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資深總統顧問:與北京談判無用 拜登應建立美國製造2025


美中國旗在一家美國公司駐北京的辦公樓外飄揚。 (2021年1月2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7 0:00

美國一位資深總統顧問日前表示,華盛頓必須重新審視與北京打交道的政策與經驗,清晰地意識到過去幾十年來與中國的談判幾乎是毫無用處的;如果要說美中脫鉤也是中國脫鉤在先。熟悉美中關係的分析人士說,真正的全面脫鉤是不可能的,但是華盛頓必須對北京守住互惠和對等的原則。

美國知名全球化和亞洲問題專家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一月份出版新書,《顛倒的世界:美國與中國全球領導力競爭》(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American, China ,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普雷斯托維茨此書詳細描述了中國給美國和世界帶來的主要挑戰,以及美國和自由世界為應對這些挑戰而必須採取的戰略。

他認為,美國要拿出的應對戰略必須比一場目標狹隘的貿易戰更複雜、更全面,並且提出了美國及其盟國在不違反國際法或國內法的情況下,可以單方面使用的戰略。

談判還是“脫鉤”?

普雷斯托維茨星期四(1月28日)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一場討論會上說,美國要重新審視在過去幾十年來的對華經貿政策,承認我們幾十年來與中國的談判幾乎是“毫無用處”的。

針對過去一段時間一直在辯論的美中是否應該脫鉤的問題,普雷斯托維茨說:“要脫鉤的不是我們。要脫鉤的正是中國!”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中國與美國的脫鉤早在1993年就開始了。當時中國還沒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且其經濟規模當時還很小。

“但在1993年時,中國就決定建立自己的GPS衛星系統。其實他們本可以使用歐盟的伽利略系統,也可以使用美國的GPS系統;但是他們沒有用,而是研發了中國自己的系統,就是幾個月前投入運行的'北斗'系統,”他說。

他還提到,在1997年,當美國正在與其談判,準備將中國引進世界貿易組織的時候,中國就建造了自己的防火牆,將其互聯網系統與美國的“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鏈接斷開。

今年80歲的普雷斯托維茨是智庫“經濟戰略研究所”(Economic Strategy Institute)所長,曾經擔任裡根、老布殊、克林頓和奧巴馬等四任總統的顧問。

美國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 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的創建人楊建利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其實最近這些年美國也在朝著脫鉤的方向走,但是要真正徹底的脫鉤是永遠辦不到的事情。

楊建利認為,雖然我們必須承認當前的狀態和事實:中國與美國在經濟和其它領域的交往中,利用了美國政治和經濟體制的漏洞,從中獲得了許多利益;但是並不是脫鉤就可以完全做到阻止中國這樣做的。

他說:“我的觀點是,美國與中國應該是分領域脫鉤。比如,最精尖的高科技領域,現在已經基本上脫鉤了。但是有些領域是不可能脫鉤的,因為美中兩國之間在一些領域的相互依存性實在是太高了。另外,全球化的程度已經發展到了一個非常高的水平,無論是誰如果想使得全球化倒退,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只能是在全球化的狀況下如何變得更加合理。”

關於美中脫鉤有一個形象的比喻:美中脫鉤好像是在一條9車道的高速公路上,封死了一條車道;而其它的8條車道都是開通著的,其他人都在利用這條高速公路。在這種情勢下,如果美國單方面脫鉤,實際上是削弱自身在全球事務中的領導力。

楊建利認為,應該改變的是這條高速公路的行車規則,因為這條公路是一條單行線,是一種不平衡現象。而對中國的做法不滿的不是美國一家,其它許多國家也不滿意;但是仍然都在這條單行線上行駛著。這個時候美國的做法不應該是關閉其中一條線,而是要尋求公正和平衡,要努力去促成設立雙向車道。

“即使在一些領域完全對等做不到,但是互惠和對等的原則是要堅持的,要作為一個目標去實現它。但是在過去的二、三十年間美國沒有很好的堅持這個原則;這不僅僅是經濟領域,也包括其它許多領域,”他說。

經濟利益與民主價值的平衡

曾擔任四位美國總統顧問的普雷斯托維茨也承認,美國與中國徹底脫鉤是非常困難的,經濟代價也將會是非常昂貴的。

普雷斯托維茨表示,的確有人試圖去推算與中國脫鉤的經濟代價;但是直到今天也沒有人能夠推算出一個具體數字。他認為之所以無法做到,是“因為許多成本和代價都只能是揣測,而一些成本是不能以金錢計算的”。

公民力量創建人楊建利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這是過去的30年來,甚至更遠以前就存在的永遠的難題。過去的幾十年來,美國內部一直在就這個問題進行爭論:是堅持民主價值至上,還是經濟利益的實用主義。由於一直無法找到一個平衡點,因此兩種觀點至今仍在較量和辯論中。

“如果要美國完全堅持民主價值而不考慮經濟利益,第一不可能,第二也不合適,美國也從來沒有百分之百地做到過,”他說。

楊建利同時表示,這個平衡不僅僅是兩個價值的平衡,而且還是短期和長期的平衡。如果從短期利益來看,當然誰都會認為經濟利益是第一位的;但是長期以往,20年後會發現,許多問題我們沒有去關注,可能會使得美國的狀況更加糟糕。這正是過去二、三十年來美國發生的事情。

“如果做不到在經濟利益和民主價值之間,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之間找到平衡,一切都是空談,”他說。

對拜登總統的建議

經濟戰略研究所所長普雷斯托維茨表示,如果有機會向拜登總統建言,他建議美國需要有一個影響深遠的產業政策。他說:“中國有他們的中國製造2025,我們應該有我們的美國製造2025。”

普雷斯托維茨認為,如同全球的貧困差距日益擴大一樣,美國的貧富差距也存在巨大的不平衡。一方面已經非常富有的少數人正在賺越來越多的錢,而另一方面,還有眾多的美國人入不敷出。由於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許多人人甚至失去了收入來源。

“我們恐怕將不得不以增加稅收的方式,來消除這個巨大的不平衡,”他說。

楊建利則表示,美國要做到強大和具有國際競爭力,拜登政府面臨的迫在眉睫的重要工作依次是:戰勝新冠病毒疫情、復甦和振興美國經濟,以及修復與傳統盟友的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