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局內人與專家:中國技術是委內瑞拉和古巴控制數字通信的關鍵


行人在哈瓦那街頭用自己的智能手機瀏覽互聯網。(2018年8月22日)
局內人與專家:中國技術是委內瑞拉和古巴控制數字通信的關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9 0:00

根據內部知情人士的說法和幾項國際調查,中國的技術和專長使委內瑞拉和古巴得以對兩國的數字通信進行令人窒息的控制。

美國倡導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稱,委內瑞拉和古巴在封鎖互聯網方面比拉美其他任何政府都做得更多。該組織自2018年以來記錄了拉美地區的“數字威權主義”。

委內瑞拉司法部計算機安全事務的前顧問安東尼·達奎因(Anthony Daquin)說,“任何相信委內瑞拉的電子郵件通信、推特、WhatsApp、臉書和Instagram存在隱私的人都是錯的。所有這些工具”完全受政府乾預。

2002年至2008年期間,達奎因參加了前總統烏戈·查韋斯(Hugo Chávez)派往中國的代表團,學習北京如何使用軟件識別中國公民,並在委內瑞拉實施類似的系統。

這些努力的關鍵是2016年推出了由中國公司中興(ZTE)開發的“國家通行證”(carnet de la patria)。雖然理論上是自願的,但要獲得各種各樣的商品和服務,從醫生預約到政府養老金,都需要持有這張通行證。

推出這種通行證被宣傳為提高公共服務和供應鏈效率的一種方式,但批評者譴責它們是“公民控制”的一種形式。

達奎因說,中國近年來的作用是提供技術和技術援助,幫助委內瑞拉政府處理大量數據,並監控政府認為的國家敵人。

“他們有電視攝像系統、指紋、面部識別、互聯網和聊天的文字算法系統,”他說。

達奎因說,委內瑞拉人可以不受政府監控地進行電子通信的為數不多的手段之一是加密通訊平台Signal,政府發現控制該平台的成本非常高。

這位前顧問表示,委內瑞拉的數字監控結構分為五個“環”,“第五環是最被信任的,由100%的中國人員督管”。

根據達奎因的說法,政府每天從監控人員那裡收到報告,這些報告成為決定審查媒體、關閉互聯網和任意逮捕的基礎。

美國對中國公司提出的指控

幾家中國科技公司在委內瑞拉很活躍,包括中興通訊、華為(Huawei)和中國電子進出口公司(CEIEC)。後者於2020年被美國財政部制裁,原因是其在委內瑞拉的工作幫助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總統“限制互聯網服務”,並“對政治對手進行數字監視和網絡行動”。

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也在2020年發布了警告。這份名為《新的老大哥:中國和數字威權主義》的報告指責中國電信公司為世界各地的“數字威權主義”提供方便,並把委內瑞拉當作一個案例進行了研究。

具體來說,該委員會提到,中興通訊有一個員工團隊在委內瑞拉的國有電信公司CANTV的設施內工作,該公司負責管理國家通行證的數據庫。

該文件引用了路透社的一項調查。路透社的報導稱,CANTV的員工告訴他們,該通行證系統使他們可以監控大量的個人信息,包括“生日、家庭信息、就業和收入、擁有的財產、病史、享受的國家福利、在社交媒體上的活動、加入的政黨以及一個人是否投過票。”

報導說,“馬杜羅充分利用了中國的硬件和服務來控制委內瑞拉公民。”

簡單粗暴與圓熟複雜的網絡封鎖

國際互聯網協會(Internet Society)委內瑞拉分會主席路易斯·卡洛斯·迪亞茲(Luis Carlos Díaz)說,馬杜羅政府阻止國內反對派使用互聯網的努力是“非常粗暴的”。國際互聯網協會是一個總部設在美國的非營利組織,旨在倡導互聯網的開放發展。

他說,只要政府官員給門戶網站運營商打個電話,就可以將一個網站或社交媒體封鎖一段時間。

然而,在2019年,委內瑞拉屏蔽了洋蔥路由器(The Onion Router,簡稱TOR)。這是全球使用的最複雜的系統之一,可以讓互聯網用戶保持匿名並繞過審查。該平台通過一個全球的服務器網絡來引導信息,因此無法識別信息的來源。

迪亞茲說,與委內瑞拉其他經常性的封鎖不同,屏蔽洋蔥路由器確實需要更高水平的知識。

“在那,我們發出了警報,因為情況非常嚴重,”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它意味著委內瑞拉政府正在使用類似中國使用的技術來屏蔽擁有洋蔥路由器的用戶,它是一種用來規避審查的工具。”

洋蔥路由器的封鎖持續了一個星期。迪亞茲說,他對是否是委內瑞拉政府自己做的這件事表示懷疑,因為它缺乏進行如此圓熟複雜的行動所需的訓練有素的人員。

中國在古巴的角色

古巴的互聯網基礎設施也是用購自中國的設備建立起來的。瑞典組織Qurium2020年初發表的報告說,他們在古巴互聯網發現了華為的eSight網絡管理軟件。據這家組織說,軟件的目的是幫助過濾網絡搜索。

古巴異議人士說,登陸被島國古巴的政府封殺的頁面的唯一方式是通過虛擬私人網絡(VPN)。VPN會讓系統誤以為用戶是在另一個國家。

記者魯茲·埃斯科巴爾(Luz Escobar)說,使用VPN的手段是“進入任何被管控的網站的唯一方式”。她把網頁內容轉換成PDF模式或者通訊稿,把它們通過電子郵件送給14yMedio的用戶。這是一家獨立的數字媒體機構,當局禁止他們將自己的內容上傳到互聯網。但是她談到這種反審查手段時說,在古巴“沒有幾個人掌握這種技巧”。

以志願者為基礎、檢測世界各地網絡審查的開放網絡干涉觀察組織(OONI)在2017年對古巴的互聯網內容審查進行了調查。該組織說,他們得以確定一家中國公司開發了古巴用於公共Wi-Fi門戶的軟件,“因為他們留下了用中文寫的源代碼評論”。

OONI的項目牽頭人阿圖羅·菲拉斯托(Arturo Filastó)說:“我們還發現華為設備被廣泛使用。”他曾前往古巴並測試了由政府提供的不同的Wi-Fi接點。

美國之音請求被問題涉及的三國——古巴、委內瑞拉和中國的政府實體置評,但是在發稿前沒有收到任何回复。

中國繼續教導有“威權傾向”的政府

自由之家在2021年有關互聯網審查的一份報告中說,委內瑞拉官員以及來自包括沙特阿拉伯和敘利亞在內的其他36個國家的代表參加了中國政府就新聞媒體和信息管理舉辦的培訓和研討會。

報告得出結論認為,中國組織的諸如2017年世界互聯網大會這樣的論壇,“將其規範傳輸給威權傾向的政府”。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網絡國策倡議(Cyber Statecraft Initiative)的信息安全專家賈斯汀·謝爾曼(Justin Sherman)對美國之音說,華為和中興這樣的中國公司“介入了世界各地而不僅是委內瑞拉,為政府、情報機構和警察機構製作互聯網審查監控項目”。

謝爾曼說,不清楚中國公司向威權政府出售監控技術是不是完全為了利潤。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2020年的報告主題是,除了出售技術服務外,中國還有自己的利益,要在全世界延伸它的“數字威權主義”政策。

(本文源自美國之音拉美部的報導。)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