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區域貿易協定的障礙在印度 印度的擔憂在中國


印度擔心更多中國商品湧進本土市場。 (2017年11月9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0 0:00


據彭博新聞社(Bloomberg)報道,為了平衡中美貿易戰引發的負面影響,中國正加快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這是一份旨在東盟十國加上中、日、韓、印、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等16國之間建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2011年由東盟提出。

不過,儘管有關這項協定的談判在最近兩年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突破性進展,但協議的最終簽署還是一拖再拖。相關國家原計劃於2018年年底敲定最終的正式文本,按照彭博新聞社的說法,現在,北京希望能夠在2019年底之前簽署。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遲遲未能通過的主要障礙是印度。而另一些人則表示,印度的重重顧慮主要是出於對中國的擔憂。而在印度國內,媒體和智庫也存在著截然不同的兩種聲音,反對者認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將會使中國大大受益,而印度本土企業將面臨中國廉價商品的衝擊;支持者則認為,加入這個自由貿易協定將是印度本土工業融入全球產業鏈,並倒逼印度國內制定適合新形勢下的貿易政策。

印度擔心中國商品的衝擊

經濟專欄作家沙馬(Mihir Sharma)在印度《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撰文指出:“雖然RCEP是一項多邊協定,但中國和印度之間的談判是這項協定的核心。其他國家現在已經接受了這一事實,並默許印度在‘雙邊機制’下與中國進行談判。”

彭博新聞社預計,中印之間的下一輪會談可能在今年1月底舉行,新德里列出了將與北京討論的問題清單,其中包括相比於對其他國家65%到80%的產品免征關稅,印度將向較少的中國商品(42.5%)提供零關稅。並且,相比於其他國家20年的徵稅寬限期,印度還尋求對中國商品的關稅保持20年以上,具體年限還沒有報道。

對於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的徵稅比例及寬限期,印度曾經發生過搖擺。日本堅持簽署協定的國家之間統一徵稅額度和時期,印度政府於2016年曾表示出妥協,卻遭到國內工商界和智庫的強烈反對。新德里一家政策研究所的主任辛格(Kavaljit Singh)就曾在媒體上激烈批評政府的妥協,認為統一徵稅“將破壞莫迪的‘印度製造’計劃”,他還表示,如果相關國家一定要求印度對待中國與對待其他國家一樣,那麼,印度“應該乾脆退出這個協定”,而與其他國家分別進行雙邊貿易協定的談判。

彭博的報道指出,2016年,印度與中國的貿易逆差為481.9億美元,而2017年,這些資料則達到了556億美元。印度擔心,更多的中國商品將在自由貿易協定的掩護下,衝擊印度國內的市場,並威脅印度本土的製造業。

服務業輸出


印度的另一個要求是,貿易協定的相關國家放鬆對印度IT專業人士的簽證及居留限制。印度的一些官員認為:相比於其他國家,印度更像是一個“服務業主導的經濟”,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主要是涵蓋製造業的產品。從經濟模式本身來看,印度就已經處在一個不對等的狀態。加之印度的IT服務業輸出未來在美國將遭遇極大的阻力,印度應該在與東亞國家的貿易談判中彌補這一部分的損失。

印度的這一要求看似不是專門針對中國,但中國一直是最受印度政府抱怨的、未能向印度更大程度地開放服務業領域的國家。(印度也對日本、泰國、馬來西亞等國家有類似的抱怨。)儘管中國已經在大連、貴陽開設了兩處印度IT服務中心,印度仍期望在中國服務業市場上分得更大的蛋糕。

印度製造業現狀

經濟專欄作家沙馬認為印度官員的上述說法是錯誤的。他表示:“印度沒能發展出自己的製造業,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印度的工廠沒有競爭力,也沒有進入全球的供應鏈。”相比於中國,印度存在著更強的關稅或非關稅性貿易保護政策,正是印度政府多年來的這些“保護本國工業的政策”,才使得印度本土的製造業看似高枕無憂,卻原地踏步,無力抵抗外來競爭者的衝擊。自莫迪上任的幾年來,印度的關稅總體還在不斷上升,使得“印度企業加入全球產業鏈變得更加困難。”

據《印度教徒報》(The Hindu)報道,2018年第四季度,印度製造業的投資水準出現顯著下降,為2004年以來最低水準。雖然很多人都期望,印度能夠從中美貿易戰中獲利,能夠將一些出逃中國的低端製造業吸引到印度,但事實是,很少國際企業將工廠搬來印度。2019年將是印度的大選年,莫迪如何解決未能提供足夠製造業工作崗位的問題,將是他能否獲得連任的關鍵。

沙馬指出,“如果莫迪打算兌現他在5年前競選時做出的創造工作崗位的承諾,他就不應背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的國家,因為這些國家代表著全球製造業和全球貿易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應做更大讓步

另有一些支援印度加入區域貿易協定的人士認為:印度不是亞太經合組織(APEC)的成員,也不是剛剛生效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成員,印度自己主導的“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AARC)也由於近年來與巴基斯坦關係的惡化而形同虛設。印度需要加入一個區域性的多邊經濟組織,才不致被排斥在國際貿易和全球產業鏈之外。

不過,分析人士也指出,若想使得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順利簽署,中國也應該做出適當的讓步。印度一直都指責中國的國家補貼政策和一些行業的市場准入限制(印度也存在類似的補貼和限制,比中國有過之而無不及),而這些指責正是中美貿易戰當中美國方面希望中國做出改善的。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不僅應該對美國做出讓步,更應該對印度這樣的發展中國家做出示好的姿態。

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中國對印度一些行業的產品表示出興趣,比如,農產品和醫藥製品,不過,印度仍然希望中國在更多的領域向印度企業開放。

沙馬指出:“對於北京來說,這(與印度的貿易談判)是一次機會,不僅可以顯示出中國對自由貿易的持續承諾,而且還可以表明中國有讓貿易比以往更加公平的意願。如果真的希望在2019年實現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那麼,印度和中國都必須非常認真地考慮他們的國家利益究竟在哪裡。如果兩國這樣做了,他們會更傾向於彼此讓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