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清華首次進入世界前20 專家:缺乏學術自由 排名“有缺陷”


北京清華大學的清華園牌坊,曾經是清華大學校門,現在是二校門,被看作清華大學的象徵(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15 0:00

一項2021年度世界大學排名結果近日揭曉,中國清華大學首次進入該項排名的前20位。有分析擔心,中國高校處於崛起勢頭,美國高校可能正在失去對中國留學生的吸引力。不過,教育專家說,各種排名榜的評估點有所不同,必須理性看待。也有批評人士質疑,中國高校缺乏學術和言論自由,該排名“與現實差太遠”。

《泰晤士高等教育》雜誌(Times Higher Education)本星期(9月2日)公佈了2021年度世界大學的排名。中國清華大學成為採用目前的研究方法以來第一所進入世界大學排名前20位的亞洲大學,名列第20位。

美國財經雜誌《福布斯》當日發表文章說,此次最新公佈的世界大學排名榜揭曉,中國大學成為真正的贏家,而美國學校則呈現整體下滑的趨勢。文章認為,儘管美國大學加強了對全球前十名的控制,但這一事實掩蓋了中檔院校排名的長期下滑,這些院校正迅速失去與同行相比的優勢,尤其是在亞洲。

馬釗:大學排名評估點不同,需理性看待

美國教育界人士認為,儘管“泰晤士高等教育大學排名”在國際幾項排名榜中有相當的影響力,但是由於各種排名榜的評估點與權重方法有所不同,因此必須理性、全面地看待排名。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教授、本科生教學負責人馬釗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通行的大學排名有四種,其中“美國新聞和世界周刊”和“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是比較有影響力的,但是各自排名的評估點與權重不同。

馬釗說:“泰晤士高等教育的評估點包括教學、科研、國際合作、產業收入四個大項,而“美國新聞和世界周刊”分本科學術聲譽、學生保有率、新生質量、畢業率、校友捐贈等五大項。如此不同的評估點,勢必影響學校排名。”

至於《福布斯》所擔憂的“美國學校呈現整體下滑”,馬釗並不認為中國高校的發展和崛起,就意味著美國高校的衰落。在多個排行榜上的最佳大學基本上都是美國大學,上榜大學中美國大學佔據絕對多數,這體現了美國高等教育的整體實力和整體學科優勢。

馬釗同時表示,中國教育發展不斷前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這主要是得益於國家對高等教育、特別是重點學科與大學的大力投入,也歸因於中國大學自身不斷開展的國際合作等。中國的發展也並不限於高等教育方面,2020年《財富》五百強中,中國大陸、包括香港上榜企業數量也第一次超越美國。

“未來中國可能有若干所大學躋身世界前列,但是如果要在整體產業和學科方面全面超越美國,這恐怕還要經過中國1-2代人的努力,”他說。

楊建利:缺乏學術言論自由,中國大學排名“有缺陷”

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創建人楊建利先後在加州伯克利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和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 獲得數學和政治經濟學兩個博士學位。他對《泰晤士高等教育》雜誌關於中國大學的評估和排名持質疑態度,認為這項“排名有很大缺陷”。

“如果你堅信大學作為教育和學術機構,成功的關鍵是自由,包括學術自由、言論自由以及獨立和批判性思維,但是中國的大學校園裡沒有這種東西。任何對中國的常識表明,把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排在第20和第23位,高於美國和世界大多數大學,距離現實偏差得太遠,”他說。

就在幾天前,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9月1日出版的《求是》雜誌發表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文章《思政課是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關鍵課程》,要求各級各類學校加強“思想政治課”的教學。

白伊麗:中國學者面臨政府壓力,難與世界其他大學競爭

曾經在中國知名大學留學的美國國防語言學院前“文化意識”教官白伊麗博士(Elizabeth Bowditch)也表示,由於中國大學的學者難以進行獨立的研究,所以很難看到中國的大學與其它地方大學相比,有什麼競爭力。“因為,即使在科學領域,研究人員也可能會面臨政府的壓力。這些因素將影響國際社會對它們研究成功的看法,”她說。

按照《泰晤士高等教育》的說法,這項排名基於13項經過精心調整的績效指標,衡量對一所大學在若干領域的表現:如教學、研究、知識轉讓和國際視野等等。“我要問的問題是,《泰晤士高等教育》是如何獲得中國大學的這些指標的?”楊建利質疑說。

楊建利批評說,該排名報告可能忘記了,中國的學術醜聞問題,特別是關於“引文”方面的問題,近年來一直成為反復出現的話題。“腐敗無處不在,中國最負盛名的大學也參與其中”。

另有分析認為,鑑於美國政府對中國學生來美留學的限制政策日益收緊,加之中國本地大學在世界大學排行榜上的地位日益上升;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的中國學生選擇留在中國,從而使得美國大學失去對中國留學生的吸引力。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馬釗認為,儘管長遠來看,隨著中國高等教育的快速發展,一些中國的頂級高校在若干學科,必然可能與國際知名高校爭奪優質生源;但是從近期來看,中國留美學生數量減少,主要是受教育以外因素的影響。比如:新冠疫情后旅行限制,以及美國政府對中國留學生來美政策的日益收緊等等。

“如果這些限制措施逐漸常態化和製度化,那麼將極大改變美國的高等教育的運營模式,屆時受損失的不僅僅是國際學生帶來的學費收益,還將影響學校基礎學科的研究人才儲備,降低美國大學的國際化水平等,”馬釗警示說。

白伊麗:美國頂尖院校會繼續吸引中國學生

然而,部分了解美中兩國高教體制的人士,對美國大學可能會失去對中國留學生吸引力的觀點不以為然。

前美國國防語言學院教官白伊麗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的頂尖學校將會繼續吸引中國學生。比如,一個哈佛大學的學位在全世界都吃得開。然而,排名較低的美國學校恐怕難以吸引付全額學費的中國學生了。”

“公民力量”組織創建人楊建利也認為,美國學校並沒有失去對中國學生的吸引力,但美中關係的緊張卻對到底能有多少中國學生最終獲得簽證,並進入美國大學產生重大影響。

“如果他們可以選擇的話,大多數中國學生會選擇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而不會選擇北京大學;儘管前者在該項排名中的地位,遠遠低於後者,”楊建利對美國之音說。

《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報告說,這次最新的排名“分析了超過1300萬份研究出版物的8000多萬份引文,並包括了來自全球2萬2千名學者的問卷回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