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多國借疫情封網 中國再次被列侵犯網絡自由最嚴重國家


美國人權活動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佈本年度網絡自由(Freedom on the Net)報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4 0:00

美國人權活動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星期三(10月14日)公佈該機構本年度網絡自由(Freedom on the Net)報告,中國再次被列為65個國家中網絡自由情況最差的國家。

自由之家:中國疫情失控與壓制網絡言論有關

報告稱全球網絡自由情況十年來持續下降,而在2019年6月到2020年5月的評估階段裡,許多國家的政府借新冠疫情擴大網絡監控、數據蒐集、審查批評言論,並用新的科技手段進行社會控制。

報告指出,自新冠疫情蔓延全球後,全球網絡自由度下降呈現三個特點:多國政治領導人以疫情防控為藉口限制公民獲取信息;政府以抗擊疫情為由擴大監控權力,用前所未有的方式部署新科技手段蒐集和分析個人數據;全球互聯網開放度降低,“網絡主權”概念擴展讓多國築起數字壁壘。

負責中國、香港和台灣問題研究的自由之家高級研究分析員莎拉·庫克(Sarah Cook)說,上述三個問題在中國的網絡空間都充分得以體現。

自由之家在去年的報告中就特別提出中國審查部門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禁言、封號的做法產生了寒蟬效應。分析人士指出,新冠病毒蔓延與這樣的審查措施不無關聯。

庫克對美國之音說:“這場疾病大流行傳播如此廣泛的原因之一,實際上與中國共產黨的互聯網控制直接相關,因為這正是我們去年指出的微信用戶被監控和被報復的問題,這個問題就發生在李文亮這樣的醫生身上,他們最初試圖分享這種類似SARS病毒的信息…中國是世界上互聯網自由最嚴重的侵犯者,這與疫情蔓延之間確實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繫。”

庫克:中國早在疫情前就已嚴控網絡言論

自由之家網絡自由報告評估的65個國家中,至少有28個國的政府為了壓制負面的衛生數據、批評性的報導而封鎖網站,或強迫用戶、社交媒體平台和其他網上渠道刪除信息。報告說,有13個國家在疫情期間斷網、20個國家出台或擴大了有關網絡言論審查的法律法規,45個國家出現網民因發表與新冠有關的網上言論被逮捕的情況。

庫克指出,對眾多出現網絡言論自由倒退的國家而言,新冠疫情為政府干預網絡自由起到了催化的作用,但中國在疫情前就已經普遍採取強控措施,新冠疫情中的種種做法只是反應了北京一貫的高壓管制策略——是一種範圍廣泛的對自由的鎮壓。

報告說,這一時期,中國網上受到最嚴格審查的話題包括香港抗議、天安門事件30週年、新疆地區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受關押等。

自由之家的庫克說:“我們甚至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經看到了一些特定策略的擴展,各種背景的中國公民都會被逮捕,而不僅僅是常見的那幾種被懷疑對象——少數民族的,法輪功學員等宗教團體、網上的活動人士等等,例如我們看到黃琦被判了很長的刑期,他只因為辦人權網站就被判了12年——但事實上,真正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因為批評習近平而受到懲罰。我認為最突出的例子是任志強,他剛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他本人也是一名共產黨員,但他在網上發表了一些批評習近平的文章,對習近平不夠尊敬,就被判了重刑。”

手動審查、人工智能監控並用

報告說,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在新冠疫情期間的監控更全面、更嚴厲。報告說,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中國共產黨建立了世界上技術最先進的監控體系,既發展用於社會管控的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高科技,也全面部署低技術含量的人工刪帖部隊。

報告說,中國部署世界上最龐大的監控攝像網絡,無論是網上還是網下,都有能力探測公民的隱私信息。報告提到,自今年1月以來,當局已將現有的監控設備和生物信息檔案庫與新開發的應用程序和新的數據收集相結合。

自由之家說,中國許多科技公司僱傭了更多的人力和審查人員來清除“非法”內容報告,新浪微博、今日頭條和“快手”等主流應用程序僱傭的從事人工審核工作的人員多達數千人。許多公司已經把內容刪除工作外包給“審查工場”-一家名為博彥(Beyondsoft)的公司已經僱傭了8000多名工人。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2019年8月披露,微信已經具備圖像過濾功能,如果用戶試圖躲避文本審查、以圖像發布有敏感內容的文章也會被發現。

自由之家的報告說,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的網絡版一直在提高其人工智能輔助的審查能力,“人民網”的審查服務可能已經成為一項有利可圖的副業——今日頭條已經將其內容審查活動外包給人民網。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人民網負責人預測,在未來三到五年內,中國的內容審查大軍人數將增加到100萬。該報導還說,阿里巴巴和騰訊也已成為內容監管和審查技術領域的行業領導者。

庫克說:“中國政府已經擁有世界上最複雜的多層審查和互聯網控制體系。所以你所看到的很多現像其實都是這一體系的實際運行,以全方位的管控來控制輿論,以防止非官方信息的傳播,甚至是拘捕網絡用戶。”

她補充說:“新冠疫情的不尋常之處是,這一監控體係被用於公共衛生議題。在中國,我們經常看到一些小的公共衛生問題偶爾會被審查。但這次新冠疫情的公共衛生問題上,當局全面運用這些技術。這很不尋常。我們也看到了技術的升級,尤其是在監控方面,比如面部識別方面…(新技術)能夠識別戴口罩的人,還有二維碼、三色碼這些應用程序的出現、傳播和使用,它們確實不能保護隱私。有研究表明,有些程序甚至留有供警方使用的後門。”

在自由之家2020年網絡自由報告中,排名最高的是冰島,其次是愛沙尼亞和加拿大;美國排名第7。這是中國連續6年排名墊底,排在伊朗、敘利亞、越南和古巴之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