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政府嚴查中國風險投資 防止從“後門”獲取敏感技術


中國北京金融區一家投資公司門前的牛雕塑。(2015年7月10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3 0:00

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正在加強審查中國對美國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稍後可能會做出一些懲罰。分析認為,該機構日益成為拜登政府遏制中國科技野心的關鍵工具。

據《華爾街日報》本週報導,CFIUS在過去兩年建立了一個約20人的新執法部門,負責追踪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舊投資交易。該團隊將目光投向了資金可追溯至中國的風險資本投資交易,即使是小額交易。

報導稱,這個小組已經通知了幾十家公司,要求提供與外國投資者交易的信息,預計今年晚些時候將發出更多涉及要求責令公司改變治理結構,甚至要求撤資的處罰。

專家表示,儘管CFIUS審查中國巨額交易美國公司敏感技術的新聞並不罕見,但拜登政府已經將範圍擴展到小型交易,這體現了新任美國政府遏制中國獲取敏感技術的決心。

凱投宏觀首席亞洲經濟學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告訴美國之音:“中國的一些人可能認為,對中國投資進行更嚴格的審查是特朗普貿易戰的一種策略。但這是美國對華姿態更廣泛轉變的一部分,在拜登總統的領導下,這種轉變正在繼續。未來幾年,美國不會是一個歡迎中國投資的市場。”

完善CFIUS職能的計劃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初步成形,特朗普政府正式擴大了這個跨部門機構的權力,在國會通過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的要求下,該部門開始偵察涉及對美國關鍵技術的風險投資,並著眼於來自中國的資金。

在法案的影響下,美國科技企業加大了對中國資金的審查,中國投資者更為謹慎。但由於法律漏洞、對CFIUS審查要求缺乏理解,以及對初創公司的投資可以免除上市公司所需的許多披露,很多交易仍在進行。

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科技政策項目總監劉易斯(James Lewis)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投資者專注於投資小型、尖端的科技初創公司,其中很多交易CFIUS並不知情。這個問題已經存在一段時間,調查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是很有必要的。”

據諮詢公司Horizon Advisory的數據,2020年中國對美國公司的風險投資交易增至約308筆,創下2016年來新高。不過,總金額有所縮水,說明這些交易大多是規模較小的投資,沒有給予中國投資者控制權。

但這些投資仍可能造成問題,因為很多資金通過中介機構而來,掩蓋了其真正來源。事實上,中國政府設置的基金可能會利用美國種子投資者和天使投資者進行投資,以推進中國在科學技術方面的目標。

前美國國土安全部資深顧問、諮詢公司StoneTurn合夥人博伊蘭(Scott Boylan)告訴美國之音:“獲得尖端技術不一定要付出高昂的代價,這就是為什麼你會看到對小型交易和投資的審查。”

拜登政府下的CFIUS

前CFIUS官員、諮詢公司Berkeley Research Group董事總經理布羅德曼(Harry Broadman)表示,CFIUS增加人員主動調查風投對國家安全的影響,他並不感到意外。他稱這反應了該機構的發展更為“成熟”。

布羅德曼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國會早在2018年就直接-而且是以壓倒性的兩黨-發出信號,希望行政部門更加重視CFIUS的職責,立法部門也將密切評估CFIUS的工作情況。”

他預計:“在審查中國對美投資方面,拜登團隊將和其前任一樣強硬,但將更強調美國在這一領域政策的明確性和穩定性。”

從歷史上看,總統更迭會給在美國投資的各方帶來近期的不確定性。新政府通常需要時間與CFIUS建立良好關係,該機構成員也需要時間適應新的領導層。但專家表示,這次的情況恰恰相反,拜登政府被認為對法治有更強的承諾,白宮會更有能力協調跨部門的決策。

拜登在競選期間曾明確表示,他的政府將繼續大力關注與中國在科技等領域的競爭。他還得到了國會的支持,多年來,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為數不多的共識就是採取強有力的政策和立法行動,應對與中國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競爭。

分析還認為,過去幾年推動CFIUS對中資加強審查的並非嚴格意義上的政治因素,而是相當程度上來自美國國家安全界專業團隊對中國構成的近期和長期威脅的共識分析。

華盛頓的科溫頓·柏靈律師事務所(Covington & Burling)近日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寫道:“由於這些觀點並不完全是政治性的,因此不可能隨著新政府的上台而發生重大變化,它們將繼續為CFIUS處理涉華交易提供參考。”

該事務所還指出,除了國家安全之外,涉及侵犯人權問題的中國投資會得到更多審查。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