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軍界鷹派人物:急統台灣會葬送中國復興大業


美台旗幟。

中國一名退役將軍首次公開承認台灣問題並不只是中國的內政,而是美中關係問題,台灣問題的解決也不取決於中國和台灣雙方,而是取決於美中關係的變化。

台灣問題本質是美中問題

被人稱為中國軍方鷹派代表人物的喬良週一(5月4日)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採訪的時候說:“不管中國怎麼強調台灣問題屬於內政,但本質上仍然是中美問題。所以,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如何解決台獨勢力,而是先解決中美實力對比。”

台灣問題一直是美中之間最棘手的問題。中國方面總是以台灣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政,外國無權干涉的說法應對美國的干預。觀察人士指出,喬良關於台灣問題本質上是美中問題的觀點比較符合實際。中共要解決台灣問題不能無視美國的作用。

這次全球爆發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來,中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網絡上很多人主張,中國應該趁美軍航母感染病毒失去戰鬥力的時候解決台灣問題,實現中國的統一大業。

美國有乾涉的實力

喬良反對這樣的看法。喬良表示,疫情之下,美國手忙腳亂,軍力收縮,“的確貌似出現了我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短暫視窗期”。但是,除非美國因為此疫情就此倒地不起,否則緊抓住一個戰術視窗,還不足以解決日後面對的戰略困境。

喬良認為,困境之一是美軍具有乾預中國解決台灣問題的實力。他判斷,武統台灣開始後,美國不會以武力直接干預,但間接干預是肯定的。按美軍設想,一旦發生台海之戰,美軍應不是直接對陸開戰,而是聯合西方國家封鎖制裁大陸,特別是用其海空優勢,掐斷大陸海上生命線,使大陸製造業所需資源無法輸入,所產商品無法輸出,同時通過紐約、倫敦兩大金融中心,掐斷大陸的資本鏈。

困境之二是,台海一旦開戰,資金會全部撤空,企業也會全部關門。“人員全都失業的孤島,將讓我們注多少資金去重振其經濟,投入多少人力去管理其社會?”

一切要為複興大業讓路

喬良稱這將“是多大的代價,多高的成本?這代價和成本難道不拖累,甚至不拖垮復興大業?”

根據喬良的界定,中國當前處於千年復興,機遇難得,“將強未強,將成未成之際”,此時外部的約束條件很大程度上仍制約中國崛起,何況全球經濟包括中國在內,都還處於美元體系之下。

他認為,“台灣問題並非中國復興大業的全部內容,甚至連主要內容都談不上”,因為複興大業的主要內涵是14億人過幸福生活,一切都必須給這個大業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

喬良是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國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員會副秘書長。他的代表作是與退役軍官王湘穗合著的《超限戰》。這本書講的是不對稱戰爭,不存在戰場與非戰場的區別,比如金融戰、新恐怖戰、生物戰等。2001年美國發生911恐怖襲擊後,這本書受到廣泛重視。

“誰敢阻攔統一台灣!”

至於何時才能解決台灣問題,這位退役將軍說了一段充滿殺氣的話。他說,在不正確時間做正確的事也是錯誤的,在中美角力分出高下之前,就算等到猴年馬月也得等,但絕不是乾等,只要不斷提高和增強中國克服外部約束的實力,一旦美國沒法介入,“收復台灣如探囊取物,遇佛殺佛,見僧殺僧,試看誰敢做絆腳石!?”

喬良告誡那些激進的網友們,只憑信心,不考慮外在條件的主張,“名曰愛國,實為害國。” 面對複雜環境,喬良說:“中國祇能有冷峻的、清醒的、不容置疑的實力,沒有其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