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聯盟抗中之際 ,中國把目光轉向俄羅斯?


2021年3月22日,中國外長王毅和俄羅斯外交大臣拉夫羅夫在中國桂林舉行會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5 0:00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結束了對中國的訪問。中俄外長發表聯合聲明,不點名地批評美國,並說“民主模式不存在統一的標準”,”以“推進民主”為藉口干​涉主權國家內政不可接受”。

此前拉夫羅夫對中國媒體表示,中國是真正的戰略夥伴,真正的志同道合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世界越是動盪不寧,中俄合作越要堅定前行,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的中流砥柱。

目前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都處於幾十年來的最低點,美國印太地區密集的盟國外交讓北京深受刺激,中國官媒紛紛表示,只要中俄聯手,美日就掀不起波浪。

中俄聯手會不會走向聯盟?中俄一旦結成盟國將如何改變地緣政治格局?美國及其西方盟國能否同時對付中俄兩個大國?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評論,中俄結盟有其新意,也早有端倪。中俄面對美國和其盟國,只有彼此結合。

夏明說:“新意在於我們可以看到以前的戰略均衡、權力均衡的外交讓位於現在的結盟外交。而中俄的結盟,我們可以看到在2001年就出現端倪。中俄當時已經簽訂戰略安全協議,也可以看到'上海合作組織'做為一種平台和中俄抱團的重要基地。因為有上合組織這個平台,形成以歐亞大陸幾個專制國家,以中俄為軸心,包括伊朗、土耳其、還有中亞的前蘇聯的一些共和國,它們加入在一起,所以這裡面既有延續性,又有新意。當下的時間點就在於,美國在和歐洲的盟國協調,共同製定一個對中國和俄羅斯直接對抗、要進行競爭的一個戰略。我們知道在特朗普總統,甚至特朗普總統之前,美國政府就給俄羅斯進行各種制裁,這種制裁至今沒有鬆動。現在美國對中國也在進行製裁,所以對於中國和俄羅斯來說,他們只有背靠背,來對抗目前新的國際形勢變化。”

西密歇根州大學政治學教授王元綱分析,中國與俄羅斯軍事合作的規模越來越大,但卻遲遲沒有結盟,原因是中國沒有結盟的歷史傳統,而且目前雙方結盟的時機也沒有完全成熟。但是同盟到底有沒有條約不重要,共同利益是同盟關係穩固的前提。

王元綱說:“對中國來說,以戰略上的考慮,會採取結伴而不結盟的政策。就是說我們可以做戰略夥伴,但是結盟的話,因為時機還不到,而且又容易落人口實,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做結盟的動作。在國際上,同盟有兩種,一種是有條約的,大部分同盟是這種。另外一種是沒有條約的,就像美國和以色列。同盟到底有沒有條約不重要,重要的是兩國有沒有共同的利益。只要兩國有共同利益,即使沒有條約,就像美國和以色列,這個同盟還是很穩固的。如果兩國沒有共同利益,你有白紙黑字,那也是沒有用的。目前來看,中國和俄羅斯雙方都遭受到美國的製裁,遭受到美國的壓制,所以以國際政治這種權力平衡的角度來看,雙方結合在一起是可以預期的。所以看這次的時機正好在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之後不到幾天就舉行,這當然是事先都有安排好的,說沒有特別安排這很難令人相信。中俄之間的走近真的是因為國際政治、地緣政治轉變的結果。”

王元綱指出,不過中俄結盟路上的兩個障礙,一個是歷史因素,一個是俄羅斯國內的因素。兩個因素的影響下,中俄之間難以建立信任。

王元綱說:“主要有兩個因素,一個是歷史的,另外一個是俄羅斯國內的因素。我們先從歷史因素講,中俄關係歷史相當悠久,從1689年的《尼布楚條約》雙方劃了界,到晚清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像《璦琿條約》《北京條約》,以中國角度來看,中國喪失了北方的領土,所以中國人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對俄羅斯是一直抱有戒心的。毛澤東在1949年建國後立刻就跑到莫斯科去跟蘇聯簽了一個同盟條約,但斯大林剛開始並不想,冷落了毛澤東。毛甚至發了一段脾氣,毛在莫斯科待了兩三個月後才把條約簽好。但條約裡還有一個附帶的秘密條款,就是說毛同意蘇聯在中國的東北和新疆擁有特殊利益,甚至還給蘇聯一些治外法權。毛當時心裡很不痛快但是也沒有辦法。 韓戰的時候,蘇聯幫忙但也沒有很認真地在幫,所以說歷史的原因早就種下,所以後來1960年代中蘇交惡那是可以預期的。那個時候雙方就已經互相猜忌了。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俄羅斯國內的原因,俄羅斯想要西進,走向西方的懷抱,俄羅斯的民主派人士甚至主張說中國才是俄羅斯的主要威脅,俄羅斯應該從西方嚴守、應對中國。所以萬一普京下台的話,俄羅斯民主化了,俄羅斯倒向西方的話,對中國來說,這是一種值得擔憂的情況。所以從這些角度說,中國對於俄羅斯還是沒有辦法完全信賴的。”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也認為,中俄同盟目前難以實現。一方面是俄羅斯國內的民主化進程讓中國難以信任,另一方面,俄羅斯某些方面的發展實力,讓中國難以依靠。與俄羅斯聯盟,完全站在西方世界的對立面,目前的中國做不到。

夏明說:“普京對全世界的格局是非常狡猾、也非常清楚地理解的,所以他不會成為任何一個國家的軍事盟國。因為俄羅斯人總是在兩股血緣的衝動在撕扯。一股他們有蒙古人的血統,有往亞洲挺進的下意識的衝動,另一方面,他們有回歸西方、羨慕西方、仰慕西方的衝動。如果俄羅斯的民主化—因為俄羅斯畢竟還是一個有選舉的、半自由的國家—如果俄羅斯的民主化真正地繼續出現,因為在過去東西方對抗過程中,西方不斷地把俄羅斯收入西方,蘇聯的一半成員國已經是西方的一部分了。所以對俄羅斯來說,在西方的壓力下,自身難保。中國如果想要把俄羅斯作為自己的大後方的話,斷絕自己和西方國家在資本、市場、技術—尤其是我們看到整個高技術的發展,基本上俄羅斯已經出局了。我們現在談的所有這些引領21世紀的技術,有幾項是俄羅斯來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中國現在只是一種忽悠、咋呼,真的要走到和俄羅斯結盟,和西方國家完全斷絕、對抗、敵視,我覺得這個恐怕還有一段路要走,至少目前不會出現。”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