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外資新法或不足以消除美國疑慮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剛閉幕的兩會記者會上說,要落實外商投資法。(2019年3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8 0:00

華盛頓 - 中國人大通過新的外國投資法後,美國商界表示謹慎歡迎。在美中為緩解貿易爭端進行緊張關鍵的談判之際,這部擱置多年的法案得以快速通過,但批評者認為該法尚不足以消除美方的疑慮。

外國投資法在中國人大會議上儀式性地經過表決通過。該法將於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代表美國商業團體對該法案的通過表示歡迎。在美聯社的一篇報導中,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副主席歐玉琳(Erin Ennis)稱中國通過該法是“樹立信心的舉措之一。”

美中雙方正在為達成一個貿易協議緊張談判。儘管中國提出願意通過大量購買美國產品減小兩國間的貿易不平衡。但美方強調的結構性改革和協議實施等仍是達成協議的主要障礙。

中國對外商在華投資設限是美中貿易談判中的一個主要問題。在中國的一些產業領域,外商必須以和中資企業合資形式進行投資,並且往往要求以提供技術轉讓作為合資條件。儘管有眾多外資企業抱怨,也有大量的證據,但中國政府一直否認強迫外國企業轉讓技術。

特朗普政府依據1974年貿易法中的第301條款對中國在貿易上的行為進行調查。調查結論中包括中國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和知識產權竊取等行為,並因此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進口自中國的產品徵收10%到25%的關稅。特朗普要求中國在他設定的時間內改變其貿易行為,否則將會對其中2千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現行的10%升高到25%。

中國正面臨經濟增長急劇減速,貿易爭端給當局帶來更大壓力。中國政府在這個時候迅速通過外國投資法,並在最後一刻加入美方關切的一些具體問題相關的條款,顯然是希望此舉有助於雙方達成協議,消除針對中國輸美產品的關稅。

新的外國投資法中,包括了一些外商長期抱怨的具體問題相關的條款,包括禁止強迫外國企業轉讓技術,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以及擴大外商在華獨資經營領域等。

美中貿易談判涉及的華盛頓智庫加圖研究所貿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蒙·萊斯特(Simon Lester)說,中國通過外國投資立法是一種讓步姿態。他說:“中國可以顯示其嚴肅看待並有意解決美方要求的一個方式就是通過這個新法,改進現有法規,嘗試以一些讓步滿足美方要求。”

萊斯特將中國對外國投資立法視作一個好的跡象,但並不足以解決問題。他說:“它算是走出的第一步。還要看怎樣實施。我認為許多條款是模糊的,而且也不知道如何執行。”

奧斯汀·羅威(Austin Lowe)在華盛頓從事美中關係方面的諮詢分析工作。他在法律網站Lawfare上發表的博文批評中國通過快速立法應付美方關切的做法是失敗之舉。

許多分析指出該法存在條文模糊的問題。羅威認為這些模糊的條款會對美國長期國家安全造成影響。

該法中有針對外國禁止和限制中國投資進行對等報復的條款。羅威說,這會讓人擔心,中國會以海外投資遇阻對外國公司進行報復,即便其報復並非基於合理的安全方面的擔憂。

羅威還提及該法中有關國家安全的模糊性文字會給當局干預更大範圍投資活動鬆綁。

除了外國投資法涉及的問題,美國還要求中國停止對國有企業以及在新技術領域的龍頭企業進行補貼。

目前仍不清楚雙方在多大程度上接近達成一個協議。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本週早些時候在國會作證時對參議員們說,雙方“仍然有很重要的問題需要解決。”

萊特希澤強調協議執行條款需要允許美國在中國未遵守承諾的情況下,對中國施以關稅或其他形式的製裁。雙方在執行協議方面仍有很大分歧。

美國商界雖然在特朗普政府的關稅手段有爭議,但總體上支持就結構性改革向中國施壓。

美國商會中國中心主管王杰(Jeremie Waterman)星期五對媒體說:“我們希望看到系統性的問題,例如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用、補貼、數字貿易和數據流等,我們希望這些問題得以解決。 ”

分析認為,特朗普同樣面臨來自國內的壓力,因此他和習近平都表現出儘早達成協議的意願。

王杰說,他對美中接近達成協議謹慎樂觀。他說:“他們顯然已經削掉了一些顯著問題。”

不過,一些商業利益團體也公開呼籲特朗普,不應貪快而達成一個模糊的協議,致使中國不公平競爭導致的問題無法得以解決。

星期五,中國人大表決通過外國投資法後,中國總理李克強在新聞發布會上對中美關係做了樂觀評價。他說,雖然兩國在貿易和安全方面還有摩擦,但要人為地把兩大經濟體隔開是不現實的。他希望雙方貿易談判會有成果。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