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批評者指 中共對內對外都展開宣傳游擊戰


中國向外國提供抗疫援助.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即原先人們所說的武漢肺炎疫情藉著中國共產黨當局的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的掩護由武漢擴散全中國,如今禍及全世界,給世界各國包括中國的生命財產造成嚴重威脅和重創。在中共當局宣揚已經在中國控制住了疫情、並力圖通過向其他國家提供援助等方式以修補疫情給中共當局的形象造成的毀壞、展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掌控下的中國大國氣概之際,批評者註意到中共當局正在全力對內對外展開一場宣傳游擊戰。

批評者的宣傳游擊戰是中共當局在進行宣傳的時候常常不像是展示堂堂大國的風範,而像是打游擊,打一槍就跑或躲藏起來,不敢公開堅持自己所宣傳的東西,不敢明確說明自己所要反對或批駁的東西,不敢應對質疑者提出的質疑,反而對質疑進行全力的封殺。

在批評者看來,眼下中共對外進行宣傳游擊戰的例子很多。其中一個國際知名的例子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聲言從武漢傳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肇事病毒是美國軍人傳輸到武漢的。然而,在被外國記者追問這種說法是否是中國政府的正式立場時,中國外交部另一位發言人顧左右而言他,拒絕對這個問題做出明確的回應。這種局面導致一些中國網民驚呼:外交部還有統一領導嗎?外交部發言人到底是哪個說話代表哪?

與此同時,觀察家們指出,中國政府對內宣傳採用游擊戰的戰術也非常明顯,例如,中國網民抱怨說,先前中共當局大力宣傳自己十分關心在海外的中國人和華人的安危,願意盡力給他們提供援助,並表示願意在疫情危機期間派遣包機把他們接回中國,但現在中共當局則大力宣傳所謂的防止疫情從國外輸入,防堵從海外歸來的中國人、華人,理由是他們帶病回國會導致疫情從外國輸入,擠占中國的醫療資源。

這些抱怨的網民問:為什麼政府要如此出爾反爾?為什麼中共當局可以如此驚人地闊氣,動輒把上千億美元拋撒給外國,現在又向外國提供抗疫援助,卻不肯用少得多的資源來救助歸國的國人,救助華人,為什麼要惡狠狠地對歸來的國人和華人說治療病毒引起的疾病的一切費用必須自理?為什麼許多其他國家可以為在其國家的中國人、華人提供醫療援助或治療?


中共當局截至目前對中國網民的這種抱怨和質問採取游擊戰策略,不回應、不承認、不評論、不反駁。

近幾天來,中共當局的批評者又注意到當局的宣傳游擊戰的一連串新操作,其中一個是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秘魯/西班牙作家略薩的書在中國下架,中國駐秘魯大使館還針對略薩所謂的【不當涉華言論】發表正式聲明予以譴責;另一個是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宣傳說,“美籍華裔演奏家蔣逸文發表涉疫情不當言論,解聘!”

然而,中國公眾看到中國駐秘魯大使館的聲明說,略薩在西班牙《國家報》上發表的「文章中 ‘病毒來自中國’,這一表述很不准確」,但他們不明白,中國政府為什麼要為一個作家的「不准確」的病毒來源表述如此在意呢?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國一度長時間被稱作武漢肺炎,中國直到今天也有許多官方的專家、研究者、官方媒體普遍認為病毒來自武漢一個海鮮市場,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如此在意略薩所說的「‘病毒來自中國」這一表述呢?

同時也有中國線民好奇,除了「病毒來自中國」這一所謂的很不准確的表述之外,略薩還在他的文章中有什麼中國駐秘魯大使館所說的「不負責任、充滿偏見的惡劣言論」呢?

然而,這些好奇的線民查遍中國官方媒體卻得不到答案。

其他線民則通過非官方管道發現,官方媒體所報導的中國駐秘魯大使館譴責略薩的聲明其實是聲東擊西、顧左右而言他,完全回避了略薩讓中共當局惱火的主要言說,這就是,「似乎沒有人警告過,如果中國是一個自由和民主的國家, 而不是極權的國家,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 至少有一個,或者是多個優秀的醫生提早發現了病毒的存在。 政府不但沒有採取措施,而且還試圖隱藏消息,並強行要求這些理性的聲音噤聲,並且就像其他獨裁國家一樣,阻止疫情消息傳播。 」

在另外一方面,美籍華裔演奏家蔣逸文究竟發表了什麼「涉疫情不當言論」受到了中國官方所認為的正當譴責和懲罰,這個問題截至目前在中國官方媒體中還是一個不解之謎。

有人說,令蔣逸文遭受無妄之災的是他在微信朋友圈當中的一句話,「據說牆內的(豬)們看不了」,但許多線民納悶為什麼中國官方要在意一個美籍華人在朋友圈中說的這樣一句話? 這句話怎麼就是「涉疫情不當言論」了呢? 另外,蔣逸文所說的牆是怎麼回事? 他以網狀圖畫表示的(豬)跟疫情是什麼關係? 跟中國是什麼關係? 中共及其支援者為什麼要為此惱火? 為什麼要把自己設定為豬?

在觀察家們看來,中共當局及其宣傳部門在這些問題上又是跟中國公眾和線民打遊擊戰,不肯做出說明。

在加拿大的作家盛雪認為,中共在秘魯/西班牙作家略薩和美籍華人小提琴演奏家蔣逸文問題上的這種以打遊擊的方式進行宣傳的做法展示出了中共的一種奇特的心理分裂狀態,這就是,一方面中共這些年來靠搜刮民脂民膏變得財大氣粗,在國內國際動輒耍橫,另一方面又對自己的合法性十分心虛,因此總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動輒對本來是稀鬆平常的言論也要上綱上線,大加討伐。

盛雪說,「所以,中共針對一個政府,針對一個機構,哪怕針對一個個人都可以用類似的方法。 所以說,我們所看到的這兩個例子只不過是中共現在在意識形態霸淩的做法上是愈加肆無忌憚,沒有任何的底線。 事實上,中共在這條路上已經走到了沒有回頭餘地的境界,只能是今後以更加蠻橫、無理、狂躁的態度應對外界。 」

在過去的兩天裡,中共當局在對內對外的宣傳遊擊戰又有了新發展,這就是中國的國家監委調查組發佈「李文亮有關情況調查通報」。

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 他2019年12月底在他的醫生同事朋友圈中轉發武漢肺炎的消息,隨後李文亮和他的七個醫生同事被武漢公安機關訓誡。 李文亮等8人因所謂傳播疫情謠言被訓誡的消息在中國中央電視臺被反復播放十幾次,中國醫務人員從此人人自危,無人敢談疫情。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展開疫情可防可控、未見明顯的人傳人之類的誤導性宣傳。 成千上萬的人在中共的資訊封鎖和誤導性宣傳營造的虛假安全感中染上病毒,導致疫情在武漢大爆發,並最終擴散全中國,蔓延全世界。

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略薩在內的中國國內外觀察家普遍認為,中共的資訊封鎖和誤導性宣傳是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並禍及全世界的罪魁禍首。

李文亮後來死于官方所說的謠言疫情。 李文亮之死引起中國公眾的強烈悲憤。 許多人強烈譴責中共當局封鎖消息害死了李文亮,害死了至少3000多中國人,禍害了全中國和全世界。 顯然是為了平息眾怒,中共當局在李文亮死後宣佈調查李文亮被訓誡之事。

在經過40多天的調查之後,國家監委調查組發佈調查情況通報,通報給出的調查組結論和建議是,「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式不規範,調查組已建議湖北省武漢市監察機關對此事進行監督糾正, 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及時向社會公佈處理結果。

隨後,武漢武昌區公安分局鐘南街中南路派出所對其一個副所長和一個民警費別給予了行政記過和行政警告處分。

中國線民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最高當局這種明顯是向下推諉責任的做法提出了質疑。 他們指出,訓誡李文亮的消息被中國中央電視臺反復播放了十幾次,八個人的消息可以得到中央電視臺如此這般的高度重視非尋常,難道武漢一個小小的派出所及其副所長有這麼大的能量可以如此調遣和指揮習近平所掌控的中央電視臺嗎?

在觀察家們看來,面對對中國線民的這種質疑,中共當局再度以逃跑和隱身的遊擊戰方式應對,不承認,不回應。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