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劇本殺成中國年輕一代娛樂社交新寵 業界喜憂參半


文革爆發50週年之際,北京一處古玩市場的商販坐等顧客前來購買毛澤東像以及擺在一處的帝王和神佛像。(2016年5月16日)

劇本殺成中國年輕一代娛樂社交新寵 業界喜憂參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21 0:00

劇本殺,也稱謀殺之謎,是最近流行於中國大陸和海外華人圈,由玩家扮演劇本中的角色,通過探索和討論來找到劇本中謀殺案兇手的真人遊戲。過去幾年,劇本殺的玩家,作者和實體門店在中國呈現井噴式的增長。劇本殺不斷變換的新鮮內容給年輕人帶來刺激感和智力滿足感,同時還提供了無可代替的線下社交功能。但是,10月27日,行業內人士接到政府通知,要求開展自我檢查,堅決抵制違規違紀的劇本。業內人士對中國政府近期對娛樂和遊戲產業的大力整頓感到憂心忡忡,擔心劇本殺行業也會步其後塵。

讓人上癮的角色扮演破案遊戲

清朝年間,富甲一方又風流倜儻的地方鄉紳蕭老爺,突然有一天在自己練功的房間被人謀殺。屍體後背有一個巨大的黑手掌印和一灘被利器戳中之後流出的鮮血。究竟是誰殺害了蕭老爺?滿府上下,嫌疑犯有七個人:蕭老爺的貼身護衛、想卷錢跑路的管家、大老婆、大老婆和管家私通生下的少爺、二姨太、從青樓贖身娶回且懷有殺父之仇的的三姨太、以及被仇家安插隨時伺機加害蕭老爺的丫環。

這是8月15日發生在上海“JOJO&Nook實景偵探劇密室”的一場名為《蕭府奇案》的“劇本殺”的劇情。劇本殺最近流行於中國大陸和海外華人圈,是一種玩家扮演劇本中的角色,來解決劇本中的謎題(通常是謀殺案)的真人遊戲,分線上和線下兩種形式,也通常被戲稱為“成人版的過家家”。劇本殺每次遊戲時長不一,從兩小時到七八個小時都有,費用也視道具、劇本和時間地點而有差異,平均大概在每人每次100-400元人民幣。

劇本殺最早被稱為“謀殺之謎”,源於三十年代的歐美,傳到中國則是2015年湖南芒果超媒從韓國引進綜藝節目《犯罪現場》,在中國本土化後推出《明星大偵探》,請包括何炅、撒貝寧以及其他明星扮演兇殺案中的偵探和嫌疑人等角色,通過推理最後找出兇手。《明星大偵探》獲得大眾青睞之後,劇本殺先是以線上微信小程序參與為主,發展到線下真人組團去門店扮演角色,之後紅遍大江南北。

今年快30歲,從事公關工作的江蘇姑娘Cookie,在《蕭府奇案》中反串男性角色,扮演懷有復仇使命的蕭老爺貼身護衛。Cookie在劇本殺界久經沙場,而且主要玩實景劇本。(在線下劇本殺中,有道具服裝和場景佈置的稱為“實景劇本”;不需要道具服裝,隊友只是坐下討論破案情節的稱為“桌面劇本”。目前市場以桌面劇本為主。)

接下來的四小時中,Cookie和隊友們研究和比照了在不同現場找到的各種證據,蒐集線索,進行分析,摸清時間線,推理投票,最後總算破案完畢:兇手是用燭台鐵刺捅死蕭老爺的三姨太。雖然丫環和護衛也試圖下手刺殺蕭老爺,但是最後的致命一擊,出自三姨太。謎題解開,大功告成,剛好到了晚飯時間。大家脫下戲裝,同去餐廳大快朵頤了一通。

從2018年線上小程序開始入門直到轉戰實體店,Cookie已經有過十幾場線下玩劇本殺的經驗。她一般集中去幾家固定的門店,玩《蕭府奇案》的人民廣場JOJO&Nook店就是其中之一。

劇本殺玩家Cookie在一次遊戲中(左一)

Cookie告訴美國之音,劇本殺最吸引她的地方,是按照劇本的設計逐漸推理的過程:“他這個本子的設計本身,你就會覺得,哇塞,他設計的這麼好,都是我想不到的內容,然後隨著他劇本的深入,線索千絲萬縷,理清楚就會一步一步去推理,去逼近真相,就會有一種成就感在裡面。”

最完美的一次劇本殺,Cookie玩了七個小時卻渾然不覺。她解釋說,因為劇本寫的非常好,邏輯和劇情都非常的豐滿。主持人很專業的在演出,道具也非常真實。劇本有不止一個兇手,整個項目解決問題的感覺非常好,到最後甚至想哭。

火爆全國乃至海外華人圈的新娛樂產業

2017年,中國劇本殺門店的註冊數量僅1000多家。根據美團研究院的統計,到2019年底,中國的劇本殺線下店呈井噴式爆發,增長到1.2萬家。2020年底,門店規模達到3萬家,今年4月份進一步上升到4.5萬家。2019年中國劇本殺市場規模超過百億元,同比增長68.0%。2020年受疫情影響,市場規模以7%的速度遞增至117.4億元。

中國安徽省阜陽的一家網吧內年輕人在玩電子遊戲。(2018年8月20日)

市場調研機構艾瑞諮詢甚至在今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把劇本殺列為僅次於看電影和運動的第三大中國人偏好的娛樂方式。艾瑞諮詢預計,劇本殺行業的規模2022年將達到239億元。

劇本殺的產業鏈基本分為上中下三部分:上游為劇本創作者,中游為劇本發行方,下游就是服務於玩家的實體店或者線上APP。劇本發行方一般以買斷或者分成的方式,從劇本創作者那裡獲得劇本,然後再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提供給下游的門店或者線上APP。

劇本殺的火爆甚至催生了“劇本殺編劇訓練營”,從299元的網課到1599元的線下課不等。根據劇本分發平台“黑探有品”的統計,截至2020年末,全國劇本創作者為4000-5000人,而他們中的成熟優質寫手,是各大發行工作室爭搶的對象。

中國安徽合肥一家網吧(資料照片)

火爆的市場當然逃不過投資機構的火眼金睛,包括業界頭號APP“小黑探”在內的各種劇本殺創業公司都在陸續獲得千萬級別的融資。2018年10月,“百變大偵探”APP宣布獲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之後2020年完成3000萬元人民幣戰略融資。2019年,最早入局的從業者之一“叁仟世界”拿到600萬元天使融資,公司除了覆蓋全國178個城市的300多家線下體驗店,業務還拓展到悉尼、倫敦、洛杉磯等海外城市。

在澳大利亞和美國分別取得數學本科和商科碩士學位之後,今年23歲的阿四夕回到南京創立了“就是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發行劇本為主營業務,全力闖入劇本殺行業。阿四夕在澳洲唸書期間開始接觸劇本殺,自己從玩家開始,越玩越多,成了所謂的“重度玩家”,後來發展到對老套的劇本情節開始不滿,決定自己下筆創作。

劇本殺寫手和發行者阿四夕

阿四夕向美國之音介紹說,桌面劇本殺質量非常重要,神奇的環節設計可以帶來無以言說的遊戲體驗。他說:“比如一個好的六人劇本,六個人把自己的劇本讀下來,一定要都感覺'我是主角'。如果有一個人,讀下來感覺,哎,'我是個配角',那他的體驗就很差,這個就叫邊緣角色。你不能有邊緣角色。”

和阿四夕一樣,27歲的一萌也是從玩家起步,愛上劇本殺之後決定和夥伴一起在上海開辦門店,正式投入劇本殺大潮。約一年後,他們不到200平方米的門店已經購買了將近100個劇本。

一萌告訴美國之音:“劇本殺作為創業,算是門檻比較低的。因為你只要有比較合適的位置,店鋪,然後本子,人員,其實就可以開起來了,不像其他行業創業會有比較高的門檻。但是由於門檻比較低,所以做這個的會比較多。現在有很多店是在虧本賺吆喝。所以要想活下去的話,需要做出店舖的特色。”

截至2021年3月,上海劇本殺門店已經超過500家,高於北京、廣州和深圳。阿四夕告訴美國之音,目前國內劇本殺的本子質量參差不齊,平庸作品佔大多數,但是也有一些精品極品,比如在上海最頭部的“M謀已久”門店,一部叫做《月下沙利葉》的劇本,因為質量極高且口碑封頂,讓玩家的預約已經排到了半年之後。此類劇本在一個特定的城市只在限定的一家或幾家門店可以玩到,吊足了所有劇本殺愛好者的胃口。

Z世代的新社交之王

劇本殺“蕭府奇案”的遊戲發起者是Cookie和她的一個朋友,剩下的五個參與者,則是朋友拉來的朋友,並不都是熟人。Cookie告訴美國之音說,她見過很多玩家出於社交目的參與劇本殺。

她說:“很多的這種脫單群體啊,交友群體啊,都是用這個去打開場面。大家一群人,不管是熟悉的不熟悉的,一起去完成一個項目,大家都為一個事努力,這種感覺很好。玩完這個大家的感情就會變深,通常還會去吃個飯。”

劇本作家阿四夕告訴美國之音,劇本分為很多種,有硬核的推理劇本,還有情感本。他認為去玩情感本的玩家裡,大部分都是衝著社交交友的目的而去。

北京字節跳動總部大樓旁幾個青年邊走路邊看手機。(2020年7月6日)

據艾瑞諮詢的調查報告顯示,劇本殺玩家約40%為26-30歲之間的年輕人。劇本殺一般起步人數4-10人不等,所以現實生活中經常需要靠和不熟識甚至是陌生的朋友一起玩,這也漸漸發展成了Z世代(大概90年代末-2010年左右出生的人)的一種新的社交方式。劇本提供的各種玩家之間身份多變,剛剛認識的新朋友,立刻在遊戲室裡變身為情侶,夫妻,或是仇人,搭檔,強烈的互動體驗有助於快速社交破冰,甚至經常擦出愛的火花。相親平台“陌上花開HIMMR”甚至以“也許輸了角色,但可能會收穫另一半哦”的招徠口號,召集網友參加劇本殺形式的相親活動。

20歲的斯清就是在一年前玩劇本殺的過程中認識了男友。如今她搬到北京,雖然因為工作繁忙沒有太多時間繼續玩,但是身邊不少朋友把玩劇本殺當做交友方式。

斯清告訴美國之音說:“以脫單交友為目的來玩的人還是不少的。他不一定是'我想著要脫單,要交友,所以我進到這家店,我要玩本'。更多的可能是,接觸了店之後,進入社群裡面,因為要聊天,會跟別人有互動,他們這時候就已經建立起某種朋友聯繫了,就可能進一步想要通過線下玩劇本的方式去產生現實中的連接。”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讚同劇本殺成為新社交潮流。剛開店不久的一萌告訴美國之音,她很鄙視“通過打本去認識一些小哥哥小姐姐的人”,因為這些人讓劇本變得不純粹了。

她說:“市場上的一些相親平台的年費都要兩三萬一年了,你為什麼覺得你花100塊錢打個本店家就可以幫你解決單身的問題呢。但是的確會有許多人把打本當做一個認識異性的途徑。這個也沒法評判對錯,但是我不太喜歡單純,因為這種目的去打劇本殺的人,因為在我心中,劇本殺是一個體驗全新人生的東西。你摻雜了太多不純目的,可能全程都沒有在玩劇本殺,然後都在勾搭別人,這種我覺得就屬於本末倒置了。”

資深玩家也是劇本作者的阿四夕認為,劇本殺具有不可替代的線下社交的元素,這也是包括讓他自己在內的玩家迷戀的地方。

“我期待下一場和我一起玩一個劇本的是什麼樣的人,然後我們互相加好友,然後我們會成為很好的朋友。事實上我很多朋友都是這麼認識的”,阿四夕說:“很多人找不到另外一個方式,能有這麼好的條件,讓一群完全不認識甚至圈子都無法交彙的人,去互相認識。大家雖然不認識,但是劇本在四五個小時裡面能迅速拉近你我的關係。很多人迷戀的是這麼一個社交屬性,你很難在別的地方找到。”

提心吊膽的美好未來

兩三年前就開始玩劇本殺並且一直到今天都還樂在其中的Cookie,並不看好這個行業的發展。她說,劇本殺就是一陣子狂熱,像以前的狼人殺或者更早的三國殺一樣,隨時會被年輕人的下一個愛好取代。“這種社交類的,火爆的,有點智力的,年輕人喜歡的遊戲,其實我們看到一波一波的特別多。他們好像都有一個生命週期,大概就三五年,火到極致還會有一個新的形式去替代它的。所以我覺得它不是一個長線發展。它可能某一段時間會爆火,但是漸漸的會有新東西代替它。”

在北京的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大樓(2021年7月8日)

不僅劇本殺未來的發展前景堪憂,業內人士更擔憂的是政府可能對劇本殺行業的監管。中國近期對於飯圈和青少年線上玩遊戲時間的嚴厲限制和整頓,讓和娛樂行業沾邊的從業人員如履薄冰。整頓風聲已起,只是嚴厲到什麼地步大家還在觀望。

2021年9月23日,新華社旗下期刊《半月談》發表關於劇本殺的文章,說“部分商家為吸引客戶、賺快錢,推出暴力兇殺內容的劇本殺項目,如毒藥殺人、槍支殺人、密室殺人等;有的商家則在場景設置上添加恐怖、血腥元素,部分出格內容超出普通人心理承受度。”

2021年7月6日,《中國青年報》發文提到,飛速發展的劇本殺在監管視線之外野蠻生長,“讓一些圖快錢的創作者和店家缺少了足夠的自律,也讓劇本殺行業成為黃色、暴力滋生的溫床。”

中國網絡遊戲展覽會ChinaJoy2019年8月2日在上海展出期間一名女子與中國一個電子遊戲中的一角色扮演者合影。

開店一年多的一萌直言,最近政府監管非常嚴厲。她說:“我們現在一個店鋪,每個月大概一周吧,都會有一撥,像警察啊,街道辦啊,來店裡面查一次,查各種各樣的東西。反正肯定是要整治這一塊的,就是不知道他要搞到什麼程度。但是真的說一點什麼血腥暴力的元素都不能有啊,一點封建迷信的元素都不能有啊,那劇本殺肯定就死了。當你的創作沒有了的時候,這個行業就死了。”

阿四夕告訴美國之音,他剛入行的時候,就知道肯定會有面臨監管的一天,所以也早有準備,以電影行業的紅線為標準,盡量小心避免。就在10月27日,包括他在內的從業人員,通過大家都在使用的平台“小黑探”收到一個內部通知,要求各從業者開展自我檢查,堅決抵制違法違規劇本。通知語焉不詳,但是堪比揪心一棒。

但是除了監管可能引發的打擊,阿四夕認為劇本殺行業不管怎樣會很快面臨一個寒冬期。

他說:“因為這行不配現在的體量。很多人說它是風口,很多人說它造富,很多人湧入這個行業。數量在膨脹,但是客人卻沒有變得那麼那麼多,大家都在內捲,很多店打架,惡戰,倒閉了一批又一批。當大家意識到這個東西的時候,或者有一個非常龐大的倒閉潮來臨的時候,資本也就不看好了。那麼整個行業就會經過一輪洗牌。這輪洗牌大概就是明年,明年中,或者苟延殘喘到明年末。但是劇本殺不會消失,它會經歷過寒冬後緩慢復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