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哪兒來的瑞士生物學家?北京病毒溯源外宣被指造假


電子顯微鏡圖像顯示的新冠病毒
哪兒來的瑞士生物學家?北京病毒溯源外宣被指造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2 0:00


隨著拜登總統對新冠病毒起源的情報審查90天期限即將到來,中國官方媒體正加大其溯源陰謀論敘事,攻擊美國等其他國家的行動也愈演愈烈。

週二(8月10日),瑞士駐華大使館發表聲明,對中國官媒“有關一位所謂的瑞士生物學家的新聞”進行闢謠。

這篇8月6日發表在多家中國官媒、標註來源為“央視新聞客戶端”,被指造假的新聞說,“瑞士伯爾尼的生物學家威爾遜·愛德華茲(Wilson Edwards)在社交媒體上透露…...世界衛生組織內部人士和一些科研同行抱怨說,只要他們支持第一階段溯源工作的研究結論,就會受到來自美方以及某些媒體的巨大壓力,甚至是恐嚇。”

這篇新聞說: “7月16日,世衛組織向其成員國通報了第二階段新冠溯源工作計劃,愛德華茲認為這是美國施壓的後果。”

瑞士駐華大使館週二的聲明說,“第一,瑞士沒有任何登記姓名為‘Wilson Edwards’的公民。第二, 在生物學界沒有以該名字署名的學術文章。第三,發表評論的臉書賬戶在2021年7月24日剛剛開通,至今僅發帖一條,賬戶好友只有三位。該賬戶可能並非為網絡社交而開設。”

用中文“瑞士生物學家爆料:美國打壓世衛組織專家欲推翻第一階段溯源結論”的題目在谷歌上搜索,獲66,400條相同文章鏈接,而其中中央電視台的該文鏈接點開顯示,“對不起,可能是網絡原因或無此頁,請稍後嘗試”,但其它網頁很多依然可以打開。

以“瑞士生物學家:新冠溯源成美攻擊中國政治工具”題目在谷歌中國搜索,獲8,170個結果,這些包括人民網、新華網、參考消息、環球時報的連接都能點開。所不同在於,這些內容相似的文章,均以“據美國南太平洋之聲廣播電台網站7月27日報導”開頭,但這並不能推卸這些官媒傳播假新聞的責任。

內容相似的英文報導發表日期較早。 7月30日發表在《環球時報》和《人民日報》英文版上的這條假新聞現在已經打不開,顯示“該網頁找不到”。

但顯然英文的《中國日報》對已釀成外交事件的假新聞並不很在乎。這篇署名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標題為《COVID-19 起源追踪:來自美國的“恐嚇”聲明》(COVID-19 origin tracing: Claim emerges of ‘intimidation’ from the US)的文章還在,更新時間為2021年7月30日下午兩點四十二分。

“一位歐洲生物學家以驚人的說法脫穎而出,他稱世界衛生組織 (WHO) 追踪包括導致 COVID-19 大流行病毒在內的病原體起源的諮詢小組,會成為“政治工具”。”《中國日報》這篇共六段的新聞說。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7月15日宣布了第二階段溯源計劃,重點是“要求中國透明、開放與合作”,特別要求中國提供”大流行初期的信息和原始數據”。次日宣布宣布成立國際新型病原體起源科學諮詢小組(SAGO)。

中國官媒發布的這則新聞借用並不存在的瑞士生物學家威爾遜·愛德華茲之口說,“這是迫於美國政治壓力而成立的”。

這則新聞還借愛德華茲之口引述虛構的世衛組織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如此痴迷於在溯源問題上攻擊中國,以至於不願睜眼看數據和調查結果。”

瑞士駐華使館週二在聲明中呼籲,轉發這則新聞的媒體和網民“即刻刪除並刊登更正聲明”

華盛頓郵報週二報導,他們向愛德華茲的臉書賬號發出尋求評論的要求,並沒有得到答复。

《環時》要對美國北卡大學進行新冠源頭調查

作為中國官方媒體攪渾全球溯源之水、轉移世界公眾視線努力的一部分,中國戰狼小報《環球時報》8月9日在推特上轉發一則視頻,要求對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進行新冠源頭的調查。

“北卡大學(UNC),你為什麼不向公眾說實話?為什麼拒絕透露實驗室安全事故的關鍵細節? COVID-19 與實驗室安全事件有關嗎? 北卡大學請回答有關問題。” 名為冰潔的女記者對著鏡頭責問。

視頻特別針對北卡大學病毒學家拉爾夫·巴里克博士(Dr. Ralph Baric),指他的團隊“很早就開發出合成和修改冠狀病毒的能力。” 並說:“美國是冠狀病毒研究的全球最大資助者和實施者。”

8月2日美國國會共和黨人公佈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更新版,報告引述了巴里克博士2020年接受意大利媒體訪談時的說法:“你可以在不留痕蹟的情況下製造病毒。然而,你想尋找的答案只能在武漢實驗室的檔案中找到。”

今年5月,巴里克博士加入了另外17位生物學家和免疫學家的行列,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的一封信中說,沒有足夠的證據確定是自然起源還是實驗室意外洩漏引起了新冠病毒大流行,並呼籲 “在獲得足夠數據之前,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有關自然和實驗室溢出的這兩種假設”。

“他與石正麗合作最多”

“他(巴里克)是很關鍵的人物,因為他跟石正麗的合作是最多的。”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國務院前高級官員告訴美國之音。石正麗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因研究蝙蝠冠狀病毒而有“蝙蝠夫人”之稱。

“石正麗需要做功能增益研究,但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生物安全標準不夠,所以她尋求美國的幫助。巴里克博士跟石正麗有長期的合作。”

這位前官員透露,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的國務院進行新冠病毒溯源推演時,曾邀請巴里克博士作為“紅方”提出反駁意見。

這位前官員認為,巴里克博士之所以受到《環時》點名要求被調查,就是因為他在《科學》雜誌的公開信上簽了名,“這使中共惱羞成怒,所以要抹黑他。”

北京針對世衛第二次溯源加大陰謀論宣傳力度

自7月世衛組織宣布進行第二階段溯源計劃後,北京在過去一周裡加大了自去年3月以來對溯源陰謀論的宣傳力度。

配合北京的陰謀論,戰狼小報《環球時報》發起簽署致世衛組織公開信運動,要求對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進行調查。

“這封只需要在網上點擊一下就可以’簽名’的信宣布已收集了 2,500 萬個’簽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說。

“北京在尋找可供其指責者,” 評論人士、《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作者章家敦告訴美國之音。 “他們先指責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軍,現在他們要追殺巴里克博士。他們只是看看哪一種會奏效。”

章家敦認為,巴里克博士根本不必理會這種指責,“是的,他參與了冠狀病毒研究,但顯然他不是中國冠狀病毒感染的源頭。而那可能是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記者致函北卡大學尋求巴里克博士或學校對此置評,學校回應稱,“巴里克博士不想參與到這一故事中。”

90天後溯源回到原點?

最近,至少兩家美國媒體引述美國政府官員透露的話說,美國情報界執行拜登總統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情報審查令的90天到期時,最後向總統遞交的報告結果可能跟5月總統下令時的情況相差無幾。

週二 (8月10日),美國報業出版公司麥克拉奇公司(The McClatchy Company)報導,審查開始時,情報機構就沒有預期會以“高可信度評估”來結束這一審查。據幾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員稱,“距離總統的最後期限——8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只有幾週時間,這種觀點並沒有改變。”

今年5月,拜登總統在得知美國情報界擁有大量未經處理的基因數據,可能會對新冠病毒的發展產生新的見解後,下令進行這項情報審查。

不過報導引述熟悉審查的官員的話表示,雖然“不太可能得出與 5 月份截然不同的結論,”但是,“在過去7週內取得了進展”。

報導引述官員的話說,“只要有情報線索可跟進,他們的工作將在審查結束後繼續進行——如有必要,將持續數年。”

可能進行第二次審查

8月6日,CNN報導引述多名知情人士的話說,“這份龐大的信息目錄包含從中國武漢實驗室研究的病毒樣本中提取的基因藍圖”,“政府內外的調查人員一直在尋找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研究的 22,000 個病毒樣本的基因數據。”

CNN報導說,90天時間顯然無法將這麼龐大的原始數據轉化為可用的信息。 “為此,情報機構依靠能源部國家實驗室的超級計算機,該實驗室由 17 家精英政府研究機構組成。”

但報導認為,最大的困難是人手問題,“情報機構不僅需要足夠熟練的政府科學家來解釋複雜的基因測序數據並且擁有適當的安全許可,他們還需要會說普通話,因為信息是用專門的詞彙用中文寫的。”

目前各界對情報界從龐大的病毒樣本的基因數據中究竟能得出什麼結論看法不一。

“熟悉這項工作的消息人士稱,填補缺失的遺傳聯繫不足以明確證明該病毒是起源於武漢實驗室還是自然出現的。” 報導說。

但“官員們仍需要拼湊其他背景線索,以確定大流行的真正起源。” 而這正是“拜登政府一直優先考慮的關鍵拼圖”;“拜登政府90天的情報審查的預期是基於科學而非情報是關鍵,” 報導說。

CNN的報導認為,國會眾院共和黨人在其更新報告中稱 “優勢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是 2019 年從武漢的一個實驗室‘ 意外’ 釋放的——這一斷言遠遠超出了情報界目前對這件事的看法。 ”

在拜登 90 天審查期限結束時,情報界可能無法對大流行的起源進行所謂的具“高可信度”的評估。因此,“可能會在 90 天結束時下令進行第二次審查,” 政府官員告訴 CNN。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