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核武庫將大幅增加 中國急速核擴軍意圖何在?


東風-41洲際戰略核導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的中國國慶閱兵式展示。(路透社2019年10月1日)
核武庫將大幅增加 中國急速核擴軍意圖何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7 0:00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議員最近聯名敦促拜登總統制定新戰略應對中國的核武擴張。專家指出,中國不僅大量擴充核彈頭,還迅速發展能攜帶核彈頭的洲際導彈和發射導彈的轟炸機,目標直指太平洋美軍基地和美國大陸,北京的意圖或已從其聲稱的“維持最低限度核威懾”升級到核武競爭。

中國核武未來十年翻一番,矛頭直指美國大陸

6月7日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邁克·羅傑斯(Mike Rogers)、外交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以及情報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德溫·努涅斯(Devin Nunes)聯名致信,呼籲拜登總統制定新戰略,應對中國的高速核擴軍。他們認為中國的核武擴張遠比五角大樓的報告評估更嚴峻,信中援引戰略司令部司令查爾斯·裡查德海軍上將最近的證詞,“中國核武儲備預計在今後十年預計至少會增加一倍,甚至二倍或三倍”。

信中寫道:“到2030 年,中國部署的核威懾力量規模可能會達到約1000 枚彈頭。中國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與美國達到核均勢。”

6月14日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發表2021年年鑑表示,中國在擴充其核武庫,並使之進一步現代化。

依據年鑑公佈的數據,中國的核彈頭從2020年的320枚增加到了今年的350枚。俄羅斯仍然第一,擁有6255枚,美國第二,有5550枚。美俄兩國今年都減少了它們的核武庫。

去年9月,五角大樓對中國軍力的評估報告認為,在接下來的十年中,隨著中國核力量的擴張和現代化,中國的核彈頭庫存預計將至少增加一倍。

此外,五角大樓的報告認為,未來五年內中國核武可能直接威脅美國,因為“中國的目標是在陸基洲際彈道導彈上部署近200 枚彈頭。” 報告估計,最有可能攜帶這種低當量核彈頭是東風-26中程彈道導彈, 這些導彈對亞洲地區的陸上重要目標或太平洋海上大中型艦船具有精確的遠程打擊能力。而中國正在不斷擴大東風-26的導彈庫存。

這無疑進一步加劇了西太平洋不斷惡化的軍事形勢。而北京正在發展的新核戰略部署又讓形勢雪上加霜。報告指出中國正在建立陸地、空中和海上的“核三位一體,”,即洲際彈道導彈、攜帶能夠發射導彈的轟炸機和核潛艇。

因此,眾議院共和黨高層在公開信中表示,“中國的彈道導彈武庫比過去更有生存能力、更多樣化、更警覺,包括旨在管理地區升級和確保洲際二次打擊能力的核導彈系統。”

美國科學家聯合會核信息​項目主任漢斯•克里斯滕森最近在美國國會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的一場聽證會上指出,中國洲際彈道導彈的數量從2000 年的大約35 枚(其中20 枚幾乎可以到達美國大陸的所有地區)增加到今天的100 多枚(其中幾乎所有導彈都可到達部分或幾乎所有美國大陸)。到2025 年,能夠到達美國的中國洲際彈道導彈的彈頭數量預計將增加到200 枚。

北京意圖:從“最低核威懾”到升級核競賽

克里斯滕森在國會的證詞裡,還對中國宣稱的“最低限度核威懾力量”提出質疑。他說,“所有擁有核武器的國家都聲稱他們只有防御所需的最低數量的核武器。但作為一個多年來一直聲稱其小武器庫構成最低限度威懾力的國家,中國顯然應該解釋一下,一個不斷擴大的武器庫如何也是最低威懾力量。”

對於中國迅速發展和集結核武器,專家看法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種。

第一種認為,中國即使在十年內將核彈頭數量翻一番,仍遠不及美國,所以北京仍將保持其長期的“不首先使用”政策。

哈德遜研究所亞太安全項目主席,高級研究員克羅寧(Patrick M. Cronin) (照片提供:克羅寧)
哈德遜研究所亞太安全項目主席,高級研究員克羅寧(Patrick M. Cronin) (照片提供:克羅寧)

哈德遜研究所亞太安全項目主席,高級研究員克羅寧(Patrick M. Cronin) 就表示,“從冷戰歷史上看,核武器的核危險比我們公開知道的要大得多。與此同時,北京和華盛頓的領導人是理性的,對不可預見的突發事件的籌備不會讓我們陷入使用這些武器的境地。”

但克羅寧表示,這種觀點直接指向一個明顯的問題,即,中國為什麼需要進行無意義的核武擴張。

因此第二種觀點提出了中國核武現代化的戰略意義。美國科學家聯合會的克里斯滕森或許代表了這種觀點。

他認為在美中關係的不穩定性不斷加劇的時代,中國感覺更容易受到突襲,並決定建造新的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東風-26,以及重新啟動核轟炸機任務。這表明中國“正在開發一種預警能力,允許固體燃料導彈在發射井被摧毀之前(向美國的目標)發射。”也就是俗話說的,“我死你也別想活。”

這種考量顯然加劇了對國際核穩定性的破壞,並導向第三種解釋-核軍事競賽。

去年9月五角大樓的報告指出,北京已將核力量置於超越最低核威懾的道路上,“中國很可能打算在本世紀中葉建立一支與美國相當或在某些情況下優於美國的軍隊。 ”

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提出反駁,稱該報告“罔顧事實,充滿偏見。。。蓄意歪曲中國的戰略意圖”,她並強調“中國始終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

不過,克羅寧認為,台灣海峽局勢可能是美中核競爭升級的導火索。他對美國之音表示,最近美國國會裡不斷討論台灣議題,“即便你認為台海局勢不會升級到核戰爭,這種擔憂正在驅動有關美國軍事現代化的討論”。

2005年中國解放軍高層朱成虎曾提出,如果美國軍事干預台海衝突,中國應該對美國使用核武,而中國核威懾將讓美國“更擔心洛杉磯而不是台灣。”

對策:保持美國核威懾地位,推動中國核發展透明度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美國海洋力量中心主任克羅普西(Seth Cropsey) (照片提供:克羅普西)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美國海洋力量中心主任克羅普西(Seth Cropsey) (照片提供:克羅普西)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美國海洋力量中心主任克羅普西(Seth Cropsey​) 認為,美國處於核打擊力量現代化的最前沿,但任務尚未完成。“我不認為本屆政府了解其重要性和優先性,就是在對抗中國激增的核力量(包括他們建立彈道導彈)方面,以及再次向日本、韓國等盟國保證美國將擴大威懾方面一如既往的強大和可靠,這才是美國在該地區維持強大聯盟的方式。”

他認為,美國應加大在西太平洋的核威懾力量,保持強大的聯盟和強大的合作夥伴。只有這樣,中國才不會想與美國進行軍事對抗,無論勝算幾何。

美國外交政策協會(American Foreign Policy Council)高級研究員亞歷克斯·格雷(Alexander Gray) 也認為,保持美國強大的威懾力,確保它始終是最新、最現代化的,是應對大國潛在核威脅的最佳武器。

他認為,美國最近幾屆政府持續聚焦維護美國的海底核威懾地位-“弗吉尼亞級和哥倫比亞級核潛艇對於我們未來的海底主導地位非常重要,這是美國的競爭優勢領域,對我們在西太平洋的主導地位至關重要。”

美國外交政策協會高級研究員亞歷克斯·格雷(Alexander Gray) (照片提供:格雷)
美國外交政策協會高級研究員亞歷克斯·格雷(Alexander Gray) (照片提供:格雷)

但他同時表示,“透明度永遠是最好的良藥”。他說,“中國核計劃能向我們發出挑戰正是因為我們對其知之甚少。因為中國不受美俄冷戰後建立的軍備控制制度限制,這讓中國人在核領域獨立運作了30多年。對於中國,我們沒有國際制度,沒有俄羅斯那樣的可見度和檢查能力,造成了我們對中國現代化戰略做出正確反映的重大困難。我們應該推動中國在核能力,使命和投入方面保持透明。”

此外,在USCC聽證會上,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全球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羅伯茨(Brad Roberts)呼籲國會建立綜合的戰略審查來製定國防戰略應對中國。這包括對核政策、威懾戰略和部隊規劃的全面審查,以及全面列出不同威懾能力(區域和戰略、進攻和防禦、機動和非機動、核和非核)的具體貢獻以及控制風險。

羅伯茨認為,上屆政府對導彈防禦設定了“簡單的目標”,也就是“隨時隨地摧毀針對美國發射的任何導彈”,但這種策略恐怕已不適用於今天更加複雜和眾多的威脅。拜登政府必須制定自己的路線,“因為中國將通過軍備競爭來保持其通過核報復威脅的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