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網絡觀察 - 地攤與虛無


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在香港接受采訪時談港版國安法。 (2020年5月29日)
中國網絡觀察 - 地攤與虛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9 0:00

一些觀察家們認為,中國共產黨當局的網絡言論審查之深度和廣度絕對史無前例。但在今年6月4日這一天到來之際,中共的網絡言論審查達到了內行的觀察家和對審查習以為常的中國網民沒有想到的新水平。與此同時,在中國經濟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深陷困境之際,中共當局鼓吹全民擺地攤解決就業方便民生同時發大財。但中國網民拒絕相信這種中共宣傳。

“今天”一詞也犯禁

6月4日是中共出動野戰軍在北京鎮壓要民主反腐敗的和平抗議者(外界通稱天安門屠殺)31週年紀念日。每年這個紀念日都是中共當局的超敏感的日子。這種超敏感的主要表現是各地軍警加強警戒和網絡輿論管制當局加強刪帖、禁言和封號。

在今年的六四紀念日到來之際,中共當局的網絡輿論管制在觀察家們看來似乎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甚至是匪夷所思的水平。一個網民報告說:

——僅在午夜說了一句,六個字:過了零點了啊…現在喜提禁言七天!連上標點符號一個字折合一天!

還有許多網民發現,在6月4日這一天,“今天”也成為禁忌詞,網絡貼包含“今天”這個詞就發不出去。這種奇景導致網民發出黑色幽默式的調侃:

——預計到了明天,“昨天”也就不行了

——從來不曾存在的一天又降臨了。

在六四紀念日到來之際,中國官方媒體整齊一致地對這個特殊的日子保持沉默。有中國網民貼出中國現代作家魯迅當年紀念被北京軍政府殺害的學生的文章片段以示紀念: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魯迅《記念劉和珍君》

在這個魯迅文章片段之下,中國網民獲得了一個新發現,這就是,“加速”一詞已經成為禁忌詞,凡是含有這個詞的回應統統被迅速刪除。

有一位網民甚至接到了一個社交媒體就刪除他的含有“加速”一詞的帖子的通知警告:“你發布的...回复已被移除,系統已將原文發往你綁定的郵箱地址(如無綁定郵箱則無法發送)。原因: 含有違反相關法律法規或管理規定的內容如你的發言近期多次被網站管理員刪除,你的帳號可能會受到禁言或封禁處罰。”

現在外界還不清楚“加速”一詞在中國究竟違反了什麼相關法律法規或管理規定,而中國的互聯網管制當局從來不回答這樣的問題。但觀察家們猜想,中共網管當局現在之所以將“加速”一詞列為禁忌詞是因為近來有關中共領袖習近平對內對外倒行逆施,在他主導的中共當局釀成世界級的疫情災禍之際,他不管人民死活不給人民紓困卻繼續對外大撒幣,同時與世界各國為敵,好似在加速中共政權的滅亡。

許多中國人抱怨說,中共當局肆無忌憚地刪帖行為十分清楚地展示了中國政治如何不透明,如何黑箱作業。

但對中國網絡輿論管控很有研究的美國哈佛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加里·金的看法截然相反。金教授的說法是,中國國管控其人民言論的規模之大是人類文明史上史無前例的,同時中國最高當局的內心活動狀態對公眾和研究者的暴露也是史無前例的,因為公眾和研究者可以通過當局的禁忌詞來精準及時甚至實時掌握其內心動向,這本來最高級的諜報人員都難以做到的事。

擺地攤的神話

中國經濟目前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陷入重重困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去年12月在中國武漢出現,但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封鎖信息,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因不知情而染病;在疫情掩蓋不住之後,中共當局對內採取死守嚴防的極端化隔離措施,但准許疫區的人可以自由出國,導致疫情大範圍擴散到歐洲和美國。

歐美髮達國家因疫情而經濟陷入困境,導致訂單大大減少甚至消失。這一局面又導致聲言控制了疫情的中國的千百萬打工族不能複工,因為生產廠家沒有訂單,工人無工可複。觀察家和批評者紛紛指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動輒對外大撒幣展示財大氣粗,但對中國人卻十分吝嗇。在世界大國當中,中國當局對中國人和中國中小企業的紓困措施最為吝嗇。

面對中國上億人失業,中國當局重新提倡在過去的10多年裡動用殘暴手段予以堅決打擊和取締的地攤經濟,並發動宣傳運動盛讚擺地攤是多麼利國利民利個人,有人如何靠擺地攤而發大財,買上了價格昂貴的進口轎車。

中國海南省甚至出台正式規定稱:“允許在居民居住集中區附近開闢臨時佔道攤點攤區,引導自產自銷農戶、流動商販規範經營;允許快遞企業臨時佔道派送,保障市民基本生活用品供應。有條件的地方可設置佔道夜市,營造市井場景。”

一位中國網民對中共當局突然大力提倡發展地攤經濟評論道:“敵視歐洲敵視美洲敵視日本,全民炒股全民創業全民擺攤。”

這位網民所說的“敵視歐洲敵視美洲敵視日本”明顯是指中共習近平當局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起源和大擴散問題上跟歐美和日本陷入爭執。歐美和日本認為中共實行信息封鎖和謊報疫情,導致本來應當只是一個地方健康危機的疫情變成世界性大災難,導致勸酒經濟受重創,而中共當局則堅持聲言自己毫無過錯,其他國家的疫情都是它們咎由自取,而且疫情最可能是首先出現在意大利或美國。

網民的地攤評論

在中共當局大聲為地攤經濟叫好之際,許多中國網民表達了他們的疑惑,對當局的經濟政策出爾反爾進行了抨擊,並對官方有關擺地攤發財的宣傳表示難以置信和嘲笑:

——激活經濟,大基建不夠,擺攤來湊。也是黔驢了,擺攤真月入三萬,那置在商場裡租櫃檯於何地,也出來擺嗎?

——北京不准擺攤也就前兩年的事。

——把所有的水源都堵上,然後在一潭死水里扑騰點水花,這就是窪地對於“激活”的概念。

(注:窪地,中國網民用語,指中國,意思是水深火熱的地方。)

——為什麼要鼓勵支持擺地攤?目前失業人員太多了,沒辦法解決就業問題,大家只能靠自己了。

——我就覺得奇怪,擺地攤既然對民生這麼至關重要,當初又是什麼敵對勢力禁止或破壞的吶?

——當年(上海)的華亭路市場怎麼來的?是回滬知青生計無著,擺攤擺出來的。有關部門為了解決就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後來經濟發展了,官老爺嫌地攤經濟太low,有礙市容,不能往臉上貼金,整治又整治。這會兒不景氣了,又鼓吹後浪擺地攤了。嗯,你是想遠離zz(政治),但抱歉,zz一刻都沒放過你。

——前年,北京把胡同里的許多小門臉小商舖都給關了,許多樓房第一層的底商也關了不少,理由是禁止“開牆鑿洞”,“擾民”等等,全都重新砌起牆。其實關閉的這些,有不少為附近居民提供購物、飲食、生活的方便,其中也包括不少特色小店,如果小酒吧,小咖啡店等。這裡提供了很多的就業機會。現在又鼓勵擺小攤,之前少關點店,現在就能解決不少人失業。

——好友七七昨晚回家跟她家漢子商量週末去擺攤的事情,說現在城管不管擺攤的事情了。七七今早就來轉述她家漢子的話:你們被城管騙了!現在哄著你們出去擺攤,等你們都出去擺攤了,要將你們一網打盡,收罰款...嘖嘖,這還能擺攤嗎?

——我只說一個名字:夏俊峰

(注:夏俊峰原先是中國東北城市瀋陽的是一個街頭擺攤的小販,2009年5月16日,他在擺攤的時候遭遇政府市場管理人員的致命性追打,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用隨身帶的切商品的刀將兩名城管人員刺死。儘管中國公眾對夏俊峰表達了強烈的同情和支持,中共當局還是將他判處死刑,並在2013年9月25日執行死刑。夏俊峰家屬沒有得到他的遺體,只是得到他的骨灰。許多人認為,夏俊峰被執行死刑之後,他的內臟器官被中國公安機關高價出售,使公安機關獲得額外的收入。)

地攤話題的幽默與嚴肅

在公民沒有渠道對政府政策進行公開和持續的批評的中國,許多中國公民轉而以幽默段子的方式對中共當局及其政府提出批評。

在中共當局大力鼓吹地攤經濟是解決中國嚴重經濟危機的靈丹妙藥、普通中國人可以通過擺地攤發財致富之際,中國網路上進入出現一則視頻,視頻中的人說:他靠擺地攤發了財,買了兩套房子,還曾經在天安門附近擺攤;跟大家說這些不是要炫富,而是要告訴大家,吹牛不是罪,而且不交稅。

在這位網民的視頻給許多中國網民帶來娛樂之際,一位中國網民對這種娛樂表示了強烈的不滿:

——非常生氣的事:就是什麼都能被段子化,擺攤也好,取消計劃生育也好,本來笑話是為了諷刺,現在就幾乎變成了娛樂的材料。我還記得一月一個拾荒老人苦苦哀求城管不要沒收他的車的視頻呢。然後現在城管給人打電話叫人來擺攤,對方就百般質疑我不相信除非你站在那個地方我看著。就一點都不好笑,聽著就太痛苦了,就是自上而下的玩弄。這裡的語言早就不是語言本來的作用,而是無形的夾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