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欲拉攏美國盟友 但可能事與願違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儀式歡迎來訪的所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資料照片:2019年10月9日)

上個月,一份中國與所羅門群島之間秘密擬定的安全合作協議草案在網上被曝光,立即引發美國和澳大利亞的警覺和擔憂。澳大利亞已派遣高級官員前往該國,要求所國放棄該協議。美國負責印太事務的最高級別官員預計也將在月內前往所羅門群島。隨著美中競爭加劇,北京正四處活動,伺機“挖角”美國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但分析人士指出,中國採取的很多行動往往適得其反,反而讓美國與盟友的關係更加緊密。

北京欲拉攏美國盟友 但可能事與願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0 0:00

澳大利亞太平洋事務部長薩撒加週三(4月13日)在所羅門群島首都霍尼亞拉會晤了總理索加瓦雷,要求所國放棄這份與北京的協議。薩撒加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禮貌地要求所羅門群島考慮不要簽署這一協議,並且依據我們地區的安全框架,在地區開放透明的精神下,與太平洋大家庭進行磋商。”

根據此前互聯網上洩露的中-所安全合作協議草案,所羅門群島可以請求中國派武裝警察和軍人前往該國平息動亂,也能以保護中國公民和中資項目的安全的名義,讓中國解放軍的軍艦停靠並獲得補給。中方亦可根據自身需要,在所羅門群島同意的情況下,安排艦船赴所羅門群島訪問、在所羅門群島進行後勤補給、在所羅門群島進行中途停留和過渡。這為中國在所羅門群島設立軍事基地,讓其軍隊和軍艦進駐打開了大門。

金融時報上週末(4月10日)引述一位未具名的美國國務院官員的話報導稱,“這是一項範圍相當廣泛的協議,似乎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未來在所羅門群島部署安全和軍事力量敞開了大門。”這名美國國務院官員還說,“我們將會關切,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安全、甚至可能是軍事力量,以不透明、無合作、無協同的方式被引入該地區......這很可能會加劇緊張局勢。”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顧問、澳大利亞專家查爾斯·埃德爾(Charles Edel)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與所羅門群島的安全協議對澳大利亞和美國來說都是嚴重的安全威脅。

他說:“澳大利亞是美國的一個非常密切和重要的盟國。澳大利亞嚴重關切的問題自然也是美國關切的問題。而對美國來說,美國是一個與盟友密切合作的太平洋大國,也與世界上最重要和最活躍的地區進行貿易。在太平洋群島,特別是在所羅門群島建立中國海軍基地的看法,引起了人們對解放軍在該地區建立勢力範圍的能力的擔憂。因為他們在那裡有軍事力量而使其他國家的航運和貿易處於危險之中,也增加了在衝突中他們將有能力削弱和延遲美軍進入該地區的機會。”

埃德爾認為,美國及其西方盟國對太平洋地區的忽視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國有機可乘。“非常清楚的是,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以及其他國家沒有像過去那樣對這個充滿活力的地區給予足夠的關注。同樣非常清楚的是,隨著注意力、時間、帶寬以及資源的減少,來自中國的資源也在增加。這不是去年(才發生)的事,而是過去15年(一直在進行)的事。”他說。

隨著中所安全協議草案的披露,美國和澳大利亞對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日益提升的影響力的警覺已經到達了一個臨界點。該地區長期以來一直是美澳兩國勢力範圍的一部分。

前美國駐巴布亞新幾內亞大使並以此身份管理美國與所羅門群島關係的凱瑟琳·艾伯特-格雷(Catherine Ebert-Gray)對美國之音說:“所羅門群島與美國、澳大利亞和許多其他太平洋國家成為安全夥伴已經超過了一代人。它一直是一個非常有效和堅實的安全關係。這很重要,因為它地處戰略要衝。”

艾伯特-格雷也認為,中國對該地區的影響力並非一夜之間,而2019年所羅門群島切斷與台北的邦交關係轉向北京給了中國更大的空間。

“中國多年來一直活躍在該地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表示,他希望成為整個太平洋地區的經濟和安全夥伴。而直到2019年,所羅門群島與台灣維持著外交關係,”她說,“(所羅門群島的)外交轉向給了中國機會,使它可以全力以赴展示他們所能提供的支持。我相信,他們挑選了所羅門群島,這樣他們就可以證明中國是一個首選的外交夥伴,而台灣的影響力可能正在消退,特別是在該地區。而且,正如我提到的,所羅門群島處於戰略要衝。”

拜登政府2月份發布了上任以來的首份《印太戰略》報告,其中特別提到中國利用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來拓展北京的影響力。

但眼下,中國與所羅門群島的安全合作協議讓外界進一步認清了北京的戰略意圖,即中國謀求在太平洋地區建立軍事基地。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澳大利亞研究主任埃德爾說:“我可以想像,我們將繼續看到這樣的事情在所羅門群島以外的太平洋其他地區上演。因為我們知道,中國的興趣不僅是(與該地區)建立更深的聯繫,而且還包括建立軍事基地。”

霍夫斯特拉大學國際法教授谷舉倫(Julian Ku)認為,北京的很多做法往往適得其反,比如這次被披露的中所安全合作協議就招致了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強烈反彈。

“中國所做的大部分事情其實都是促使(美國與)盟國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他對美國之音說,“至於所羅門群島……我認為在某些方面,對中國來說它可能反而會適得其反,因為它會繼續引發不僅是澳大利亞,也包括新西蘭的警覺,它們會認為這是個安全問題,最終這只會促使這兩個盟友更接近美國。”

在南亞,中國也希望利用印度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所持的曖昧立場拉攏新德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3月24日突訪印度。但分析人士大多認為,王毅的那次訪問未能拉近兩國的關係。中國沒有在印度最為關切的邊境問題上做出明確讓步,令新德里倍感失望。

谷舉倫說:“中國與印度的主要問題並不是印度與美國越走越近,而是中國與印度之間嚴重的雙邊問題。如果北京真的想在印度與美國之間打入一個楔子,他們需要滿足印度的一些需要,做出一些讓步。如果是這樣的話,北京有可能才會有機會,但他們現在並沒有那麼做。”

中國同樣希望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保持所謂“中立”的情況下維持甚至改善與歐盟的關係。4月1日,中歐峰會在烏克蘭危機的背景下如期舉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分別舉行了視頻會談。但從中國的官方表態來看,中國對歐盟關注的烏克蘭危機並不熱衷,習近平對俄羅斯和普京隻字未提。

分析人士指出,由於中國要維持與俄羅斯的緊密關係,歐洲對中國的看法已經改變。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全球中國中心高級主任大衛·舒爾曼(David Shullman)此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從中國領導層看來,他們覺得他們最終能夠在與歐洲保持良好關係的同時,繼續支持他們最重要的戰略夥伴俄羅斯。從峰會的情況來看,他們可能有點過於自信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