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馬來西亞和越南如何應對中國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水域顯實力


馬來西亞和越南如何應對中國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水域顯實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3 0:00

軍事實力遠遜於中國的馬來西亞和越南,預計將通過外交途徑對中國一艘海洋調查船和其他船隻這個月進入南中國海有爭議的水域,引發長期但非暴力的對峙提出抗議。

長期但非暴力的對峙提出抗議。

這兩個東南亞國家都在監視“中國海洋調查8號”的行踪。多個新聞報導說,該調查船上個星期出現在南中國海一些有爭議的水域。該船2019年曾在越南宣稱擁有的一片石油豐富的水域停留了4個月,阻止越南船員勘探深海石油。

不過,分析人士相信,這次兩國除了可能向中國提出外交抗議外也無法做得更多。兩國都缺乏中國那樣的整體軍事實力。上任不到兩個月的馬來西亞總理,也沒有多少外交經驗。

專家們相信,面對兩國無聲的反應,中國可能將這艘調查船和其他船隻保留在這些有爭議水域,阻礙馬來西亞和越南的能源鑽探努力。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榮休教授卡爾·塞耶表示,這種情況就是現狀。

他說:“中國做它的測量工作,馬來西亞尋找石油。時不時的他們有騷擾和驚險的時刻,背後的外交施壓,然後某個時刻天氣變化了,或者沒變化,如果馬來西亞不屈服,中國收回船隻返航。”

這種摩擦在更廣泛的南中國海爭議中經常出現。

中國、越南、馬來西亞、文萊、菲律賓和台灣都宣稱對面積達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水域擁有全部或部分主權,垂涎這片水域的魚產資源、航運水道、石油和天然氣。中國在過去10年里通過填海造島建立軍事設施,變得比其他聲索方都更加強大。

這些聲索方在外交解決爭議上進展很小。美國海軍艦隻定期通過南中國海進行“自由航行”警告中國。

分析人士表示,今年3月被任命為馬來西亞總理的穆希丁·亞辛曾任內政部長,將在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問題上採取低調政策。他的前任馬哈蒂爾曾公開質疑中國主權聲索的基礎,並警告不要派遣戰艦。

新加波國際事務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胡逸山說,“這位新總理不是馬哈蒂爾。他不是以採取強硬外交或政治立場著稱。”

胡逸山表示,預計馬來西亞和中國之間將進行低調的談判。而中國會“和平但是有計謀地”從有爭議水域撤走船隻。

澳大利亞的塞耶教授表示,中國不滿馬來西亞去年12月向聯合國大陸架限制委員會提交文件,計劃在陸基線370公里以外的南中國海水域擴展其權利。中國對這片水域的大約90%宣稱擁有主權,並以歷史使用權記錄作為佐證。

由美國一家智庫管理的亞洲海事透明項目的網站表示,馬來西亞去年10月開始在靠近距陸基線370公里的這片水域尋找石油和天然氣。由一家英國公司操作的合約鑽探船“西卡貝拉號”成為這次對峙的核心,也吸引了中國海警船的注意。

一位為馬來西亞政府做研究的學者表示,中國的海洋調查船上週在約10艘船隻的護衛下趕到,可能會帶著20或30條船返回,這是中國對馬來西亞前所未有的武力展示。

據跟踪船隻的網站“海事交通”顯示,這艘中國海洋調查船星期天晚些時候在香港以東靠近中國大陸的海域航行。

去年7月,同一艘中國海洋調查船開始在距離越南東南海岸352公里的海域巡視。越南在這片叫“萬安灘”的海域有一個海底能源鑽探的平台。中國的調查船10月離開。

塞耶教授表示,越南和中國的船隻2014年曾相互衝撞。當時中國允許一個石油平台進入該水域。但是,當去年中國的這艘海洋調查船出現時,中國祇是不讓越南船隻靠近其石油平台區,雙方的對峙變成“誰先眨眼”的情況。

學者們表示,越南這次可能會提出抗議,避免使用武力。

越南胡志明市的社會科學及人文大學國際研究中心的主任阮成中表示,如果是那樣的化,中國的“海洋調查8號”船隊今年可能在有爭議的水域呆上2到3個月,利用填海建起的島嶼作為補給點。

阮成中說,越南希望最終能得到其他東南亞國家的支持。他表示,這就像一年一次的。這好像是中國的這艘調查船第二次回到南中國海。如果東南亞國家現在不合作,也許這艘調查船明年還會回來。可能他們會選擇南中國海的另一個海域做勘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