星期的警戒。市政府要求觀光景點禁止外地遊客進入,同時要求減少聚會或探訪老人之家和精神健康設施。

黑龍江省另兩個城市雞西和牡丹江雖然一個星期以來都沒有發現本土病例,卻也聲稱要進入“臨戰狀態”,提高警惕和提升管控措施。

與此同時,中國西北和西南的一些邊境小城由於面臨境外輸入病例的衝擊以及資源有限,因為抗疫而在生產和生活上受到的影響比那些富裕城市所受的影響要大很多。

在中國北方多地出現新冠疫情反彈的同時,中國南方出現的H5N6禽流感疫情同樣令人擔憂。

中國國家衛健委5月底曾報告在江蘇省鎮江市發現一位感染H10N3禽流感的病人,此人當時發高燒,不過經過醫治情況穩定很快就獲准出院。但是,在四川等地,很快又發現新的變異毒株H5N6禽流感的感染病人。

根據法新社的報導,中國今年已經向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了21例人類感染H5N6亞型禽流感的病例,而去年全年中國報告的類似病例只有5例。人被H5N6禽流感感染病例的增多引起醫學專家的高度關切,因為此型禽流感的潛在致死率遠高於其他類型的禽流感。

H5N6禽流感的感染病人主要出現在四川省,但是重慶、廣西、廣東、安徽和湖南也有發現。禽流感通常出現在野生禽類身上,但是也會感染家禽和其他動物。禽流感感染到人其實並不常見。

法新社引述鹿特丹伊拉斯姆斯(Erasmus)大學醫學中心比較病理學教授奎肯(Thijs Kuiken)的話說,“今年中國感染禽流感的人數增加,令人擔憂。這是一種致死率很高的毒株。”

中國最近爆發的禽流感導致受感染的人病情及其嚴重。截至星期二,已有6人因感染H5N6變異毒株禽流感而喪生。絕大多數病患都曾與禽類有過直接接觸。中國的衛生官員尚未報告任何禽流感人傳人的病例。

法新社引述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報導說,H5N6毒株禽流感最早於2014年在老撾被發現。從那時起至10月26日,全球一共有49人感染這一變異毒株的禽流感,至少有一半的感染者因此而死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