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德特里克堡洩毒說第二波來襲以及病毒來自美國陰謀論的幾大新變種


,2014 年12月11日病毒學專家斯賓塞·斯通尼爾在位於馬里蘭德特里克堡的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的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中處理埃博拉樣本。
德特里克堡洩毒說第二波來襲以及病毒來自美國陰謀論的幾大新變種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8:23 0:00

自今年5月,拜登總統下令美國情報機構開展“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後,在中國,有關美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是新冠病毒源頭的說法再次甚囂塵上。除此之外,有關病毒源頭來自美國的“陰謀論”也如同病毒本身一樣,出現新一波爆發和諸多變異,包括此前的“美國軍人投毒武漢”以及最新的在中國社交網絡流行的有關“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承認新冠病毒是美國製造的生化武器”等。那麼,這些陰謀論是如何流傳的,又有哪些漏洞?

德特里克堡陰謀論沉渣泛起

在拜登總統5月26日要求情報機構“加倍”努力 不僅如此,他還說,美國分散在全球的200多個生物實驗室也藏著很多秘密。

中國外交部新任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2020年2月24日)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政府曾強調,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國考察後已經得出結論說,新冠病毒從實驗室洩露“極不可能”,不需要進一步調查。然而,國際社會此後對病毒從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的關注反而越來越加大,世衛組織領導人譚德塞也表示不能排除任何假說。在武漢實驗室疑點成為眾矢之的的背景下,中國政府又開始強調起病毒洩露說,只不過是北京把目標指向了美國。

7月16日,在世衛組織向成員國通報第二階段的新冠溯源工作計劃,提出調查對象包括武漢所有的實驗室和市場,隨後,不僅是中國外交部,中國的多家官媒也多次宣揚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洩露論,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對其進行調查。

7月17日,以強硬的民族主義立場著稱的官媒《環球時報》還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發起了一項要求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公開聯署,號召網民支持。目前這項聯署已經結束,網頁顯示超過2500萬人在其中籤名。

後來,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一次又一次地提到“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比如,他在7月26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說,“如果要查實驗室,世衛組織應赴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調查。美方應盡快拿出透明、負責的態度,邀請世衛專家赴美調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還世界一個真相。”

除了德特里克堡陰謀論之外,趙立堅在這些記者會上也順道宣揚了其他有關新冠病毒來源於美國的陰謀論的變種,包括他曾經在推特上推廣的,即美國軍人通過2019年10月舉行的武漢軍運會將新冠病毒帶到武漢。

除此之外,他還要求美國對2019年7月美國弗吉尼亞州北部出現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威斯康星州所謂“大規模”暴發“電子煙疾病”說明原因,並要求世衛組織調查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巴里克團隊及其實驗室等。

但是,趙立堅沒有提到是他自己其實是德特里克堡“疑雲”等陰謀論的主要傳播者之一。甚至可以說,被視為中國“戰狼”外交官代表人物之一的趙立堅幾乎是以一己之力掀起了“德堡疑雲”的狂瀾。

德特里克堡洩毒論源頭

最初將德特里克堡捲入新冠疫情傳播源頭的是克里姆林宮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機構(Global Research Canada)。該網站在去年3月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冠病毒:更多的證據顯示病毒源自美國》的文章稱,新型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新冠病毒的原始來源可能是位於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軍事生物戰實驗室。這篇文章後來被刪除,無法在網站上找到。

加拿大全球研究機構2001年建立,以推出“陰謀論”見長。據美國獨立的事實調查網站的消息,這個機構也曾就911恐怖襲擊事件、疫苗以及全球變暖等議題發布過陰謀論。美國國務院全球接觸中心稱這個機構是俄羅斯製造虛假新聞的六大重要支柱之一。

但是,德特里克堡陰謀論引起廣泛關注應該“歸功”於趙立堅的一則推文。去年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冠病毒疫情為大流行病的第二天,趙立堅在“個人”推特賬號上發推文,質疑“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同時,趙立堅還轉發了加拿大全球研究機構的文章。

推特在中國境內被當局封禁,但是中國官員利用這個重要社交媒體平台進行對外宣傳。趙立堅的推文很快被中國十幾個使館的外交賬戶用推特轉發。趙立堅的推文引髮美國朝野震怒。最直接的結果之一是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把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

德特里克堡的實驗室被關閉事件並不“離奇”

德特里克堡陰謀論提出的最大一個質疑是位於德特里克堡的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實驗室2019年一度曾被關閉。《環球時報》的調查聯署信中特別提到“該實驗室曾在2019年秋季新冠肺炎疫情大規模暴發前夕,發生過一次洩漏事故”,並把它當作德特里克堡應該被調查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實,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在2019年7月15日發出關閉德特里克堡的實驗室並暫停危險病原體研究的指令並不神秘,可以說,從頭到尾都在媒體和公眾的監督之下。美國的多家報紙,包括《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陸軍時報》(The Army Times)以及德特里克堡所在當地的報紙《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Frederick News-Post),都對這件事進行過深入報導。

鑑於此事與當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活息息相關,從2019年8月至2020年5月,《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對整件事情的始末進行了非常詳細的跟踪報導。

《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2019年8月2日的報導援引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新聞發言人凱瑞·林登(Caree V. Linden)的電郵說,該實驗室被關閉有幾個原因:第一,美國疾控中心於2019年6 月檢查了該實驗室,檢查員發現用來保護生物安全3 級和4 級實驗室的工作人員的標準操作程序中有令人擔心的地方。第二,生物防護實驗室沒有對員工進行定期重新認證培訓。第三,實驗室的蒸汽消毒工廠出現了故障,並沒有“足夠完善的系統對其最高安全等級實驗室的廢水進行淨化”。林登說,機械問題和人為錯誤是讓疾控中心發出暫停通知的主因。

另外,所有媒體在報導這一事件時都特別強調,沒有發現對員工、公共衛生以及周邊環境造成傷害,在實驗室外未有發現傳染性的病原體或致病物質。所以,這並不是中國官方和官媒所說的“一次洩露事故”。

在收到美國疾控中心的暫停令後,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第一時間通知了所在的馬里蘭州以及弗里德里克郡衛生部,而且,馬里蘭州的聯邦參議員克里斯·範霍倫( Chris Van Hollen) 2019年8月12日還特別給當時的陸軍代理部長瑞安·麥卡錫(Ryan McCarthy)致信,表達對德特里克堡安全問題的深度關注。

2019年11月23日,《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通過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獲取並報導了CDC對德特里克堡研究所的檢查報告。根據檢查報告,疾控中心發現實驗室存在六項違反處理特定生物製劑與毒素的聯邦法規的行為。《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的報導特別援引特里克堡陸軍上校E·達林·考克斯(E. Darrin Cox)的話說,實驗室確有違規行為,但沒有發現職員暴露於任何傳染病原或是毒素。

2020年1月27日,《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援引弗雷德里克預防傳染實驗室資詢委員會(Frederick's Containment Laboratory Community Advisory Committee)向該市市政府提交的報告說,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用於處理廢水的化學淨化系統,對德特里克堡員工及其周邊的公共環境影響風險很小。

2020年3月30日,《弗里德里克新聞郵報》報導,在實驗室關閉將近八個月之後,疾控中心批准了德特里克堡研究所恢復有關傳染病的全部工作。

德堡陸軍的實驗室疫情前並不研究新冠病毒

根據中國的說法,“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存放著全世界最致命也最具傳染性的病毒”。德特里克堡的實驗室的確在研究高致病性的埃博拉、天花、炭疽、鼠疫等多種致命病毒或毒素,但是,在疫情爆發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並沒有研究新冠病毒。

根據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的一份聲明,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直到2020年2月才開始參與到新冠病毒的研究中。病毒的樣本是美國疾控中心提供的,來自於美國新冠疫情爆發最早的華盛頓州的病人。2020年1月21日,美國宣佈出現第一例2019冠狀病毒病。

美國研究新冠病毒的兩個實驗室一個位於德克薩斯的加爾維斯頓,另一個位於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北卡的這個實驗室最近成了中國最新新冠起源陰謀論的主角。

趙立堅在7月30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說,美國應該邀請世衛組織專家調查北卡羅來納大學。理由是,美國是全球冠狀並對研究最大的資助者和實施方。特別是北卡大學巴里克團隊是此類研究的權威,早就具備極其成熟的冠狀病毒合成及改造能力。

另一個值得指出的事實是,德特里克堡事故是在其所在的馬里蘭州弗里德里克郡宣布第一例確診病例的差不多八個月之前發生的。德特里克堡是2019年7月被關閉的,而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馬里蘭州弗里德里克郡第一起確診病例是在2020年3月16日發現的。

德特里克堡多次淪為陰謀論的主角

德特里克堡的所謂“黑歷史”這幾天也是中國媒體報導的中心。中國媒體一直不遺餘力地在突出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前身是美軍秘密生化武器研究中心的歷史,並強調德特里克堡二戰後與曾經研製細菌武器的日本731部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但是,中國媒體沒有說的是,1969年,尼克松總統決定放棄生物武器。他致力於銷毀美國庫存,並談判了《生物武器公約》(BWC)。自那以後,德特里克堡的實驗室也從生化武器研究中心轉變成了生物武器防禦中心。1984年,在嘗試了生物武器計劃三十年之後,中國也參加了《生物武器公約》。

不過,德特里克堡美軍生物防禦項目建立在原來的美軍的生物武器項目的原址上的歷史事實還是讓德特里克堡多次被攻擊,也多次淪為陰謀論的主角。

最著名的一次是前蘇聯宣稱德特里克堡製造了艾滋病毒。1983年7月,印度一家親蘇聯的報紙《愛國者報》(Patriot)刊登了一篇題為《艾滋病可能襲擊印度》的文章。文章援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著名美國科學家和人類學家”的來信說,美國在德特里克堡秘密生化武器實驗室製造出了最新的致命生物武器---艾滋病毒,用來殺害非洲裔人和同性戀者。

一直到1992年,蘇聯解體後,曾擔任俄羅斯對外情報局局長的葉夫根尼·普力馬科夫(Yevgeny Primakov)承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克格勃)捏造了“美國製造艾滋病毒”的謠言。為了讓這個謠言更加可信,克格勃刻意讓謠言從蘇聯集團國家之外的印度開始傳播。

“”奧巴馬政府時期負責核、化學和生物防禦項目的國防部助理部長安德魯·韋伯(Andrew Weber)告訴美國之音,這起事件為中國和俄羅斯製造新冠病毒來源於美國提供了教科書。

他說:“克格勃的這種建立在虛假故事上的虛假信息攻勢,我們現在從發明這種活動的克格勃官員那裡知道這就是所謂的'感染行動',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俄羅斯聯邦和中國政府都在使用的劇本。”

從那以後,德特里克堡每隔幾年就會在最新的與病毒相關的虛假信息劇中扮演著反派角色。除此之外,美國在世界各地資助的研究實驗室也被衍生為各種險惡活動的場所。

美國資助的格魯吉亞的盧加爾公共衛生研究中心自2011 年成立以來就經常是克里姆林宮虛假信息的目標。2013年,盧加爾生物實驗室被指責啟動炭疽疫苗實驗,造成格魯吉亞的炭疽疫情。2015年到2016年,盧加爾實驗室有被指責曾“把志願者當作實驗室豚鼠”,用來測試一種新的致命毒素,造成73人死亡。毫無懸念的是,在這次新冠疫情中,在中國、俄羅斯以及伊朗的病毒源頭敘事中,盧加爾實驗室也被當作新冠病毒來源的地方。

分析人士說,與蘇聯時期一樣,這種虛假信息攻勢的主要目標是損害美國的國際聲譽,尤其是在美國影響力被視為對莫斯科構成威脅的地區。對於中國來說,目標要么是反擊和報復,要么是在武漢實驗室疑點成為輿論焦點之際,轉移注意力和混淆真相。然而,在這兩種情況下,用與病毒相關的陰謀論來破壞美國的意圖都對全球公共衛生產生了重大影響。

“美軍投毒論”曾被中國前大使和專家批評

在中國的各種陰謀論中,中國新冠疫情很可能是在2019年10月世界軍人運動會期間由美軍選手帶入武漢市的說法也是被重複的頻率相當高的一種。

今年7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新聞發布會上,再次暗示美軍把病毒帶至中國的可能。他在要求美國應該邀請世衛專家調查德特里克堡和其他生物實驗室的同時要求美國公佈參加武漢軍運會的美國軍人患病病例數據。

去年2月23日,當時收治這些病人的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就向《南方周末》記者澄清,軍運會期間五名外籍運動員所患的輸入性的傳染病都是瘧疾,與新冠病毒“毫無關係”。

被陰謀論指稱為把病毒帶到武漢軍運會的“零號病人”的美國陸軍預備役軍人瑪特捷·貝納西(Maatje Benassi)曾在去年出面接受美國媒體的訪問,澄清自己從未感染新冠病毒。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貝納西的駐地是馬里蘭的米德堡,距離德特里克堡大約60多公里。除此之外,貝納西的工作性質是觀察培訓類的,與生物戰毫無關聯。

“美軍投毒論”也曾遭到過兩位中國重量級人物的反駁。時任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2020年2月9日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面向全民”(FACE THE NATION)節目採訪時曾說,“病毒來自美國軍方實驗室”這樣的瘋狂言論十分危險。

崔天凱說:“有人說這些病毒是來自軍事實驗室,不是中國的、而可能是美國的,類似的瘋狂言論我們怎麼能相信?……瘋狂至極。”

2020年3月22日,在趙立堅發出劍指德特里克堡的推文並引起美國輿論嘩然後,崔天凱在接受美國新聞網站Axios與有線電視台HBO合作製作播出的一檔節目中再次表示,他依然認為這種說法是“瘋狂言論”。崔天凱還在採訪中說,病毒溯源“是科學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記者來進行揣測的”。

在中國備受矚目的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曾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病毒從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他也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病源是敏感問題,但一定要有“確切的依據”,要“避免在證據不充足的時候隨意發布消息”,否則會給普通民眾帶來困擾”。

奧巴馬政府時期負責核、化學和生物防禦項目的國防部助理部長韋伯去年5月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軍撒播病毒沒有動機。他認為中國提出美軍德特里克堡的事故就是為了轉移責任。

目前在美國智庫戰略風險理事會擔任高級研究員的韋伯說: “病毒是由美國客人以某種方式帶進(中國)去的想法令人髮指。我沒有看到絲毫這樣的證據表明這是可能的。這本質上是一種犯罪,當我們在調查犯罪時,您需要動機。美軍提供這種病毒並將這種疾病傳播到世界各地的動機是什麼?尤其是因為沒有治愈方法,疾病正在廣泛傳播,而美國遭受的苦難最大。”

新冠疫情目前已經造成美國62萬人死亡。

美國方面開始注意武漢世界軍運會

“美軍投毒論”的再現引起美方對2019年10月在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的注意。多名美國國會議員今年6月要求美國政府調查那次世界軍運會是否是一個新冠病毒的超級傳播事件。當時,來自一百多個國家的九千多名軍人前往武漢,後來許多人生病了。多個國家的運動員後來公開表示,根據症狀,他們認為他們在武漢運動會上感染了新冠。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人8月初公佈的一份

“事件201”和“赤色傳染”等防止冠狀病毒的演練

美國在新冠疫情前進行了兩次防止冠狀病毒的演練也被中國陰謀論者暗示為美國製造病毒的證據。中國媒體質問說:“病毒演習為何逼真得'好像手握劇本'“?

2019年1月至8月舉行,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HHS)發起組織了一場代號為“赤色傳染”(Crimson Contagion)的推演,演習以中國最早出現病毒為模擬情景,目的是為了測試聯邦政府和12個州政府面對流感大流行的應對能力。

2019年10月,美國還進行的一場代號為“事件201”(Event 201)的高級別全球大流行病的沙盤推演。在這場演習中,病毒最初從豬身上開始,並在畜群中悄悄地傳播,然後傳染給農民。病毒潛伏期為5-7天,比SARS更容易傳播,可能由症狀較輕的個體傳播。病毒主要通過飛沫傳播,也有氣溶膠傳播的可能性。

曾在國防部負責核、化學核生物防禦項目的韋伯告訴美國之音這不是巧合,是美國為防止大流行病的發生進行的準備。

他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還應該做得更多,使自己準備的更充分,以防大流行病的發生”。

他告訴美國之音,這些演練是根據對薩斯、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和流感的認知來準備的,而且,科學家們一直以來也在警告,特別是來自中國和其他地方的病毒疫情可以蔓延到全球。

根據演習後的報告,美國的應對能力有限。聯邦機構缺乏資金、協調以及資源有效應對這樣的病毒爆發。

威斯康星電子煙肺病、弗吉尼亞不明呼吸系統疾病等

中國的新冠病毒源頭的陰謀論還包括疫情前在美國威斯康星等一些地方出現的電子煙肺炎(EVALI)---與電子煙使用有關聯的肺損傷以及弗吉尼亞州的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

但是,根據業內人士的文章和分析,無論電子煙肺病還是弗吉尼亞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都與新冠肺炎存在不同。

據美國疾控中心官方網站,疾控中心根據自願原則從2019年8月開始收集電子煙肺病案例。截止2020年2月18日,疾控中心停止統計後,美國五十個州、加上首都哥倫比亞特區以及兩處領地美屬維爾京群島、波多黎各共報告病例2807例,其中死亡68例,病例高峰期出現在2019年8月和9月,之後出現了消退。疾控中心也明確表示,之所以停止繼續收集數據時因為電子煙肺病在高峰後的大量減少。

根據美國疾控中心的消息,EVALI的主要致病物質已經明確:電子煙煙液中添加的維生素E醋酸酯(Vitamin E acetate)。

另外,電子煙肺病與新冠肺炎有不少的差異。一個無傳染性,一個有傳染性。從EVALI爆發至今,暫無證據顯示EVALI有傳染性,但新冠肺炎卻是明確的傳染性疾病。

病人的年齡與性別分佈也不同。電子煙患者多為男性(66%),以年輕人為主,78%的患者年齡不超過35歲。相比之下,感染新冠后,年齡越大出現症狀概率也越高,且不存在性別差異。

另外, 部分電子煙肺病患者可以明確排除新冠感染,因為在電子煙肺炎患者的肺泡灌洗液裡也沒有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

美國疾控中心將電子煙肺病消退的原因歸結為以下幾個原因:第一是公眾對電子煙對健康構成風險的認識加大;第二,一些電子煙產品中不再添加維生素E;第三,是各州在電子煙爆發後實施的管制禁令。2019年9月4日,密歇根州成為美國首個禁售調味電子煙的州,此後紐約州、馬薩諸塞州等也相繼跟上。2019年9月11日,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將出台電子煙禁令,禁售調味電子煙。雖然禁令在11月被宣布暫緩,但還是在2020年1月3日正式推出。

另外,根據美國醫生和學者的文章,新冠疫情后,電子煙肺病並沒有完全消失。斯坦福大學2020年8月的一項研究讓電子煙和新冠肺炎有了一定的聯繫,即年輕人吸電子煙會使感染新冠風險增加五倍。

對於2019年7月位於美國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郡(Fairfax County)的格林斯普林(Greenspring)養老院暴發的所謂的神秘呼吸系統疾病,中國的陰謀論也是誤導。

首先,弗吉尼亞這個養老院距離德特里克堡將近90公里。其次,雖然養老院出現了一系列感染,但衛生當局進行了調查,對美國民眾“有交待”。一切都是公開可查的。

根據費爾法克斯郡衛生部官方網站,2019年7月1日至11日間,格林斯普林養老院居住的263人中,共有54人染上呼吸系統疾病,出現咳嗽、肺炎等症狀,其中23人住院治療、兩人死亡。當地迅速採取隔離患者、關閉養老院、禁止團體活動等措施予以應對。7月15日,該養老院有另一人死亡。

美國之音“

2019年7月15日,位於該郡伯克區的希瑟伍德(Heatherwood)養老院也暴發了呼吸系統疾病,但“沒有證據表明二者之間有任何關係”。

2017月17日,美國疾控中心已經檢測了17個患者樣本,僅僅檢測到一些細菌,無法確定疫情暴發原因。7月19日,費爾法克斯郡衛生部宣布,疾控中心仍然沒有確定該地呼吸系統疾病的真正來源。檢測結果顯示,患者的鼻子和喉嚨中存在一些已知的細菌,但可能不是感染原因。此外,一些樣本的鼻病毒檢測呈陽性,該病毒是感冒的幕後元兇之一。

7月26日,費爾法克斯郡衛生部宣告:格林斯普林養老院暴發的呼吸系統疾病已經結束,自7月15日起沒有報告其他病例。7月29日,費爾法克斯郡衛生部發佈公告:自7月15日起,在將近兩週的事件內希瑟伍德養老院沒有報告其他病例,該養老院將繼續正常運行。

中國政府和官媒有關新冠疫情溯源問題的陰謀論還在繼續擴散並發生變異。最新版本包括2019年包括德特里克堡基地在內的美軍通過其血液項目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歐洲,使意大利美軍基地的平民志願者成為了最早的受害者。陰謀論的新變種還包括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承認新冠病毒是美國製造的生化武器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