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公眾苦於應對中共假訊息


中國中央政府所在地中南海新華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02 0:00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國武漢,乃至全球爆發以來,中國共產黨當局的虛假訊​息操作受到全世界的關注。連中國的外交盟國伊朗都有官員公開抱怨中國當局的虛假訊​息坑害了全世界,是跟全世界玩了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同時,有觀察家指出,中共當局的虛假訊​息操作是中國公眾難以對付的。

伊朗衛生部發言人:“令人痛苦的惡作劇”

在許多觀察家和研究者看來,虛假信息操作屬於中共的基因,從謀劃奪取政權到1949年武裝奪取中國大陸政權以來直到今天,中共都是靠虛假訊​息操作來進行自我宣傳、攻擊敵手、迷惑公眾,並以此為自己、為其領袖謀利益。

觀察家們說,實際上,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問題上得到國際間普遍注意和譴責的虛假訊​息操作並不是中共的反常做法,而是中共的一貫作風,是中國的持之以恆的運作和生存方式。而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發生以來,中共的假訊​息操作之所以受到全世界的關注,只是因為這種假訊​息操作造成了世界性的大災難。

伊朗衛生部發言人兩次用“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來形容中國當局的虛假訊​息操作,指的就是中共當局一開始就對外謊報疫情問題,使外界無從判斷中國的疫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疫情到底有多麼嚴重,因此無法做出恰當的判斷和決策,導致疫情傳到包括伊朗在內的其他國家時,各國發現中國發布的訊​息是誤導的,因此,各國都只能在黑暗中摸索。

4月14日,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漢普爾在記者會上將中國發布的疫情病例和死亡統計數字稱作“令人痛苦的惡作劇”。他說:“全世界很多人以為這場疫情就像是流感,而且造成的死亡人數比流感更少,這些看法都是基於來自中國的統計數字,現在看來中國在這件事情上跟全世界玩了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賈漢普爾4月5日也用“令人痛苦的惡作劇”來形容他所認為的中國當局發布的有關疫情的虛假訊​息給全世界、給伊朗造成的損害。

一些觀察家認為,伊朗衛生部發言說,在疫情訊​息問題上,中國跟全世界玩了一個令人痛苦的惡作劇,這話是說出了世界各國政府和公眾的心裡話。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新冠病毒疫情統計數字顯示,截至5月15日,全世界有444萬多確診病毒感染者;病毒疫情造成超過30萬人死亡。

其中,中國確診感染者為8.4萬多人,死亡4637人。

中國官方發布的確診病毒感染者和死於疫情的人數數字被普遍認為是不可信的。在疫情最嚴重的武漢,中國當局連究竟有多少人在疫情期間死亡這種訊​息都諱莫如深。有中國網民僅僅是因為傳播了死者家屬到殯儀館排隊領取骨灰盒的照片就受到當局的處罰。

然而,在沒有獨立媒體的中國,在公民記者被不斷抓捕、外國記者採訪處處受阻撓的中國,即使是大致差不多的感染者和死者真確數字也無法得到,外界能得到的只是中共當局提供的顯然是荒唐離譜的數字。以世界公共健康問題研究而著稱的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在報告世界疫情最新動態的時候也只能援引中國官方的這種明顯不靠譜的統計數字。

笑話與黑色幽默

在另外一方面,在中國國內,自從2012年上台以來,中共領袖習近平強調集權,強調政治,即強調全黨(中國共產黨)和全國都要絕對服從他,媒體絕對要聽從他的指令,這種局面導致中國本來就稀少的有廣泛影響力的獨立的聲音近乎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是奉命發言、奉命撒謊的聲音。這種“輿論一律”和輿論誤導在這次疫情中充分地展示出來。

而且,在觀察家看來,這種展示還常常是以笑話和近乎黑色幽默的方式進行。

例如,中共當局在去年12月發現武漢出現原因不明的肺炎疫情之後,對中國公眾進行全方位的封鎖消息,甚至對醫務人員封鎖消息,導致疫情在醫院和社會上迅速傳播。在疫情迅速擴大之際,中共採取了兩手應對策略。一手是繼續封鎖消息,一手是散佈假消息,並為此調遣御用專家散佈假消息。

進入2020年1月,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消息越來越難以封鎖,中共當局加大了封鎖消息和散佈假消息的力度。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派派遣專家組前往武漢。中國官方媒體報導說,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專家組成員王廣發稱,疫情“可防可控”。

過後不久,王廣發被病毒感染的消息傳出,以在公眾看來是以一種高度戲劇性的方式證實了他為官方進行的“可防可控”的宣傳不可信。王廣發作為專家被感染的消息被中國網民視為跟中國某養生專家英年早逝的消息一樣是笑話。在武漢肺炎疫情大爆發導致當局不得不宣布武漢封城之際,王廣發被傳染的消息更是成為中國網民和公眾在焦慮中聊以自我安慰的黑色幽默。

虛假信息操作新模式

隨著疫情的發展,隨著疫情由中國擴散到世界各國,給世界各國造成災難,隨著許多國家出現要求追責中共當局、要求賠償的呼聲,觀察家們注意到中共當局的虛假信息操作的方式和針對性也不斷出現變化。

例如,在世界各國開始集中關注新冠病毒疫情的起源問題之際,中國中央電視台聲言美國一專家說,新冠病毒絕不是首先出現在武漢。但實際上那位美國專家說的是:鑑於武漢肺炎的最初感染者許多跟武漢海鮮市場無關,導致武漢肺炎的新冠病毒絕不是首先出現在武漢海鮮市場。

觀察家們注意到,除了中國官方媒體直接出馬通過這種掐頭去尾、移花接木式的翻譯進行虛假信息操作之外,近幾個星期來,中國國內中共當局控制的互聯網上還大量出現一些似是而非的關於西方國家的消息。例如,在過去的幾天裡,中國網絡上廣泛流傳這樣一則沒有來源交代的假消息:

“朋友老婆是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他本身也是MD(醫學博士),轉述了下他老婆的原話:現在美國新冠控制已經完全失敗了,並且已經放棄了65%的窮人/老人,情況起碼要持續兩三年。由於失業會導致失去醫保,所以失業會導致更多人死亡。”

有研究者指出,這則假消息在中國互聯網上近來大量流行的假消息當中非常典型,其主要特色就是真真假假,把假消息和真消息摻和在一起,讓受眾在接受真消息的同時也接受官方希望他們接受的假消息。

例如,就上面這則虛假消息而言,其中的“由於失業會導致失去醫保,所以失業會導致更多人死亡”是真消息。美國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沒有西方其他發達國家的那種全國全民醫療保險,美國人的醫保主要是來自雇主,因此失業會導致失去醫保,因此失業會導致更多的人死亡,這是實情,也是美國公共衛生專家所不斷提出並呼籲解決的問題。

這個真實的問題也是許多中國人知道的問題。所謂的“現在美國新冠控制已經完全失敗了,並且已經放棄了65%的窮人/老人”則是徹頭徹尾的假消息和謊言。然而,這謊言因為跟真消息摻和在一起,許多人便將謊言和真消息一併接受並相信。

虛假信息的來源問題

在中國南方一大學從事政治科學研究的一位研究者指出,在過去的兩個月裡,中國官方媒體宣揚的主要是美國和西方國家對疫情的應對是多麼失敗,中國在中國共產黨的強有力的領導下應對疫情如何成功。

與此同時,這位要求不要透露姓名的研究者指出,除了這種明顯的宣傳之外,中國網絡上也出現很多真假莫辨、真真假假的消息,就像上面的例子一樣;雖然中國官方有動機釋放這樣的假消息,畢竟這樣的消息有利於給中共臉上貼金,但官方直接放這種假消息的例子還不是那麼多。

這位研究者說,眼下中國四處流傳的有關疫情的假消息來源主要是兩個。一個是自媒體賬戶,主要是中共當局嚴密控制的微信自媒體賬戶,而微信公眾號是一個謠言傳播的平台。還有一個是半官方背景的網站,如以觀察者網為代表的一些鼓吹民族主義的網站;而在眼下這個大眾媒介研究者所稱的後真相時代和互聯網時代,太多的人不在乎真相而在乎信什麼,只是選擇相信自己要相信的東西;這不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各國的問題。

這位研究者說:“中國網民沒有信息核查能力,因此就多是相信他們願意相信的東西。很多網民出於民族主義立場,一看到有消息說美國要完,他們就願意相信這是真的。我個人認為,中共的假消息宣傳應當說還是挺成功的。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網民,我猜想不會超過百分之五。”

中國與各國公眾面臨難題

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的作家盛雪認為,在一黨專制、實行集權獨裁的中國,大眾傳播媒介被中共當全面掌控,這種局面使中國的公眾陷入一種困境。

盛雪說:“現在有了互聯網之後出現了一種新的狀況。本來很多專家、學者、專業人士預測,互聯網會打破中共的新聞封鎖。但我們現在通過這次疫情的爆發看到,情況不是這樣。為什麼呢?一,中共提供了百倍千倍於人們所能應對得了的信息量,人們被它的假信息淹沒了。二,它現在這種信息不是單一的假信息,而是通過非常狡猾的手段把真假信息混合在一起,用百分之十的真的線索來引誘你,然後就是編造的假的東西,而且是合乎邏輯、合乎情理的說法。而一般的人看不到別的,聽不到別的,所以很難不相信當局塞給他們的東西。”

有觀察家指出,中共當局完全壟斷信息不僅使中國公眾陷入困境,也使全世界陷入困境,陷入災難;這就是為什麼伊朗衛生部發言人忍不住數次說中國的虛假信息發布是跟全世界開了一個令人痛苦的玩笑,這也是為什麼力爭發布最準確、最權威的世界疫情報告的擁有世界一流醫學院的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也不得不根據中國當局公佈的惡作劇式的統計數字來報告中國的病毒感染者和死者的數字。

在加拿大的作家盛雪說,假消息的生產者不但包括中共統領下的中國官方媒體,而且也包括在西方的媒體人。她說:“假消息的最終來源當然是中共權力核心的意志。中共是高度集權。你假如不在它的控制範圍之內,或者,你不去屈從於它,不去做它讓你做到事情,你肯定會出局,不管你是什麼行業的。你是媒體也好,你是學者也好,哪怕你是一個私企的老闆也好,都要服從。這裡的問題是,中共有了這樣的一個意誌之後,中國的媒體早就喊出了媒體姓黨的口號。這些媒體會想盡辦法,用儘自己的才華和機敏做假消息,以贏得這個權力核心對他們的賞識。另外,現在是一個互聯網自媒體時代,出現了很多很多自媒體人主動配合中共的撒謊。我們甚至看到很多人在西方民主國家主動給中共輸送所謂的從敵人心臟來的消息,但是假消息。他們非常清楚,中共有這樣的需求,他們就輸送中共需求的假消息來獲取商業利益。”

傳播學研究者和政治科學研究者發現,當一個政權或一個媒體失去公信力的時候,它所傳播的消息、它所進行的宣傳是不會得到公眾的信任的。由於中國當局禁止在中國進行獨立的民意調查,研究者現在難以判定中共政權在應對疫情的問題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失去了公信力,還有多少公眾相信它的宣傳;那些看似相信其宣傳的人究竟是真相信還是出於恐懼或出於利益考慮假裝相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