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全球稀土產業格局已悄然生變 中國恐漸失壟斷優勢


路透社資料圖片:2012 年3 月14 日,中國江西省南城縣,一名工人在稀土金屬礦工地操作推土機
全球稀土產業格局已悄然生變 中國恐漸失壟斷優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44 0:00

中國目前是世界上唯一具有稀土全產業鏈的國家,對全球稀土產業鏈的某些環節有近乎絕對的主導權,但各種跡象顯示,中國的稀土資源優勢正在逐漸減弱,美國及其盟國竭力打造的獨立於中國的稀土供應鏈已經初具雛形。

為了繼續確保壟斷地位,中國上星期宣布成立“中國稀土集團”,屬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監管的中央企業。中國稀土產業自2003年至今已先後經曆三次行業大整合,一步步減少公司數量,擴大公司規模,在最近再次啟動新一輪重組中,將全國所有稀土採礦和冶煉分離企業歸併成為以江西和內蒙古為基地的兩大集團,以進一步強化了北京在這一重要戰略資源領域的絕對控制。

中國或漸失優勢

中國雖然自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一直是世界上第一稀土礦產大國,但是多年的高強度開發也令中國的資源迅速消耗。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顯示,中國的稀土儲量在2016年時還有5500萬噸,但是到2020年已經降至4400萬噸,如按佔比計算,全球2020年已探明稀土儲量為1.2億噸,中國的比例已由近50%降至36%左右。

由於稀土在全世界範圍內並不稀少,美國地質調查局稱,這些最初被認為稀有的元素在“地殼中相對豐富”,所以近年來在清潔能源經濟的推動之下世界範圍出現了稀土探礦熱,從歐洲、南美到亞洲和非洲都有新的稀土礦藏被發現,其中很多正處在開採當中。

美國地質調查局2020年的報告說,世界上有近20個國家都在開採稀土。而中國地質調查局發展研究中心在今年的一篇論文中說,自2010年以來,世界上有37個國家的261家公司開發了共計429個稀土項目。

僅以美國正在德克薩斯州開發的“圓頂山稀土項目”(Round Top)為例,這一巨型稀土礦被認定足以提供美國130年之久的稀土需求。據德州政府官網資料,從2023年開始,負責這一項目的“美利堅稀土”公司將開始生產超300,000多公噸的稀土氧化物。

中國地質調查局的這篇題為“世界稀土產業格局變化與中國稀土產業面臨的問題”的論文指出,隨著中國稀土資源的開采和其它國家新稀土資源的發現,世界稀土資源儲量格局已經發生改變,“我國稀土資源優勢已逐漸減弱”。

“捍衛民主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內森.皮卡西奇(Nathan Picarsic)說,在美國及其盟國近年來都出現了越來越多的開采和更多投資。他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澳大利亞已經有一些設施投入運行,此外在美國一些州,過去10年、15年裡一直處於休眠狀態的項目也正在恢復進行新的探索。”

一家名為美洲稀土公司(American Rare Earths)的澳大利亞公司最近透露說,該公司已經獲得了610萬美元的資本募集,並表示已經獲得位於亞利桑那州和懷俄明州的兩個稀土礦勘探許可證。位於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西北的拉巴斯礦不但有成為美國最大稀土礦的潛力,而且該礦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其所含的釷和鈾等放射性元素極低,而對放射性元素的法律限制被認為是導緻美國在上個世界80年代稀土霸權拱手讓給中國的最直接的原因。

該公司的官網稱,美國祇有一個芒廷帕斯礦礦,因此政府非常積極地試圖增加供應,已經允許其於在2021年3月在拉巴斯開始鑽探。

在中國近乎壟斷的稀土分離領域,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表示,他們和能源部愛達荷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共同開發的一項稀土元新技術具有“改變遊戲規則”的重要意義。由於稀土元素並部已可開采的濃度出現在地殼中,必須首先化學分離,但是這一過程不但會產生大量廢物和污染,而且成本極為高昂。橡樹嶺國家實驗室在上個月底的一份新聞稿中稱,他們的技術可以十分經濟有效地分離稀土,並可能極大地改變行業現狀,令美國稀土廠商收益。目前這一新技術已授權給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家有機化學品製造商。

皮卡西奇說,隨著國際稀土業逐漸步入更具競爭的環境,中國產業規劃機構要確保北京繼續保持其影響力,從他們的角度來說,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加強政府控制和整合。他說:“他們不希望他們的上游生產商進入自由的全球市場,讓這些公司可能與跟中國下游公司競爭的澳大利亞、德國人或美國公司達成交易。”

歐盟不擴散聯盟國際防衛與安全中心的研究員安德里亞·博內利對美國之音說,通過新成立的國家巨頭公司,北京不僅可以通過防止走私來控制價格和出口配額,“而且還可以直接控制這些公司在國外的所有活動和在世界不同地區進行投資。”

美國十年磨劍

2010年中國因釣魚島主權紛爭升級而對日本實施稀土出口限制,在國際上引起了極大震動,美國等國家忽然意識到如此關鍵產品的供應嚴重依賴中國,但是,此時的中國早已雄踞世界第一稀土大國地位長達10多年之久。

中國在2000年時的稀土開採量就已經是美國的14倍,曾在長達半個多世紀裡主宰了從開採、選礦到提純精煉的兩家美國公司-- "鉬業公司” (Molycorp)和“麥格昆磁”(Magnequench)一家在中國的衝擊下已經倒閉,另一家被中國收購,改名為“麥格昆磁天津”。原本是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擁有的永磁技術現已歸中國所有。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顯示,在2005到2008中,美國91%的稀土金屬和化合物來自中國。

十年來,美國要從幾乎為零開始建立一個不依賴中國的稀土供應鏈的努力可謂充滿艱辛。

2010年後,中國對日本的制裁令國際稀土價格聞聲飆漲,中國之外一時間曾湧現出數百家稀土公司,美國稀土探礦活動也開始復蘇,鉬業公司旗下沉寂了近十年之久的芒廷帕斯礦重新復活。然而,僅兩年之後,中國又放鬆了對稀土的配額管制,曾經如日中天的稀土價格忽然一瀉千里,鉬業公司如遇當頭一棒,完全無力償還巨額負債,只能申請破產,股票被紐約證券交易所摘牌,後被中國的稀土礦業公司“盛和資源”和其參股子公司、新加坡的MP Mine Operations收購。

在幾度慘敗之後,美國近年來開始以政府資助和聯合盟友的方式扶持打造一個沒有中國公司參與的稀土產業鏈。美國國防部、能源部等部門從2019年開始大力資助稀土基礎研究、及加工和生產。

澳大利亞的萊納斯公司是受益於五角大樓最成功的稀土冶煉分離產品供應商, 該公司將在其位於西澳大利亞的韋爾德(Mount Weld)開采出的礦石運到馬來西亞關丹的Lamp工廠進行冶煉分離,目前已經成為中國之外世界上最大、最現代化的稀土分離廠,萊納斯在最新的財報中說,其總產量已經達到到1萬5多噸。公司的股票在兩年的時間裡翻了大約7倍。

中國地質調查局的研究報告認為,2017年重新投產的芒廷帕斯、和澳大利亞的韋爾德、再加上馬來西亞關丹的採礦和冶煉分離產能已經“初步建成了獨立於中國的稀土資源供應鏈”,考慮到美國的稀土表觀消費量,僅從數字上看,美國已實現稀土獨立。

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顯示,美國近年來的稀土精煉產品進口額呈逐年下降的趨勢,2011年時的進口總值為6.96億美元,而去年僅為1.1億美元。

美國稀土業在過去的一年中可謂動作頻頻,僅在最近兩個星期的重大新聞就包括,收購有芒廷帕斯礦的稀土礦商MP材料(MP Materials)公司與美國通用汽車公司上星期宣布結成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向通用汽車供應的電動汽車使用的永磁體,標誌著曾為稀土磁鐵業巨頭的通用再度回歸這個市場。此外,美國通用原子能電磁系統公司(GA-EMS,General Atomics Electromagnetic Systems)本星期一(12月27日)宣布,開始在懷俄明州設計、建造和運營稀土分離和加工示範設施,分離和提煉懷俄明州東北部的貝諾傑(bear lodge)稀土礦藏。

但是在另一方面,分析人士也指出,美國及其盟國的努力總的來說還過於緩慢。“捍衛民主基金會”皮卡西奇說,美國和盟國在產業規模上還遠遠比不上中國。他說,美國在為上游開採提供資源和機會方面看到了積極的發展,令人鼓舞,但在很多方面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我並沒有對這些進展過於熱情,因為這是一個巨大的巨大挑戰。”

美國及其盟國的政府雖然已經對稀土供應鏈問題高度重視,但是市場的動力仍顯不足。部分原因是稀土價格從2013年到19年間長期基本持續走低,市場動力不足。直到去年下半年,受緬甸政局動盪、風力渦輪機、電動汽車等等對稀土磁鐵需求大幅增長等因素的影響稀土價格才開始飆升。

美國外交政策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費利克斯·張(Felix K. Chang)說,北京擔心產業碎片化導致激烈的價格競爭,而通過成立大型企業實體更好地管理價格。他對美國之音說:“大型稀土金屬公司可以利用其規模籌集必要的資金,不僅在中國,而且在海外收購稀土金屬礦並以此成為全球主導,進一步增加北京對稀土價格的影響。”

曾任市場預測分析公司DecisionQ首席運營官的費利克斯·張說,價格飆升雖然可以讓中國公司賺取更多利潤,但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果最近稀土價格持續走高一年左右的話,其他國家可能會更加努力建立自己的供應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