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家: 中國實現在印太的霸權並不容易


“蒙哥馬利號”戰艦(USS Montgomery)訪問菲律賓。(美國海軍2019年6月3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澳大利亞一個智庫星期三(11月27日)說,中國在全球開設的外交館處的數量首次超過美國。報告說,這是中國佈局全球野心的又一證明。不過,有分析人士說,雖然中國在亞洲和全球的國際影響力在增加,但是,中國即使要想實現在印太地區的霸權也不容易,因為美國及其在亞洲的盟友和夥伴都在採取措施“頂回”中國的擴張野心。

中國全球野心再添證據

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院星期三公佈的《2019全球外交指數》報告說,中國目前在全球已經有276個外交館處,比美國外交館處的數量多了三個。

報告的首席作者邦尼·布萊(Bonnie Bley)在推特上說,“中國取代美國擁有全球最大的外交網絡,與此同時,美國的外交進入邊緣期。”

洛伊國際政策研究院分析,這個現象可以解讀為地緣政治實力轉移的前兆。“是中國全球野心的又一次證明”。

但是,分析人士說, 中國即使是要實現在印太地區霸權的野心也很難。星期二(11月26日)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中心的研討會上,來自菲律賓、日本和印度的專家說,美國,包括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和夥伴已經在採取行動,阻擊中國的擴張野心。

美國在印太的力量依然堅固,特朗普政府比奧巴馬政府更可靠

菲律賓政治分析專家理查德·海達里安(Richard Heydarian)說,中國要實現在印太地區的主導地位的道路要比預期的“曲折”。首先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實力依然強大。

他說: “首先,美國的力量以及這個力量在亞洲的持久性以及影響力被低估了。 ……大家都在說,中國已經在赶超,因為中國的GDP是如此之大。但是一個國家的力量不僅指的是你的經濟力量,更是你的'淨力量', 你的生態資源、你的人力資本、你的國民的生活水準、你可以部署的力量、有多少技術供你使用等… …”

海達里安還說,儘管特朗普總統因為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飽受批評,但是,對許多亞洲國家來說,美國現在的可信度在提高。

他說:“對特朗普總統的批評很多,比如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弱化美國在這個地區(印太地區的)的地位等。但是,對台灣和菲律賓等一些直接受到中國的強勢或是侵略性行徑的國家來說,美國現在比奧巴馬政府更可靠。”

他以美軍的“自由航行”行動為例說,特朗普總統時期,美軍的自由航行更有規律化,範圍也更廣。他說,由於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親中的傾向,美菲關係有些緊張,但是,僅2019年,菲律賓和美軍之間的聯合軍事行動超過290項。

特朗普政府上台後,推出“印太戰略”,替代奧巴馬政府的“重返亞洲戰略”,而且也逐漸賦予了其實質性內容。五角大樓在2019年8月的《印太戰略報告》中強調,印太是美軍的“優先戰區”,“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是美國的第一要務。”

日本超越中國成為亞洲基建的最大投資者

“一帶一路”項目通常被視為中國擴大其全球霸權地位的工具。但是, 在亞洲,日本才是亞洲基建的最大投資者。

美國惠譽解決方案6月份的調查數據顯示,日本在東南亞基建競賽中領先,包括基建項目總價值繼續位列東南亞外資之首,達到3670億美元,幾乎是位列第二的中國的1.5倍(中國為2550億美元)。

目前,日本在東南亞11國(東盟10國加上東帝汶)的基建項目共有240個,中國有210個。

另外,中國的基建項目也越來越多地遭到質疑,被視為“債務陷阱”。一些國家,包括馬來西亞在內,甚至就這些項目進行重新談判。

在美中競爭方面,來自日本的哈德森研究所的訪問學者長尾賢(Satoru Nagao)在研討會上說,儘管自2017年以來中日關係有所改善,而且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也將於明年5月訪問日本,但是日本人不信任中國。日本將會繼續追隨美國。

他說: “對日本來說,中國是個威脅,中國不值得信任,中國將會成為失敗者。日本歡迎美國的對華強硬政策,日本追隨美國是正確的。”

他說,日本人認為,美中貿易戰是應對中國崛起的正確途徑。這樣,美國可以讓“中國再次貧窮”。為了不和中國這條船一起沉掉,日本已經減少了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很多日本企業從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僑居中國的日本人口也在減少。

印度加強與美國的軍事聯繫,民眾支持與美國改善關係

印度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會美國項目負責人德魯瓦·伊尚卡爾(Dhruva Jaishankar)在研討會上說,他去過印太地區的很多國家。這些國家對中國的崛起都有擔心,主要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即中國的決策不透明;經濟發展中重商主義、與鄰國的領土爭端以及對在某些方面對國際準則的不尊重。

具體到印度,伊尚卡爾說,中印的分歧也體現在四個方面:邊境爭端、雙邊貿易赤字、區域安全以及全球治理。他說,中國與印度的競爭是結構性的,很難改變。

為了應對中國的崛起,最近幾年印度也採取了措施。2017年以來,印度加強了對印度洋海域的監控、加強了與其他國家,包括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在內的軍事合作,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的經濟融合等。

伊尚卡爾說,印度的這些努力與美國的印太戰略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致的。他說: “我剛才列出的印度出於新的安全和戰略當務之急而採取的努力與美國特朗普政府制定的印太戰略是一致的。”

伊尚卡爾還說,印度人對美國和印度的伙伴關係是持支持態度的。2017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調查顯示,只有9%的印度人不喜歡美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