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人士:緬甸政變後中國試圖兩邊通吃


資料照片:在緬甸仰光舉行的反對中國的示威活動中,反政變抗議者舉著一面中國國旗,準備將其焚燒。(2021年4月5日)
分析人士:緬甸政變後中國試圖兩邊通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5 0:00

分析人士說,中國最近邀請緬甸被趕下台的民主派政黨參加地區峰會,是中國外交政策中老一套的做法,目的是重新打造它在緬甸受損的形象,並幫助保護中國在緬甸的經濟和戰略利益。

儘管北京與2月1日奪取政權的軍政府建立了日益密切的關係,但中國共產黨公開歡迎被趕下台的全國民主聯盟(NLD)參加9月9日舉行的南亞和東南亞政黨視頻峰會。

華盛頓研究機構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說:“中國需要應對公眾輿論方面的憤怒情緒,與全民聯接觸,並表明中國仍然記得而且仍然保持與全民聯的關係,其目的就是朝這個方向發展。”

止損

在緬甸的大部分地區,尤其是佔人口多數的緬族腹地,全民聯受到愛戴的程度幾乎與軍方受到憎惡的程度一樣。

在民主派領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的領導下,該黨在2015年的選舉中上台,結束了數十年的軍方絕對統治。全國民主聯盟在2020年的選舉中獲得了第二次壓倒性的勝利,之後將軍們奪取了政權,並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聲稱全民聯選舉舞弊。中國對緬甸軍政府的支持——它把這次政變只稱為“對現政府進行大規模改組”並淡化了聯合國安理會譴責政變的決議—— 激怒了緬甸民主力量,他們把大部分怒火都發洩在了這個巨鄰身上。中國人擁有的工廠被放焚毀。中國產品遭到抵制。社交媒體上的帖子建議炸毀中國在緬甸各地舖設的輸油管道,鋪設這些管道是為了把從中東進口的至關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氣輸送到緬甸內陸省份。

隨著昂山素姬​和其他數十名全國民主聯盟議員被拘留,其餘的議員隱匿起來,孫韻說,中國與全民聯保持聯繫並不是為了預防新政權崩潰而留後手。

她說:“此時此刻,我要說的是,中國確信軍政府已經成功了。”

孫韻強調,中國一直通過共產黨而不是外交部與全國民主聯盟進行接觸,使用北京的“三軌外交”中的老路,即分別在政黨、國家和軍隊之間保持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這是黨與黨之間的平台。它不代表國與國之間的承認,或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這是一條完全不同的軌道,”孫韻說。

不過,她說,中國希望至少通過保持政黨關係,向緬甸人民表明,它沒有忘記他們,並保留在緬甸再次爆發反對中國的情緒時呼籲全民聯來為其辯護的選項。在政變發生的前幾年裡,中國和全民聯領導的政府建立了相當友好的關係。

“這些槓桿、作用力以及通過全民聯施加影響的渠道對中國仍然非常重要。我不認為中國現在會使用它,但保持關係總是比不保持關係好,”孫說。

兩面遊戲

美國另一家智庫威爾遜中心的亞洲分析師盧卡斯·邁耶斯(Lucas Myers)說,中國長期以來一直在緬甸玩這種“兩面遊戲”。

例如,中國出售的武器一直既武裝緬甸軍方,也武裝一些少數民族反叛組織。幾十年來,緬甸軍方一直在中國邊境一帶與這些少數民族反叛組織交戰。這讓北京在這場衝突中獲得一些影響力。

邁耶斯最近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的一篇特邀專欄文章中說,中國最近與緬甸軍方和全國民主聯盟的兩面遊戲,如果最終把雙方都激怒,可能會適得其反。另一方面,他補充說,如果這有助於讓雙方都在自己這邊,“中國可以看到自己的影響力得以擴大,利益得以推進。”

緬甸問題分析人士、國際危機組織的高級顧問理查德·霍爾西(Richard Horsey)對美國之音說,全國民主聯盟也給中國提供了一個與民主派宣布成立的“民族團結政府”(NUG)建立聯繫的有用的背後通道。

民族團結政府把被趕下台的議員、少數民族團體和其他反對派人士聚集在一起,在暗處運作,並聲稱自己才是緬甸真正的政府,直接挑戰軍政府。與全國民主聯盟不同的是,軍政府已經把民族團結政府定為一個恐怖組織並宣布取締。

“就中國與民族團結政府的接觸而言,鑑於民族團結政府中有很多全民聯盟的人,我認為它是把它置於與全民聯接觸的框架內,” 霍爾西說。“這給了他們一些繼續接觸的餘地,然後故作一臉嚴肅地對軍政權說:'嗯,我們只是跟全民聯接觸,就像我們一直在做的那樣,這有什麼錯嗎?他們不是仍然合法嗎?'”

全國民主聯盟目前是合法的,但合法身份能夠維持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被緬甸軍政府欽點出任選舉委員會主席的前將軍登梭(Thein Soe)已經建議以“舞弊”為由解散全國民主聯盟。全民聯和國際選舉觀察人士都反駁了舞弊的說法。許多人認為,通過對全民聯的領導人進行審判,軍政府正在為取締該政黨奠定基礎。

資料照片:佤邦聯合軍領袖鮑有祥(左)和中國外交部特使孫國祥(中)在緬甸佤邦觀看慶祝與緬甸軍隊簽署和平協議30週年的閱兵式。(2019年4月17日)

霍爾西說,到那個時候,中國將發現,與全國民主聯盟以及民族團結政府保持聯繫會變得更加尷尬了。

他說,消息人士告訴他,中國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孫國祥在8月訪問緬甸時,“相當努力地”敦促軍政府不要解散全民聯。當地新聞媒體《伊洛瓦底》(Irrawaddy)上個月也援引知情人士的話報導了來自中國的類似呼籲。

不過,霍爾西並不確定中國能如願以償。

他說,儘管中國在資金、武器和外交掩護方面對軍政府很重要,但對軍政府來說,讓全國民主聯盟不參與軍政府承諾在2023年舉行的選舉可能更為重要。

他說:“該政權的路線圖的一個核心部分是在兩年內舉行全民聯和昂山素季都不能參加的新選舉。所以我認為,該政權仍然很有可能在某個時候採取行動,解散全民聯。”

他補充說:“它(緬甸軍政權)可能會在一些邊緣問題上受到影響,但不會是這種情況,也就是:中國可以轉身讓該政權做這個或做那個,而該政權覺得自己只能照辦。”

據《伊洛瓦底報》報導,孫國祥在訪問期間向將軍們提出來要會晤昂山素季,但將軍們拒絕了他的要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