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擺脫美國制裁 中俄迫切與美​​元脫鉤


在這張由俄羅斯外交部新聞處發布的照片​​中,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左二)和中國外長王毅於2021年3月22日星期一在中國桂林舉行會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3 0:00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本星期訪華前呼籲中俄降低對美元和西方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的依賴,以降低被西方制裁的風險。分析認為,美國和其西方盟國聯手對抗中俄威脅,迫使北京和莫斯科聯合加快與美元脫鉤和建立西方支付系統替代方案的步伐。

加拿大外彙和貴金屬投資分析師丹·波佩斯庫(Dan Popescu)對美國之音說,中俄兩國減少對美元依賴的工作已經進行多年,最近受特朗普行政當局對中國施壓等國際局勢影響,趨勢有所加強。

波佩斯庫說,中俄兩國發現拜登政府上台後,在美中、美俄對抗問題上的態度並未緩和。他說:“拜登似乎不像特朗普那樣咄咄逼人和霸氣,但他似乎和特朗普走同一路線。而拜登也在抵制俄羅斯。因此,中美在阿拉斯加會晤之後,中國和俄羅斯舉行這次會議,決定加快與美元脫鉤的步伐。”

美國、歐盟、英國與加拿大周一(3月22日)因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此前,24名中國內地及香港官員因為破壞香港的自治地位也受到了美國政府的製裁。另外,包括華為在內的許多中國商業實體也受到過美國的制裁。

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以及烏克蘭危機使俄羅斯與西方關係不斷惡化。俄羅斯因反對派領導人納爾瓦尼被投毒事件最近受到了美國的製裁,制裁對象包括7名俄羅斯官員和14個實體。

中俄兩國長久以來就意識到,美元是美國得以對中俄等國家行使有效制裁的有力武器。

2019年,普京在G20峰會期間的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上表示,整合五國支付系統並建立獨立信息交換渠道可以提高金磚國家金融業務的安全性,加強銀行系統對外部影響的抵禦能力。

俄羅斯駐中國大使傑尼索夫去年12月估計,2020年中俄貿易本幣結算比例達到25%。他說,中俄都不得不尋找美元之外的結算貨幣,因為“在當今世界,美元並非一個簡單的金融工具,已經基本上成為美國的政治槓桿”。

加拿大金融分析師波佩斯庫說,中俄兩國在過去兩年都大幅降低外匯儲備中的美元比重,歐元份額增加,也增加了黃金儲備。

“俄羅斯已經將其國際儲備中的美元所佔比重砍到了20%左右,目前低於歐元和黃金。” 波佩斯庫說:“俄羅斯在這方面推動了不少,中國持有更多的美國國債,不過釋放出了要降低這部分儲備的信號。”

在波佩斯庫看來,美國總統拜登最近的一系列表態可能加快中俄兩國急於與美元脫鉤的步伐。

拜登在本星期四的記者會上說中國國家主席是一個“骨子裡沒有一丁點的民主”的人。此前,拜登還在一次電視採訪中同意指責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兇手”的說法 - 俄羅斯因此立刻召回駐美大使。

不過,人民幣目前與美元和歐元的國際主導地位仍差距懸殊。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當地時間3月17日發布數據顯示,2021年2月,在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中,人民幣全球支付排名維持全球第五位,全球支付佔比僅為2.2%。

在主要貨幣的支付金額排名中,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分別以38.43%、37.13%、6.57%和3.18%的佔比位居前四位。

路透社引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說,2020年第三季,全球央行儲備約有56%以美元形式持有,美元仍然是全球儲備貨幣的首選,人民幣只佔2%。

另外,中國政府還一直在鼓勵使用其自主研發的替代SWIFT的跨境支付方案,

2015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啟動了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一些俄羅斯銀行加入了CIPS,中俄天然氣、石油、黃金交易理論上可以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

路透社報導說,2019年,該系統每天處理人民幣1357億元(合194億美元)。然而,中國的大部分跨境交易仍通過SWIFT系統以美元結算。

與中國類似,俄羅斯也建立了自己的銀行信息系統SPFS,作為SWIFT的替代方案。俄羅斯2月份還表示,將人民幣和日元納入國家財富基金。

波佩斯庫說,近年來,人民幣在國際上逐漸被接受,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說:“中國和俄羅斯所能做的是,如果彼此信任,他們可以使用自己的貨幣,俄羅斯似乎也增加了中國債券在其國際儲備中的份額。此外,他們還在中俄之間的貿易和商務中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這就是他們能做的。他們已經在做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