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從俄羅斯“抄作業”,從“講好中國故事”轉向散佈假信息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2020年4月8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0 0:00

中國“大外宣”以前的目標一直是“講好中國故事”,但是,觀察人士說,自從新冠疫情開始以來,中國越來越像俄羅斯一樣,通過外交官、甚至特工人員,在美國的社交平台上採用製造和散佈有關新冠疫情的半真半假或是純粹的虛假信息的“下三濫手段”,試圖在美國製造恐慌和混亂。

傳播“七分真,三分假,或者八分真,兩分假”的假信息

請看下面的微博:“英國這次終於捨棄特朗普站在中國這一邊了。 英國首相成功脫離ICU中國醫護人員功不可沒。 首相不僅生命得到了救助,頭腦都越發清楚了! 這幾天,英國做了兩件讓特朗普氣得牙癢的事:第一,在世界頂級學術刊物《自然》上,連續3天向中國道歉,承認不應將中國和新冠命名聯繫在一起。第二,承諾向世界衛生組織捐款2億英鎊。

微博還說,“新冠讓首相大徹大悟, 跟著美國和中國唱反調是害人害己!當然讓英國首相心悅誠服不僅是中國的醫術,還有中國不圖所報的為人態度。”

這個名叫“羅爺說法-Law”的微博內容被分享到了一個擁有390名成員的美國華人微信群中,這個群的目的是為美國當地醫院籌措醫療物資的平台。美國之音記者的調查發現,轉發這個微博的人的微信賬戶顯示是在中國武漢設立的。這名群友還在群裡轉發過類似向美國捐贈口罩和醫護用品,“小心'秋後算賬'”等帖子。不過,他有時也會被其他群友斥責為“大外宣”。

《自然》雜誌確實在4月7日以英文社論的方式在其官方網站上發表了題為《停止新冠病毒的污名化》(Stop the coronavirus stigma now)的文章。4月8日和4月9日,同樣的內容也發佈於《自然》雜誌的社交賬號上,包括其官方微信公眾號。

文章中也確實有說:“世衛組織在提出這個命名的時候,委婉地提醒了曾經在新聞報導中錯誤地將新冠病毒與武漢和中國關聯在一起的人和組織,這其中包括了《自然》雜誌。我們當初的做法確實有誤,我們願為此承擔責任並道歉。”

不過,《自然》雜誌道歉的初衷應該是擔心“種族主義和歧視”,以及隨之而來對教育和科研的影響。《自然》雜誌在自己的公眾號上用醒目的黑體字寫道:“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際,令人震驚的種族主義和歧視甚囂塵上, 尤其是針對亞洲人的歧視。教育和科研將為此付出代價。”

英國也確實表示要繼續為世界衛生組織提供款項,英國首相發言人強調說,英國不打算停止提供款項是因為英國認為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衛生應對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英國既沒有表示要跟美國唱反調,或是為中國背書。

英國首相鮑里斯病癒後的確感謝了醫護人員,特別是一名從新西蘭移民來的護士。

像這樣在中國加工後的似是而非,“七分真,三分假,或者八分真,兩分假”的信息在海外華人的社交媒體上並不少見。

不久前,海外華人社交媒體上還充斥著主題為外國新冠病毒“疫情失控”、“華商關門歇業”的假信息活動,甚至出現了疫情假信息的模板。比如,“XX國家疫情失控,我從XX醫院的朋友那裡打聽到,每天無數人問診,但是沒有試劑檢測,只能把患者打發回家。XX老齡人口多,無數患者就死在自己家裡了。” 這裡的XX可以更換成任何國家和城市,土耳其、都柏林等。

不僅是在海外華人圈,中國也加緊在美國其他族裔的社交媒體上的展開(假)信息攻勢。

《紐約時報》4月22日的報導援引美國官員的話說,3月中旬,中國特工人員在數百萬美國人的手機和社交媒體上散播“特朗普政府即將封鎖整個國家”。這些信息在48小時內被廣泛傳播,以至於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通過Twitter發布聲明,稱它們是“假的”。

報導還援引官員的話說,他們不認為中國特工創造了關於封鎖的信息,他們是對現有信息做了放大。他們的工作使得這些信息能夠吸引足夠多的人注意,然後它們就會自行傳播,不需要外國特工做進一步的工作。

從俄羅斯抄作業,在美國社會製造混亂和分裂

《紐約時報》的報導還說,中國這些特工採用了受俄羅斯支持的網絡人員掌握的一些技術,比如建立虛假社交媒體賬戶,把信息推送給易受打動的美國人,這些美國人反過來又不知不覺地幫助傳播了這些信息。

俄羅斯在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选和2018年的國會選舉中都曾利用社交媒體和眾多的假冒角色在美國社會製造混亂和不和。

德國馬歇爾基金爭取民主聯盟的中國分析師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告訴美國之音,從俄羅斯抄作業,在美國和西方傳播半真半假和假信息製造混亂和分裂,超出了西方對中國曾經的認知。

他說:“對中國的傳統看法是,中國正試圖打造負責任的崛起大國的形象,而其塑造觀念和產生影響力的工具主要取決於經濟規模,用授予市場准入或拒絕市場准入來影響輿論。它不需要參與這種具有破壞性和製造混亂的在線誘導行為,並且實際上,也選擇不這樣做,因為這可能會損害負責任的大國形象。”

中國的做法已經引起了美國議員的注意。來自德克薩斯州的聯邦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星期四(4月23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他一個月前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 他已經發信給包括Youtube, 臉書和推特等美國的社交媒體公司,敦促它們控制來自中國的宣傳機器,阻止它在美國散佈虛假信息,企圖在美國製造不和和恐慌。麥考爾說,一定不要讓中國利用這次它自己導致的危機。

不過,馬歇爾基金的施拉德說,了解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人對中國採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其實應該不會感到吃驚,因為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內鬥中,中國共產黨曾毫不猶疑地使用過這樣的抹黑手段。在2019年的香港大遊行以及台灣選舉期間,中國共產黨也已經試驗過這樣的手段。

施拉德認為,中國可能認為這是最有效的轉移疫情方面遭遇的指責的方式。

幾個星期以來, 北京方面開足馬力通過外交渠道、國家媒體和社交媒體散佈有關冠狀病毒的各類大量信息,來轉移在疫情方面遭遇的指責,並且在全世界樹立自己是能力卓越且慷慨大方的問題解決者形象。

這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爆發大流行的第二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出的“可能是美軍將病毒帶到中國”的推文。趙立堅的推文很快被中國十幾個使館的外交賬戶用推特轉發。值得一提的是,趙立堅在推文中轉發的文章來自克里姆林宮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機構(Global Research Canada)。

德國馬歇爾基金爭取民主聯盟研究人員發現,轉發來自俄羅斯和伊朗政府資助的媒體和研究機構的消息也是中國“大外宣”的新做法。

中國人民解放軍也將加入假信息大戰

除了外交部、情報特工人員外,有研究說,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考慮、也可能即將在海外社媒平台建立帳號。

美國防務和安全問題智庫蘭德公司政策分析家莫小龍(Nathan Beauchamp-Mustafaga)4月13日在一場在線討論會上說:“我們認為,中國政府深入社交媒體的下一步可能是人民解放軍自己、可能是(通過)中國國防部,開設推特帳號,作為直接接觸外國受眾的一種手段。”

中國方面的文獻顯示,解放軍正在開發包括在臉書、推特、LINE等平台上進行的下意識信息植入(subliminal messaging),AI換臉(deep fake),公眾情感分析(public sentiment analysis)等技術,可以用來恐嚇和污名化某些政客,以及拉攏普通網民進行大外宣。

分析人士擔心,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介入會讓網民們對信息真偽的辨別變得更加困難。

台灣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解放軍如果加入(推特)的話,問題會比較嚴重,……它會比較知道生產什麼樣的信息,去影響對方的認知,混淆你的想法,因為它們做的那些新聞和內容可能會七分真,三分假, 或者是八分真,兩分假。如果你要針對內容去打假,說它有問題,其實很麻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