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烏克蘭矛盾複雜化或成俄羅斯可乘之機


2013年莫斯科航展上,烏克蘭伊夫前科進步設計局與馬達西奇公司的聯合展台。美國之音白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4 0:00

中國收購烏克蘭“馬達西奇”所引發的風波現又添加了克里米亞因素。針對中國商務代表團最近訪問克里米亞,烏克蘭副外長葉寧3月15日特別召見了中國駐當地大使,向中國表達了烏克蘭的不滿。

烏克蘭召見中國大使表達不滿

葉寧說,烏克蘭政府把類似舉動不僅僅當成是不友好行為,更認為嚴重違反了烏克蘭現行法律。過去的先例表明,那些外國公司和代表因為訪問了克里米亞,都曾因此帶來不希望的嚴重後果。

葉寧特別在自己的臉書網頁上發表了他與中國外交官的談話內容,同時還附上了會晤照片。

葉寧說,中國保證,仍然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立場沒有改變。一些政治人物所發表的因為“馬達西奇”事件中國改變克里米亞問題立場的言論與事實不符。葉寧說,在“馬達西奇”事件上,烏克蘭尊重外國投資人的利益,會履行自己的責任義務。

俄羅斯有意策劃掀起波瀾?

“馬達西奇”事件又添加了克里米亞因素,這起源於親俄的烏克蘭著名政治人物拉比諾維奇的一番言論。

烏克蘭國會反對派議員和電視節目主持人拉比諾維奇3月15日在自己的臉書上發表評論說,中國商務代表團最近出人意外地訪問了克里米亞,這可看成是中國對烏克蘭把“馬達西奇”收歸國有決定的反應。他說,中國長期在克里米亞問題上保持中立,但中國如今改變立場。他說,中國未來將在克里米亞大規模投資,並在旅遊和健康療養等領域與俄羅斯控制的克里米亞當地政府合作。

來自烏克蘭東部的拉賓諾維奇在蘇聯時代曾因為侵吞公款被判刑。一些烏克蘭媒體還曾報導他在服刑期間被克格勃招募。蘇聯解體後,拉比諾維奇經商成為富豪,然後從政成為烏克蘭名人。他目前是議會中主要由俄語系居民支持的反對派政黨的領導人之一。

當地一些時事評論人士甚至認為,與不久前在烏克蘭遭受制裁的普京親信梅德維丘克一樣,拉比諾維奇也是公開在烏克蘭活動的親俄和親普京勢力重要代表人物。

包括一些官媒在內,俄羅斯許多主要媒體當天大量報導了拉比諾維奇的評論。官媒俄新社當天更在北京中國外交部的新聞會上特別對此提問。發言人趙立堅稱中國在克里米亞問題上堅持一貫立場,中國企業基於歷史聯繫和現實需求與克里米亞合作,不應把商業活動政治化。俄羅斯政治人物緊跟事態發展,國家杜馬議員巴里別克當天呼籲中國與克里米亞發展關係。

各方遠離克里米亞 烏克蘭調整戰略

俄羅斯一直活動尋求在克里米亞、打壓烏克蘭等問題上獲得更多,包括中國的支持。俄羅斯曾向中國派遣代表團,試圖為克里米亞招商宣傳。但由於克里米亞的一些地方官員被西方制裁,俄羅斯所開列的代表團成員的名單都曾受到中國限制。

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被西方制裁後,不但外國公司,就連像最大的國有儲蓄銀行這樣的俄羅斯商業巨頭因為害怕引火燒身都不敢去克里米亞活動,與克里米亞保持距離。

烏克蘭特別針對克里米亞立法,同時推出自己的製裁措施。那些不經過烏克蘭官方,而從俄羅斯直接進入克里米亞的許多俄羅斯藝人,體育界人士,一些歐洲國家的議會議員等等都被烏克蘭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單中。

烏克蘭危機後,中國公司曾幫俄羅斯從本土鋪設海底電纜到克里米亞,幫助當地解決電力短缺問題。時常有中國商界和遊客訪問當地,但這些活動的規模都不大。克里米亞和俄羅斯媒體雖然對此都有報導,但並未引起風波或是烏克蘭的反彈。有俄羅斯中國問題學者認為,“馬達西奇”事件,國際局勢變化,可能是烏克蘭與中國開始交涉克里米亞問題的原因。

目前正值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7週年。烏克蘭決定在克里米亞問題上採取更多主動和高調的進取性行動,包括最近推出歸還克里米亞的國家戰略,在8月下旬將召開克里米亞平台國際會議等。烏克蘭幾天前還特別利用聯合國為舞台造勢,讓國際社會更多關注克里米亞問題。俄羅斯不甘示弱,針對烏克蘭同樣採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

中國不選邊站 曾想投巨資開發克里米亞

在克里米亞問題上,中國不與俄羅斯站在一起,這也被許多學者和分析人士當成例子和論據,用來解釋中國與俄羅斯為什麼不可能結盟。每當烏克蘭獨立日時,中國領導人過去都發電強調支持烏克蘭的領土完整,這些都曾被烏克蘭媒體報導。

烏克蘭政治學者伯格列賓斯基說,中國過去非常看重克里米亞的良港和地理位置,認為那裡是中國商品進入歐盟很方便的中轉站。因此中國曾有在克里米亞大舉投資建設大型物流中心,改造深水港等宏大計劃。但克里米亞被吞併後,這些項目計劃都不了了之。

伯格列賓斯基說,中國在克里米亞問題上的立場比較謹慎圓滑,暫時還沒有得罪各方。

伯格列賓斯基:“中國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原則。這已足夠讓烏克蘭新政權對此感到滿意。”

中國軟肋 烏克蘭反制打台灣牌

烏克蘭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認為,在“馬達西奇”事件上,中國未必會打克里米亞牌要挾烏克蘭。因為中國如果與俄羅斯站在一起,等於中國將成為國際社會的對立面,同俄羅斯一樣會陷入孤立。

此外,中國更有自己的軟肋,烏克蘭也會打台灣牌來反制中國。特別是烏克蘭的兩個鄰近國家捷克和立陶宛都在與台灣走近。尤其是在文化和歷史上與烏克蘭擁有密切淵源、對烏克蘭擁有重要影響的立陶宛決定加強同台灣的關係後,更會對烏克蘭可能產生衝擊效應。

烏克蘭與台灣一直保持各種聯繫。特別是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後的90年代,烏克蘭與台灣關係一度很活躍。台灣外交部次長章孝嚴曾兩次訪問過烏克蘭。當時的台灣副總統和行政院長連戰也曾訪問烏克蘭,並獲得基輔大學榮譽博士學位,他還會晤了烏克蘭領導人。雙方議員和政治人物也都曾互訪。

烏克蘭司法部已開始公開招聘薪資達百萬美元的律師,目的是參加與中國投資人圍繞“馬達西奇”案件的法律糾紛。雖然中國投資人起訴烏克蘭想獲得36億美元的巨額賠償,但有俄羅斯官媒分析後認為,中國打贏這場官司的希望並不像吹噓的那樣大。

中國在東歐的活動最近接連碰壁。烏克蘭很可能成為中國再次遭遇挫折的另一個東歐國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