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一勞工審計機構在華分支遭中國當局關閉


中國新疆阿克蘇雅戈爾集團的棉紡織廠工人在工作。(2015年12月1日)
美國一勞工審計機構在華分支遭中國當局關閉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4 0:00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當局關閉了美國一家勞工審計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分支機構。在此之前,這家中國分支機構遭到中國國安部門的調查。一些分析認為,中國當局此舉是北京反擊新疆強迫勞動指控採取的進一步行動,也有觀察人士表示,這反映出中國正在對非政府組織加強限制。

根據維泰官網,該機構成立於1995年,其目標包括為企業提供有助於消除勞工濫用的工具,讓勞工能夠維護自身權益。深圳維泰在中國的主要業務包括為企業提供有關企業社會責任方面的評估、諮詢和培訓。

維特的合作夥伴和客戶包括企業、非政府組織和政府機構,其官網上列出的客戶有迪士尼公司、蓋璞公司(Gap Inc.)、美國勞工部和美國國務院等。

《華爾街日報》指出,中國對深圳維泰採取行動正值中國政府向外國公司和審計機構施壓,駁斥有關新疆強迫勞動指控之際。

美國國會參議院上個月通過禁止從中國新疆進口商品的《防止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法》。如果該法案簽署成為法律,將推定來自新疆的商品都使用了強迫勞動,因而被禁止進口,除非得到美國當局的無強迫勞動認證。華盛頓目前對來自新疆的西紅柿、棉花和某些太陽能產品實施了進口禁令,並對美國商家和個人發出涉及新疆的商業風險警告。

中國方面否認新疆存在強迫勞動,並稱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和總部在瑞士的良好棉花協會(BCI)等機構是“炮製新疆強迫勞動”的幕後推手。BCI去年10月發布聲明表示,新疆“持續存在的強迫勞動和其他侵犯人權的指控”,並在去年3月暫停在新疆進行“良好棉花”認證。

今年3月,瑞典時尚快消服裝品牌H&M一篇因人權擔憂而棄用新疆棉花的聲明,在中國掀起抵制潮,並蔓延到耐克等其他品牌。

中國黨媒《環球時報》3月的一篇文章說,維泰幫助BCI進行了有關新疆棉花供應鏈強迫勞動指控的調查。該媒體在8月初的另一篇報導中說,負責調查工作的維泰中國成員從沒有展開實地調查核實,“所有資料均通過網絡收集,其調查報告大量引用反華組織精心製造的謊言,通過有罪推定方式形成非法證據。”

知情人士對《華爾街日報》說,中國當局4月底突擊檢查了深圳維泰的辦公室,並凍結了其銀行賬戶;之後的幾週時間裡,中國執法人員定期審問深圳維泰的大約八名中國員工,他們被要求每天早上九點向警方報到,直到下午五點才被允許離開。

報導說,現在深圳維泰的所有中國業務都已經被叫停,辦公室也被關閉。了解情況的人士說,美國國務院已向低級別中國外交人員提出了維泰中國員工所遭受待遇的問題。

美國媒體Axios早些時候也曾報導,與維泰有合作關係的中國員工被中國當局審問,美國國務院對相關情況表示關切。

截至發稿,美國維泰沒有回复美國之音的置評請求。

《華爾街日報》認為,即使在中國這種具有挑戰性的勞工審計環境下,關閉深圳維泰的舉措也是史無前例的,這加劇了中國社會合規行業對遭受報復的擔憂,尤其是與新疆有關聯的調查。報導認為,關閉深圳維泰也可能進一步削弱中國勞工監察調查的可信度。

在此之前,有多家審計機構表示,由於監控和政府控制,他們不會為企業在新疆地區的供應鏈提供審計服務。

位於華盛頓的工人權利協會(Worker Rights Consortium)執行主任斯科特·諾瓦(Scott Nova)去年在一個國會聽證會上表示,由於中國政府對新疆實施廣泛的監控,被強迫勞動的工人可能會因怕遭報復而不對企業盡職調查人員說實話,使得調查幾乎不可能得到真實的結果。

總部在紐約的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觀察創始人和執行主任李強認為,深圳維泰被封並不完全是涉及新疆問題,而是中國當局對非政府組織的進一步限制。

他對美國之音說:“維泰在中國做審計,讓中國的工廠盡量達到西方國家的標準,標準裡面有保護工人權利,它沾了人權的字眼,遭到中國的打壓。”他說,維泰很早以前就遭到中國當局調查,被國安盯上,現在當局用新疆棉花事件“把它擴大化,然後把它端了。”

李強認為,這也是中國在意識形態上的管控。他說:“現在中國不認國際的標準,認為這都是國際強加的。維泰的勞工人權標準,他們認為,你現在在中國,我不認可你。還有維泰也收到美國政府的資金,這也是一個因素。在這種環境中,中國政府就會敏感。”

在北京抨擊BCI以強迫勞動為由打壓新疆棉花之後,中國方面的報導說,中國棉花行業準備推出自己的標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