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經濟學家:中國半數農村娃智力發育遲緩

  • 美國之音

美國經濟學家羅斯高測試中國農村幼童的認知能力(受訪者提供)

美國經濟學家羅斯高(Scott Rozelle)在鄭州考察美國蘋果公司的代工廠時發現,那裡的招工人員喜歡學歷不高,智商也不太高的工人。“他們喜歡低智商的高中輟學生,”他說,“招工時,他們給申請者做智商測試,如果你的成績太高,他們不會錄用你。”

羅斯高說,因為工廠的工作太無聊,只花12分鐘就可以培訓好一個流水線上的工人。智商高的人很快就會厭倦這樣的重複勞動。工廠不希望工人換得太勤。中國並不缺乏這樣的勞動力。

美國經濟學家羅斯高和中國農村兒童(受訪者提供)
美國經濟學家羅斯高和中國農村兒童(受訪者提供)

中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顯示,所有勞動力中只有24%的人高中畢業。這個數字在所有中等收入國家中為最低,落後於土耳其、巴西、墨西哥、南非、印度尼西亞等國。在經合組織國家,所有勞動力中接受過高中以上教育的為74%。

羅斯高指出,2013年,中國城市高中入學率為93%,比美國還高出一個百分點,但農村的高中入學率只有37%。

“這完全是一個中國農村特有的現象,”他說。

2010年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近半數的三歲幼童生活在貧困的農村,還有約25%成長在城市農民工社區。

過去30年來,羅斯高每年有1/3的時間在中國考察。作為美國斯坦福大學“農村教育行動計劃”(REAP)的負責人之一,他和中國多所大學、研究機構合作,致力於縮小城鄉發展的巨大差距。

他們的研究發現,中國農村教育的最大問題不再是校舍、課本、師資,而是孩子們的營養和健康。

在對中國近20個省份13萬多名農村中小學生進行體檢後,研究人員發現 :27%的孩子貧血,33%有寄生蟲,25%視力得不到矯正。

“今天,中國農村2/3的孩子生病了!難怪他們學不好。” 羅斯高教授痛心疾首地說。

問題的種子早在孩子們入學前便埋下。

從2014年起,羅斯高的團隊開始在中國農村給0-3歲的嬰幼兒做智商測試。在此之前,從沒有人做過類似的研究。

結果觸目驚心:陝西、河北、雲南農村地區18-30個月的嬰幼兒樣本中,45%到53%的人智商不足85,低於正常水平。

今年夏天,他們又在北京、陝西、河南的鄉鎮、農民工社區的嬰幼兒中做了同樣的測試,結果大同小異。

羅斯高認為,這個現象背後的主要原因除基因和營養不足外,還有難以刺激大腦發育的不當育兒方式。

當研究人員問家長:“你們昨天有沒有給孩子讀書時”,他們像聽到天方夜譚一樣驚訝,然後咯咯地笑起來。

參與調查的家庭中,只有10%的家長頭一天和孩子說過話;3%給孩子讀過書;70%的家庭有0-1本書。

“放眼望去,中國農村約半數的嬰幼兒智力發育遲緩,這意味著未來4到5億中國人可能會有永久性的認知障礙,”羅斯高說。

這樣的結果讓他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感到憂心。等到所有的低端工作消失了,中國躋身高收入國家時,這些智力低於正常標準的人能去哪呢?

解決方法並不困難。羅斯高的團隊通過實驗得出結論:每天花15美分給孩子吃一顆維生素;每年花1美元給孩子四片抗寄生蟲的藥;每兩年花20美元給需要矯正視力的孩子配一副眼鏡,就可有效地提升他們的學習成績。經由他們培訓的母親照顧的幼兒智商都有明顯提高。

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諾貝獎獲得者詹姆斯赫克曼提出,在孩童年紀越小時對他們投入,潛在回報越大。對0-3歲的嬰幼兒每投入1美元,未來對社會和個人的回報可達18美元。

“中國政府對0-3歲的孩童投入是多少呢?” 羅斯高教授說,“零。”

他忘不了自己在中國一個縣城看過的一座寶塔。到了晚上寶塔亮起燈來,閃閃發光,美輪美奐。那是當地主管農業的政府部門辦公的地方。他問地方官員,為甚麼不能給這裡的孩子提供營養午餐呢?這個問題他曾問過中國很多地方官員,也從他們每個人的口中聽到過同樣的回答:“沒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