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投資解巴基斯坦燃“煤”之急 同時被批轉移污染


中國在巴基斯坦設計建造的恰希瑪核電項目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6 0:00

“中國 - 巴基斯坦經濟走廊”專案被中國官方媒體稱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旗艦項目”。巴基斯坦看重中巴經濟走廊投資專案為解決該國能源和電力短缺帶來的希望。批評人士則說,中國借“一帶一路”轉移國內過剩的煤電產能過程中,也把污染轉移到了國外。

中國投資煤電廠有望彌補巴基斯坦電力缺口

能源短缺、供電不足一直是巴基斯坦人十分頭疼的問題。據報導,2012年,巴基斯坦一些地區的停電時間曾一度達到一天20小時,引起民眾強烈不滿。

全美亞洲研究所(NRB)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說,2017年5月到8月,巴基斯坦的電力短缺達到5000兆瓦到7000兆瓦,能源短缺近年來給巴基斯坦GDP帶來的損失最高達到4%。而在中國投資的幫助下,巴基斯坦的燃煤電廠的裝機容量可望從目前的190兆瓦增加到15300兆瓦。

巴基斯坦的電力來源主要靠水力和石油、天然氣發電。《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報導說,經過幾年的大規模發電設施建設,今年8月,巴基斯坦的高峰電力缺口降低到了12%。新增發電能力主要靠的是中國公司投資的火力發電廠。

2015年以前,煤電廠的電力輸出不到巴基斯坦全國電力總量的2%。而巴基斯坦的已探明煤炭儲量為1850億噸,90%以上的煤礦位於南部沙漠地區的塔爾。由於生產能力不足,巴基斯坦煤炭消費需要大量進口。據報導,中國計畫在巴基斯坦在2030年之前開採煤炭1900萬噸。

中巴經濟走廊資訊網站的資料顯示,目前中國指定了16個能源專案,發電能力可達10400兆瓦,在建工程的包括三個煤電站和多個水電站、風電場和太陽能電站。

建廠送電迎合巴政壇選舉話題

如何解決斷電問題也是巴基斯坦選舉中的熱門議題,由此不難理解,巴基斯坦領導人對中國投資的發電廠專案為何大開綠燈。

時任巴基斯坦總理納瓦茲·謝里夫2015年4月在中巴經濟走廊主要項目動工儀式上說,這些項目將使“巴基斯坦所有省份和地區都受益、能將巴基斯坦轉變成一個地區樞紐,並引導商貿和投資。”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和公共事務學者、華盛頓智囊研究機構CNA中國研究專案高級研究員鄧麗嘉(Erica Downs)對美國之音說: “巴基斯坦總理在2013年為了連任競選時,他的一個競選議題就是要降低電力短缺、要讓巴基斯坦的燈能亮得更久。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看來中國能發揮一定作用。”

巴基斯坦旁遮普省首席部長穆罕默德·夏巴茲·謝里夫今年10月誓言他的政黨將解決停電問題。

中國煤電外輸被質疑轉移過剩產能

而中國正在極力推進能源結構的改變、降低煤電比重、提高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煤電行業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

《紐約時報》引述德國環保組織Urgewald的資料說,全球未來10年的新增火力發電產出將近一半來自中國能源企業,從裝機容量來看,中國企業新建煤電廠中的五分之一在國外。自2000年以來,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已經提供了超過430億美元的海外煤炭專案融資。

CNA中國研究專案高級研究員鄧麗嘉對美國之音說:“目前,煤炭火力發電設施是中國經濟中由於產能過剩身處困境的行業之一。所以,在現階段,這些企業很自然地在尋找海外市場,它們當然把目標集中在那些有電力短缺、煤炭資源豐富的國家。巴基斯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那裡有長期的電力短缺。”

鄧麗嘉還認為,中國火力發電企業“走出去”戰略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她說:“為什麼一方面中國一直在試圖遏制國內的火力發電能力、但另一方面向國外輸出?基本來說,這是一個問題的兩面。中國希望控制國內的火力發電,但這麼多企業如果拿不到足夠的合同、不能維持足夠的就業就很難繼續健康運行;當然中國政府不想讓這些企業陷入困境,因為這會面臨金融風險和失業問題,所以他們想在國外尋找生意,這對中國企業有好處,對政府也有好處。”

美國在南亞的戰略劣勢加深

中巴經濟走廊引起了美國和印度等國在地緣政治上的疑慮,有人認為,中巴加強合作可以讓中國在南亞獲得更多的戰略和政治優勢,讓中巴共同對抗親美的鄰國印度。

巴基斯坦對中巴經濟走廊持十分歡迎的官方立場,巴方認為這一倡議帶來的一系列項目將化解該國的能源危機、改善基礎設施、進一步將巴基斯坦融入全球經濟,並在戰略上加強與中國的結盟關係。

不過,也有分析指出,巴基斯坦在經濟上過分依賴中國存在風險,外國投資者也普遍認為,中國在巴基斯坦享有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中巴經濟走廊計劃自2015年實施以來,美國對這一項目一直持觀望態度,既不公開支持、也不反對。

美國現任國防部長馬蒂斯在今年10月在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對“一帶一路”的評價被印度和巴基斯坦媒體解讀為美國對中巴經濟走廊的反對。

馬蒂斯說:“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有很多個‘帶’和很多條‘路’,沒有一個國家可以自居能支配所謂的‘一帶一路’。”

馬蒂斯還說:“一帶一路還經過了有爭議的地區,我想這顯示了試圖建立這種支配地位存在的問題。”

前美國陸軍軍官、全美亞洲研究所(NRB)高級副總裁甘浩森(Roy Kamphausen)認為,馬蒂斯的表述不應該被解讀為美國對中巴經濟走廊的官方立場,但他同時認為,美國對南亞地區的影響本來就比較薄弱,中巴經濟走廊給美國帶來了更深一步的戰略難題。

甘浩森曾擔任美國駐中國大使館武官。他本星期在華盛頓的一場座談上表示,他從與巴基斯坦軍方官員的交談中可以體會到,中巴經濟走廊給巴基斯坦方面能帶來的現實好處超出了美國能對巴基斯坦施加的影響。

他說:“有巴基斯坦的將軍對我說,‘我們巴基斯坦有非常嚴峻的基礎設施需求,特別是在能源領域、發電和輸電領域。這是我們巴基斯坦的問題;中國給區域安全問題帶來的挑戰是你們美國的問題,不要把這兩個問題混為一談。如果你們美國從安全角度有自己的擔憂,所以要求我們要小心謹慎、甚至拒絕那些可以解決我們引資困難的投資機會,是我們巴基斯坦要為這個後果買單。’”

環保人士批評中國轉移煤電廠污染

環保人士批評說,中國借“一帶一路”輸出煤電行業產能,把污染問題轉移到了巴基斯坦這樣的發展中國家。

不過,亞洲開發銀行北美地區副代表于飛認為,中國投資巴基斯坦的煤電行業,並不意味著未來不會投資清潔能源。

她在華盛頓的一次討論會上說:“巴基斯坦的情況特殊,因為那裡有很多煤炭資源,煤炭火力發電對巴基斯坦來說是比較便宜的選擇。中國的這些環保倡議主要都是受到地方空氣污染的驅動。我不會排除中國未來會出口(清潔能源科技)的可能,因為中國是風能和太陽能行業的領軍人,它可能也希望向‘一帶一路’有關國家出口這些可再生能源技術。但這必須要等到在經濟上的條件成熟時才有可能。”

另外,巴基斯坦是一個嚴重的缺水國家。中巴經濟走廊的諸多項目將給西部乾旱的俾路支省和其他地區增加更多的用水需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