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潛在貿易協議 對中共領導人乃嚴峻挑戰


美國賓州巴克內爾大學(Bucknell University)中國研究所所長和國際關係與政治學副教授的朱志群博士。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2 0:00

雖然關於即將到來的美中貿易協議的報導大部分集中在關稅和後續執行機制上,但有一個障礙卻較少得到關注,那就是協議給執政黨中國共產黨可能帶來的威脅。

分析人士表示,即使達成協議,而且一旦達成,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會發現,要讓黨內幹部、地方企業,甚至公眾相信協議的好處是極其困難的。

美國認為,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關稅的決定是向北京施壓,以減少貿易逆差,並確保在中國的貿易和投資有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但在中國,這場歷時9個月的貿易戰更多地被視為華盛頓試圖迫使北京接受一項不平等協議。中國媒體描繪了一幅不同的畫面,把華盛頓刻畫為一個試圖遏制崛起中的競爭對手的恃強凌弱者。

中方的觀點

賓夕法尼亞州的巴克內爾大學政治學教授朱志群說,從中國人的角度來看,“聽起來美國正試圖對中國施加不平等條約,這會讓中國許多人想起'世紀的恥辱',當時衰落的清朝不得不接受外國強加於中國的不平等條約。”

在中國,接受被視為不平等的條約被視為軟弱的表現。

他說:“我認為,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堅決抵制華盛頓,不尋求與美國達成更公平的協議,這在政治上是危險的。”

自2018年7月以來,兩國一直在進行一場針鋒相對的關稅戰爭,給全球企業造成了數十億美元的損失。雙方為達成結束貿易戰的協議進行了九輪緊張談判,但談判結果仍不確定。

共產黨人面臨的挑戰

對於中國普通的共產主義幹部來說,人們期望中國領導人在政治實力和談判能力上能與美國匹敵。一些人甚至認為貿易戰是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之間的角力。

“美國要求中國真正走向市場經濟是對任何中共領導層的挑戰,但對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尤其如此,”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副主任肯尼迪(Scott Kennedy)表示。

肯尼迪說,這同樣具有挑戰性,因為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在市場改革方面出現了倒退。

他表示:“以前的中共領導人採取的政策對市場的危害性較小,他們沒有像習近平那樣,把市場化視為對中共統治的重大威脅。”

美國報導稱,華盛頓希望以一種中國不能偏離的方式來處理這項協議,使北京未來沒有空間對美國企業採取諸如提高關稅等對抗措施。

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商品徵收了數千億美元的關稅。華盛頓似乎正在從有利的角度談判,並不斷施壓,因為中國已經沒有更多的美國產品可用於徵收關稅了。

美國要求中國解決工業補貼、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等老問題。接受這些要求將給中國工業帶來沉重的財政負擔,因為這將導致代價高昂的改組和產品價格上漲,而物價上漲反過來又會影響中國的出口。

有些人問道,美國是否能找到一種方法來確保這項協議在中國的工廠以及在貿易層面得以實施。

《紅色資本主義》(Red Capitalism)一書的作者侯偉(Fraser Howie)表示,無論能否達成協議,中國的形勢都不太可能改變。

他說:“中國將口頭附和正在討論的許多問題,簽署一項薄弱的協議,購買一些東西,短期內批准一些交易,但從長遠來看,中國將追求的是“中國製造2025”,他們將盡可能地竊取知識產權,還會竭盡所能地用不同方式對外國公司。”

共產黨與美中關係

受衝擊最嚴重的將是那些依靠政府補貼和優惠政策發展起來的國有企業。分析人士指出,國家對企業的支持是中國經濟的基石,也是地方層面的基礎力量。

國有企業人員眾多,進行改組可能導致大規模失業,這給共產黨帶來了另一個政治挑戰。
肯尼迪說:“如果中國領導人不做出達成協議所必需的讓步,那隻是因為中國領導層已經下定決心,維護國有企業的地位和特殊利益比與美國建立友好關係更為重要。”

最後,對於中國來說,一黨制的重要性遠遠大於美中關係或是西方自由市場的理念。

侯偉說:“中國實行列寧主義專政,絲毫不掩飾共產黨作為社會和經濟核心的重要性。”

XS
SM
MD
LG