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重允菲律賓漁船進入黃岩島

  • 詹寧斯

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地理位置圖

北京允許在菲律賓註冊的漁船進入南中國海一處有爭議的淺灘,這處淺灘曾是兩國嚴重糾紛的核心。中國此舉顯然是表示善意,改善同菲律賓和東南亞國家的緊張關係。

官方和學界消息人士說,自從4月以來,中國允許漁船進入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這處150平方公里的地貌有一處潟湖,位於菲律賓呂宋島以西,被認為是重要漁場。

悉尼羅伊國際政策研究所國際安全主任尤安·格雷厄姆(Euan Graham)說:“發生在斯卡伯勒淺灘周圍的事情沒有被廣泛報導,但是菲律賓漁船可以進入這處淺灘了。中國的許可暗示,在某種意義上中國實際上開始做出通融。”

中國海警實際上控制了斯卡伯勒淺灘的出入途徑,不過中菲兩國都聲稱擁有主權。中國的控制激怒了菲律賓人數眾多、度日艱難的漁民群體。菲律賓離淺灘只有220公里,比中國最近的地方更為靠近漁場。

斯卡伯勒淺灘位於菲律賓370公里的專屬經濟區內,但中國的軍力要比菲律賓的強大,菲律賓不敢輕易頂撞。

兩國在2012年曾有一次歷時兩個月的對峙,菲律賓船隻後來撤走,中國隨後加強了巡邏。從那以後,中國海警船一直禁止菲律賓船靠近斯卡伯勒淺灘。

此後,菲律賓和中國的關係一直受此影響。2013年,馬尼拉要求海牙國際仲裁庭做出裁決。2016年7月,仲裁庭認為,北京對350萬平方公里的廣大南中國海海域所提出的主權聲索基本上沒有什麼法律依據。

北京一名官員4月間的一番話顯示,中國放鬆了不許菲律賓漁船前來打漁的管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4月10日的一次例行記者會上說:“黃岩島是中國固有領土。去年,基於中菲友好情誼,中方對菲漁民赴黃岩島附近海域相關區域捕魚作出妥善安排。”

在中國採取這一舉措之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去年末把馬尼拉同中國的海事糾紛擱置一邊。中國承諾向菲律賓提供240億美元的援助和投資。菲律賓希望外部為一個耗資1670億美元、歷時五年的基礎設施發展規劃提供幫助。

中國在南中國海六個聲索方中實力最強。學者們說,中國希望通過改善與菲律賓的關係而向其它國家顯示,中國能夠管控海上分歧,不需要第三方介入。第三方包括國際仲裁庭。美國之前也呼籲中國與東南亞各國合作。

台北南海智庫主任錫東岳(Jonathan Spangler)說:“哪怕是對其它國家做出最小的善意,比如允許菲律賓漁民進入斯卡伯勒淺灘,都足以討好批評者或者至少暫時堵住批評。”

格雷厄姆認為,中國現在許可菲律賓漁船進入斯卡伯勒淺灘顯示“默默落實(仲裁)判決。”

中國聲稱對南中國海大約90%的海域擁有權利,從中國海岸線一直向南延伸到菲律賓的海域,並與汶萊、馬來西亞、越南以及台灣的權利聲索重疊。中國稱有歷史文獻顯示中國自古就在使用這些水域。

中國派海警船在有爭議水域巡邏,並修建人工島嶼,有些還部署了雷達系統和作戰飛機。這些做法引起其它國家的警覺。

不過,自從國際仲裁庭做出裁決後,中國試圖在不接受裁決本身的條件下改善與菲律賓等其它聲索國的關係,

本月早些時候,中國和10個東南亞國家就防止在有糾紛海域發生意外的行為準則框架達成一致。此外,中國還引導遊客前往越南,通過幫助越南經濟的方式來緩解中越海上糾紛。

上星期,菲律賓一名議員和一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指責中國佔領南中國海有爭議的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中的桑迪沙洲(中國稱敦謙沙洲),北京對此作出了低調回應。4月間,杜特爾特誓言要加強斯普拉特利群島菲控島礁的防禦,北京也保持了沉默。

來自離斯卡伯勒淺灘最近的菲律賓沿海城鎮馬辛洛克的漁船經營者舉行過示威,並向大眾媒體抱怨中國攔阻他們。無法使用斯卡伯勒淺灘迫使一些漁船為了打漁而進一步遠航,加大了成本。

菲律賓的分析人士說,如果中國對斯卡伯勒淺灘的控制導致對漁民騷擾的加劇,這有可能激怒大批菲律賓漁民,讓選民們轉而反對杜特爾特總統的親華政策。

菲律賓大學蒂利曼分校的政治學教授瑪麗亞·埃拉·阿蒂恩扎(Maria Ela Atienza)說,一些人已經認為,中國按照自己的判斷來放行菲律賓漁船還不夠,還應該做的更多。

她說:“他們已經說了,中國當局允許他們去了,但是有人說:'為什麼要他們說允許他們去?' 照理說,這些地方即使不是菲律賓領土,也應當開放共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